101個名牌包

47
蕭順得坐在浴室鏡子前,手握象牙柄梳子固定髮尾角度,用吹風機吐出的熱風熨燙平整。他拿起髮麗香固定液來回噴灑固定髮型。走出浴室前他再度對著鏡子左右端詳,抖抖胸部結實的肌肉。 圖/心皓

文/平禾
蕭順得坐在浴室鏡子前,手握象牙柄梳子固定髮尾角度,用吹風機吐出的熱風熨燙平整。他拿起髮麗香固定液來回噴灑固定髮型。走出浴室前他再度對著鏡子左右端詳,抖抖胸部結實的肌肉。
他穿上定製的粉紅色絲質襯衫、米白色長褲和白皮鞋,打開更衣室對面的衣帽間,房間內三面牆從地板到天花板全是格子櫃,格子內擺滿各式各樣的皮包。藍、紅、黃、綠、橘色彩繽紛,材質有牛皮、小牛皮、鱷魚皮、羊皮和蛇皮,女款皮包占多數,大部分還掛著吊牌和保證書,就像是一間皮包專賣店。
他睃巡靠門邊一排男款皮包架子,挑了一只土黃色馬鞍包,上頭有L和V黏在一起的標誌。他跨進電梯持磁卡「嗶!」按下B2鍵,電梯迅速從15一直往下跳動。他低頭看晶瑩光亮的墨黑大理石地板令白皮鞋更顯潔白,再環顧鏡中的自己,前後鏡子互照折射出千百個自己,他對鏡中人微笑,鏡中人也對他笑。
電梯輕微震動最後停在B2,蕭順得走出電梯按下手中的車鑰匙,造型復古的轎跑車閃了閃燈並啟動引擎。一分鐘後蕭順得駕車駛出地下坡道,戴上太陽眼鏡,揮手向站在前方擋住行人來車讓他通行的大樓保全員致意,迎向陽光開始他一天的生活。
蕭順得走進市政府辦公室,坐門口的替代役男頭都沒抬光聞那股嗆鼻的髮雕露香味就知道是蕭順得來了。蕭順得將馬鞍包掛在椅後牆上,辦公桌上有「專員蕭順得」名牌。他前方還有40多個跟他一樣的隔間辦公桌,大家用30公分高的隔板自成一個半開放的小天地。
「專員,有兩個急件,麻煩你快點喔!」科員小玉送來一疊紅、藍、白色相間的公文夾。
「哼!」蕭順得低頭擦拭白皮鞋,點點頭算是回應。小玉放好公文眼睛往上看,給他一個白眼。
「報告,這是下星期的開標資料,科長說要您先看。」替代役男抱了一堆資料放在桌旁,蕭順得點點頭,取下馬鞍包仔細端詳。替代役男扮個鬼臉轉身離去。
「哇!這款男性用的的側背馬鞍包很少見。」總務科員小范盯著包包像看到寶貝。
「這裡只有你識貨,有品味。」蕭順得環顧大辦公室,對小范說:「他們都是些土包子。」
「大家也不是土包子,只是沒有福氣也沒有能力買這麼好的皮包。」小范摸捏馬鞍包,「厚皮的,包身轉角縫線很細,手工精製,要10萬吧?」
「識貨,15萬6千。」蕭順得喜孜孜地說:「過年時在義大利買的,六折,賺到了。」
「真美。」小范搖搖頭說:「真貴哦,買不起。」
中午12點15分,蕭順得離開市政府,走到兩條街外的五星級飯店熟門熟路走進上海菜餐廳。徐可義早坐在門口翹著二郎腿等候,腳抖得像觸電似的。
「哎!你可來了。」徐可義跳起來握著蕭順得的手往裡餐廳走,「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沒辦法啊。」蕭順得掙脫徐可義的手,無奈地說:「現在人事抓得緊,12點以前不能外出。」
兩人走進包廂,李芳芳穿著迷你裙、低胸露背裝倚窗而笑,「得哥喲,終於來囉,讓人家等那麼久!」
「我也想早來呀。」蕭順得捏了李芳芳的腰一把,「穿這麼少,不冷嗎?」
「還不都是為了你呀!」徐可義邊說邊向李芳芳使眼色,李芳芳拉著蕭順得入坐,依偎他身邊。三人在包廂裡享用一客2千元的套餐,開懷聊天談笑。
「喔,時間到了。」蕭順得看看手表,起身:「該走了。」
「哎!稍等,下星期要投標……」
「喔!我差點忘了。」蕭順得坐下來,在餐巾紙寫了一串數字,「OK?」
「OK、OK。」徐可義頻頻點頭,笑著去結帳。
一周後,在市政府開標室,蕭順得坐在開標檯後方,指揮工作人員依序唱名打開標單。最後,由徐可義的天皇企業得標,標到市政府今年最大筆的道路維修工程。徐可義站起來右手握拳低喊:「Yes!」做了個奪標勝利的姿勢,再拱手向在場其他工程業者說:「好運啦,好運啦,承讓承讓。」
有的工程業者對他笑笑,有的給他白眼,有幾個業者交頭接耳,「阿義仔不知道找到什麼門路,這兩年的工程都被他獨吞了。」
「一定有門路,估價那裡能夠估得那麼準,跟底價只差1千元,騙肖ㄟ,我才不相信。」三、四個業者你一言我一語,既羨慕又氣憤地看著徐可義離去。
