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貴人

132
「快簽吧!我們好聚好散。」她盛氣凌人,不屑的眼神彷彿多看一眼都會傷眼睛似地睥睨而視,「廿五年,總算看清你,還是只會吹牛膨風,買空賣空沒有真本事,倒貼我娘家幾千萬,房屋被查封法拍,公司機器被拖走抵債,連車子也賣掉變現,你除了丟臉還剩下什麼?」圖/心皓

文/平禾
這個故事取材自真實案例。作者平禾是資深社會、司法記者,喜在案件中找尋富有人性的愛恨瞋痴故事,給人心靈的啟發,出版小說《判決人生》、《色計》。
「快簽吧!我們好聚好散。」她盛氣凌人,不屑的眼神彷彿多看一眼都會傷眼睛似地睥睨而視,「廿五年,總算看清你,還是只會吹牛膨風,買空賣空沒有真本事,倒貼我娘家幾千萬,房屋被查封法拍,公司機器被拖走抵債,連車子也賣掉變現,你除了丟臉還剩下什麼?」李家昇閉目沉思,想說什麼又吞了回去,抬頭看太太,只見她的後腦勺。
他嘆口氣,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紛飛。罷了,他拿起筆正要簽名,餘光瞥見坐在餐桌旁兒子慕堯低頭的身影,他遲疑著無法簽名。再轉頭看女兒兩手拉行李站在門口,迫不及待出門的模樣,無奈之餘只好簽名、蓋章。
「來,你們兩個過來簽名。」李太太命令女兒和兒子當證人,在證人欄簽名。
「走。」李太太收起離婚證書,「後天去戶政事務所辦離婚。」
「爸,我和媽去外婆家住一陣子……再見。」女兒說完拉著行李和李太太出門。
「你不跟媽媽和姐姐去外婆家?」
慕堯搖搖頭。
「你怎麼不去?」李家昇哽咽著說:「我什麼都沒有了,怎麼養你?」
「我如果去外婆家,只剩爸爸一個人。」慕堯紅了眼眶,「我不要。」
李家昇抬頭望著兒子,眼前一片模糊,臉頰溼溼熱熱。

小小三坪雅房,牆上釘滿掛鉤,鉤子掛滿衣服、褲子,靠牆的一面有張上下鋪床,床旁一張桌子,桌上東一本西一本鋪滿慕堯的課本,他盤腿坐在上鋪,搖頭晃腦背誦國文注釋,時而看看時鐘,時而看看月曆,月曆上標示「11」,告訴他距基測(基測現改稱會考)僅剩11天。
晚上9點,慕堯感到疲憊,肚子咕咕作響。中午在學校吃過午餐迄今沒有再吃過東西。
「咕咕咕!」尖銳的雞啼手機鈴聲乍響,嚇慕堯一跳,鈴聲響兩次後停止,慕堯馬上跳下床,高興地衝出房門,走過門口堆滿球鞋、拖鞋、皮鞋和女鞋,飄著臭味的頂樓加蓋出租房間長廊,走下五樓樓梯,穿越巷弄站在街角超商前方。沒多久,一輛計程車靠近他。
「來,你先拿上去。」李家昇隔著車窗遞出兩個便當,「我去還車,回家再吃。」
「你還車再回來要一個小時,你應該拿去公司吃。」
「沒關係,我喜歡回家吃。」李家昇揮揮手要慕堯回去,逕自開車離去。
慕堯提著塑膠袋內的兩個便當,走回小巷,身後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
「慕堯!」
他高興地轉身:「芹芹!剛下課?」
「對啊,補習班又出一堆複習重點,我都快累死了。」
「至少有人幫忙提示重點。我只能自己看。」
「所以我幫你複印一份。」芹芹拿一份複習重點給慕堯。
「謝謝。妳要上來坐坐嗎?」慕堯笑笑:「我和我爸爸的新家。」
芹芹抬頭看了看老舊的公寓,狹窄的樓梯和慕堯手上的塑膠提袋,搖搖頭:「我好累,先回家了。」
一個小時後,李家昇回到租屋處,慕堯正從室外的浴淋間洗好澡回房。
「今天生意不好,付了計程車租金1200,只剩200元。」家昇一邊吃冷便當一邊自我解嘲,「還好夠買兩個便當和坐公車,至少我們有飯吃,我也不用走路回來,而且還有剩。」說著掏出兩個10元硬幣放在桌上。
父子倆看著兩枚10元硬幣,霎時間沉默。