假日的下午,蕭順得挽著李芳芳漫步百貨公司一樓名品街,專賣高檔珠寶、飾品、手表和包包的專櫃一字排開。與其說是專櫃,還不如說是專賣店,像城門一樣高,大門用黑白雙色大理石板裝飾,豪華氣派的門邊站著高大帥氣身穿全套黑西裝、白襯衫打紅領結的男店員,再進去一道門站著穿黑色套裝窄裙的女店員,打躬做揖笑臉迎人。
李芳芳手上掛著剛買的一只鑲鑽名表提袋,眼尖的店員看見提袋上的Logo立即迎上來問候:「您好,請問有想看的包包或特定用途的包嗎?」、「現在加價購第二件八五折,很划算。」
「有沒有新來的女用側背包?」李芳芳說,「我想買一個可搭配我這件淡粉紅色洋裝。」
「有的,小姐您看這個如何?」娟秀的女店員拿來一個紫藕色的側背包。
李芳芳試背皮包,在鏡子前走走瞧瞧,笑著問:「得哥哥,漂亮嗎?」
「嗯,很漂亮。」蕭順得對女店員說,「很漂亮,只是不知道價錢漂不漂亮?」
「這個新款小牛皮包,繡工很細,打折後是16萬8千元。」女店員對李芳芳說:「新款的,本店只進一個,不會跟人家撞包,很值得哦!。」
「嗯,就買這個送妳,高興嗎?」
李芳芳樂得親蕭順臉頰。
「我也要找一個提背兩用的女用包,送我姐姐當生日禮物。」蕭順得邊說邊看,看中兩個同款式不同顏色的女用皮包,一個要價23萬5千,兩個一起買加上李芳芳的側背包總共63萬8千元。
「你又沒有姐姐,買兩個包到底要送誰啊?」李芳芳嬌嗔。
「沒有姐姐但是外面有很多妹妹啊!」蕭順得故意逗她,繼而說:「小芳芳,這兩個包不送人,放在我的收藏室等它增值。」
徐可義將車停在餐廳門口,鑰匙交給泊車小弟,拖著一個旅行箱走進餐廳跟領班說:「兩個人,我要安靜的位置。」
領班引導他到一個遠離十人大桌的四人座餐桌,徐可義點點頭滿意地坐下,拿起菜單指了好幾道菜並吩咐,「先上兩道,我朋友馬上到。」
第二道菜端上桌還冒著熱氣,蕭順得就出現在桌旁,徐可義熱絡地拉蕭順得入座,口中直說:「謝謝幫忙,多謝幫忙。」並拉開旅行箱拉鍊打開一條縫,伸出四隻手指頭,蕭順得湊過去細看並點頭,徐可義才拉上旅行箱拉鍊,放在餐桌下方。
「哎呀,不好混啊,有些業者不爽你得標,到處告狀,政風派人來查招標文件和投標單,我……,一言難盡啊!」
「我懂,您辛苦了,我敬您。」徐可義說完喝下一杯高粱酒,「我先乾為敬,您隨意。」
「我要開車,你忘了?」蕭順得抖著腿說,「要是喝酒就能解決就好,已經有熟識的政風跟我暗示,他要分一份。」
「這個好說,道上的規距我懂,該給的一定不會少。」徐可義又乾一杯:「大家一起做生意嘛!」
兩人交頭接耳好一陣子,一起結帳離去。泊車小弟將車開到餐廳門口,徐可義塞一百元給小弟,請小弟將旅行箱放進車內,他則拉開駕駛座車門等蕭順得坐進車內。
蕭順得踩著油門駕車離開餐廳,正欲開進住家停車場車道,突有一輛黑色轎車早一步駛入車道並緊急煞車。
「拜託,這樣也會開錯。」蕭順得抱怨著,按了聲喇叭。後方又來輛白車,兩車下來六個人圍住他的車並出示「廉政署」字樣的識別證,一人掏槍示意他開門下車。
廉政官持法院核准的搜索票押蕭順得進屋搜索,幾名廉政官打開衣帽間「哇!」對眼前猶如名牌包專賣店的擺設感到驚訝。帶隊的肅貪組主任指揮兩個小組、八個人逐一清查登記名牌包。最後統計總共101個皮包,其中91個是掛著吊牌的全新皮包。
廉政官每查扣一個皮包就要蕭順得在封口簽名。蕭順得看著皮包一個一個減少,眼眶泛紅。
「蕭先生,這四百萬元是徐可義給你的賄款?你幫他做什麼事?」主任廉政官打開旅行箱攤開一綑綑的鈔票。
「什麼賄款?我向他借車,我不知道車內會有旅行箱。」
「這是你的薪水帳戶明細,你這四年來沒有動支薪水,卻有錢買車、買101個名牌包。」主任廉政官說:「還可以在另一個帳戶存八百萬元,令我們都好羨慕。請說明你的理財方法。」
蕭順得沉默不語。
一名廉政官拿出平板電腦,播出在餐廳中徐可義、蕭順得一起打開旅行箱的錄影。
「你還有什麼話說。」主任廉政官問。
蕭順得仍然保持緘默,沒多久肩膀開始抽搐,繼而掩面哭泣。
「我們都是公務員,貪汙要判七年以上徒刑,我了解你現在的心情,只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小啟:閱讀本版後,有任何心得想法或建議,歡迎來信。請寄newsmaster@merit-times.net.t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