基測成績放榜,芹芹沒有意外考上第一志願明星女子高中,穿上驕傲的綠制服;慕堯的成績只夠讀公立高職,和原本預期的明星高中有一大段差距。
「爸爸對不起你。」家昇面對垂頭喪氣的兒子,難過地說:「這一年來因為生意失敗,和媽媽離婚,房屋被拍賣,讓你沒有安定穩定的家好好讀書,只能窩在這個……」他環顧斗室,一時語塞。
慕堯依然沉默。
慕堯沉默地上學,聽課,微笑地看著同學聊天嘻鬧,聽他們聊天。
「喂,李慕堯,我們星期六要去淡水老街和漁人碼頭玩,你要不要去?」
「唉呀,不早講,我和我爸約好,星期六要去醫院當義工。」
「當義工有什麼好玩的?跟我們去啦。」
「當義工沒什麼好玩的,只是已經答應醫院,不好意思臨時說不去。下次再跟你們去。」
星期六一早,慕堯準時到醫院,穿上服務義工的粉紅色背心,幫忙推輪椅送行動不便的老人或病患到診間或檢驗室。中午吃過醫院提供的午餐,下午到醫院圖書室幫忙將歸還的書刊歸位,其他的時間他可以看書,複習學校功課。傍晚,再吃一餐免費晚餐,再帶一個便當回家給爸爸。
星期天,慕堯變成市立圖書館社區分館的工讀生,辦理借閱書刊,整理歸還的書本和雜誌。他利用空檔看書,閱讀電機、電子自動控制相關的課本和報導。運用圖書館的電腦製作學校的功課和報告,練就純熟使用電腦繪圖軟體和製作精美報告的功夫。
「慕堯!」其他工讀生叫喚,「你的芹芹來了。」李慕堯臉紅紅,打開櫃檯的門讓芹芹走進櫃檯內。
「下周五要交這個報告,我沒有時間做,你可以幫我嗎?」
「這個很簡單,我教妳……」慕堯拉著芹芹往電腦教室走。
「唉呀,人家沒空嘛。」芹芹停下腳步,「下午還要練舞,下個月要班際比賽,你幫我做嘛!」塞給他一份厚厚的資料,「星期三給我喔,bye!」

三年級上學期快結束前,芹芹參加頂尖國立大學的推薦甄試,拿著慕堯製作的精美資料參加口試和做簡報,順利錄取國貿系的第一志願;慕堯憑著三年第一名成績,參加電機電子工程學群競賽得獎作品,和一疊厚厚的義工獎狀,也通過甄試考上國立科技大學。
「爸,我考上自動控制工程,Ya!」
「慕堯,你真的好棒,我好高興。」家昇戴通訊耳機,手握方向盤,盯著號誌桿上的紅燈,「但是……但是,我可能沒有錢給你交學費。」
「我知道,爸,你不用擔心,我會去打工,我已經滿16歲早就該去打工。」
放榜後幾天,慕堯白天送披薩,晚上在超商打工三小時,一天做兩份工作。開學後,自己繳第一學期學費,並申請助學貸款,晚上繼續在超商當兼職店員。白天上課讀書,晚上工作,日子艱幸地輪轉,慕堯不以為苦,但是芹芹突然失聯讓他無所適從。他發Line給她、在FB留言,給她email,通通已讀不回。
他去學校找她,只跟她匆匆一瞥,「啊!你沒有早點跟我約,我要去社團了,晚一點call你。」隨即跳上一個男同學的腳踏車後座,朝他揮手,「bye !」並對男同學說:「他是我國中同學啦!」
當天他在超商工作時一直看手機怕漏接電話,頻頻檢查手機,但手機沒有故障。深夜回家,他站在房門口,站在一堆臭鞋之中,打開房門,一團凌亂的雜物,一堆雜亂的衣褲,五味雜陳的怪味,瞬間,他看到姐姐拖行李箱離去的模樣,他明白了。他知道姐姐離去的原因,芹芹已讀不回的原因。他進房後用全身力氣將背包甩摔牆壁,「碰!」發出巨響,搥打地板,跺腳大叫,放聲大哭。

「學長,你教得真好,我真的聽懂了。」學弟上完課後高興地說,「之前聽教授的課,聽了兩三次,就是搞不懂,聽你解說,一次就懂。」
「不是我厲害,是我也曾經在這裡撞牆撞很久,才知道你的盲點。」
「謝謝學長。」
「不客氣,你要真想謝我,就填單子推薦我繼續留在系上當家教。」
「當然,我一定會填單推薦,謝謝學長。」
慕堯走出家教中心教室,到系辦公室遞交一個信封袋。
「這麼早就提出申請,還有兩個星期才截止。」系辦秘書林小姐接過信封袋笑著說,「憑你的成績,最後一天申請,獎學金也是你的。」
「早申請早安心,我怕忙忘了,我可要靠它生活。」慕堯自嘲:「沒有獎學金我會餓肚子。」
「拜託,誰不知道你是打工王,家教中心、圖書館、學生餐廳櫃檯,連超商都看得到你,哪會餓肚子?」
「如果,家裡有錢,我也不必忙成這樣。謝謝您幫我介紹餐廳的打工機會。」
「唉呀,不客氣,你是好學生,自己打工籌生活費,還會給爸爸零用錢,孝順又乖,這種學生哪裡找,不幫你幫誰?」林小姐輕聲問,「還沒有跟媽媽聯絡?」這一問碰觸慕堯心中最軟的那一塊,他搖搖頭,轉身離去。

李家昇將計程車停在距法院三條街的停車格,這裡的停車格一般收費,法院旁的停車格是累進收費,停愈久收愈多,兩小時就是一個便當錢。
他走到執行科窗口,繳分期還款三萬,直到還清債務四百五十萬元為止,債主承諾不算利息算是給他優惠。
「你可以匯款,不用每個月跑法院。」七年來每個月都見面的書記官老王勸他,「匯款有紀錄,效果一樣。」
「我還是拿到收據比較安心。」李家昇笑著數鈔票遞給老王,「喏,三萬元,請點收。」
老王數完鈔票,正在開收據,李家昇手機鈴響。
「好!好!」李家昇口中答應著,突然趴在窗口櫃檯,淚如雨下。
「你兒子……」
「我兒子剛才跟我說,考上兩個研究所,一個是榜首,一個是台大的。他要我答應,勇敢活下去。」
「恭喜,恭喜!」
「我感到慚愧,我為了還債,開計程車賺錢,自顧不暇。他念大學,我沒有給他一分一毛,全是他打工、當家教賺學費和生活費,還常常拿零用錢給我,我不夠資格當他的父親。」
「你陪著他,就是給他最大的支持力量。」
「不,是他陪著我,我才能活到今天。每天深夜臨睡前,我看著他的臉龐,多麼不捨他陪我吃苦,他可以跟他母親和姐姐一起生活,不用跟我吃苦。我暗自承諾,為了他我要重新站起來,不再讓他失望,我種的因,就必須自己吃下果。」
「真難得有這樣的兒子,他是你的貴人。」
「對,他是我的貴人,我會勇敢活下去。」

「快簽吧!我們好聚好散。」她盛氣凌人,不屑的眼神彷彿多看一眼都會傷眼睛似地睥睨而視,「廿五年,總算看清你,還是只會吹牛膨風,買空賣空沒有真本事,倒貼我娘家幾千萬,房屋被查封法拍,公司機器被拖走抵債,連車子也賣掉變現,你除了丟臉還剩下什麼?」圖/心皓
「快簽吧!我們好聚好散。」她盛氣凌人,不屑的眼神彷彿多看一眼都會傷眼睛似地睥睨而視,「廿五年,總算看清你,還是只會吹牛膨風,買空賣空沒有真本事,倒貼我娘家幾千萬,房屋被查封法拍,公司機器被拖走抵債,連車子也賣掉變現,你除了丟臉還剩下什麼?」圖/心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