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先鋒89 阿賈旖仗義直言 樂當第一支骨牌

23

文/楊慧莉

面對不公不義的社會,有人選擇以工藝而發人深省的安靜方式回應,一如上周的社運家郭貝特。不過,也有人善用和忠於自己的人格特性,以一種幽默的方式打破沉默仗義直言,而無視於說真話有時得付出慘重的代價。本周來自奈及利亞的專題人物阿賈旖即無懼於威權,敢說真話,因為她確信,這是社會邁向進步的關鍵。


撥雲見日
擺脫恐懼 展現真我

拉葳.阿賈旖(Luvvie Ajayi, 1985-)出生於奈及利亞,九歲時隨家人移民美國芝加哥,因為她姐當時準備上大學,母親不希望孩子留在家鄉念大學。
移民具創新精神
由於之前去過美國,阿賈旖二度隨家人再造訪時,以為只是去度假,沒想到就這樣在當地註冊上學了。
回憶作客他鄉當轉學生的經歷時,她表示:「我口音很重,名字聽起來怪怪的,說話方式也不一樣,覺得格格不入,但又要努力融入……午餐時同學帶三明治到學校,我帶白飯和燉煮的菜餚,常一個人躲起來吃飯。」
移民者初來乍到,為了融入新環境,往往展現高度的調適力和堅持力。另外,他們對新環境多半感恩惜福,也勇於冒險衝撞,並能以新眼睛看待一切,因而常能觸發新的點子和契機。美國《財富》雜誌評選的五百大企業中有不少企業即為移民者所開創。換句話說,移民者多半具有創新的精神,而這也成了阿賈旖開創自己人生道路的先決條件。
當一扇門關起時
不過,阿賈旖也跟多數孩子一樣,從小背負著家人期許的包袱長大。一直以來,她有個家人加諸於身上的「醫師夢」。但這個夢卻在她遇到大一化學課時受挫。過去,她無須太費力就能拿到不錯的成績;而今,費了好大勁卻只能在化學課勉強及格。這讓她難過,卻也恍然大悟:「原來,我根本不喜歡醫院。哈,當醫師?還是省省吧!」
於是,原本雙主修心理學和醫學的她,索性退掉後者,保留前者。對於心理學,她熱愛也受過專業訓練,且在心理諮商中心服務過。她原本打算念研究所,繼續深造心理學,但事與願違,在投入另一個所愛的數位行銷實習課後,再加上大學無意中開啟的部落格,人生開始轉向。
善用性格的優勢
大學畢業後,阿賈旖一邊在行銷界闖蕩,一邊經營部落格。她的「了不起的拉葳網」(AwesomelyLuvvie.com)累積了大量的粉絲群,特別是對美國電視劇常有精闢的評論,引發業界人士的高度關注,如《醜聞》的知名編劇兼製作人萊姆斯(Shonda Rhimes)。
「我總是直言不諱,我常是那種看到什麼東西不對勁,一定會跑回來舉發的人。老實說,奈及利亞人是有趣的民族,我們不會裝聾作啞,對事情也都很有觀察力,這有點與生俱來,但可能也需要一些後天的調教。」
除了民族性,阿賈旖對於時事尖銳而不失幽默的批判是她所獨具的天賦異稟。她有自知之明,也懂得善用。
三十而立的禮物
二○一○年,她的行銷工作沒了,多年前開啟的部落格卻意外的成為她的全職工作。不過,兩年後她才真正正視自己的「作家」身分,因為她當時擔心這種沒有保障的工作,少了退休福利計畫的支撐將無以為繼。
透過健筆、演說針砭時弊,阿賈旖覺得這是她與生俱來的天分,也是其人生使命,但卻耗費她多時去正視此天分。她認為,原因出在恐懼不安在人的一生中如影隨形,讓人不敢言所當言,行所當行。
二○一五年,阿賈旖特別設定為「放手年」,要出清所有讓自己害怕的事。比方說,她決定首度個人出遊,前往多明尼加,並在生日當天,用高空繩索當起空中飛人,穿梭於蓬塔卡納(Punta Cana)的森林;前往墨西哥潛入所不愛的水底,與海豚優游其中;出版處女作《我在審視你:善行手冊》(I’m Judging You: The Do-Better Manual),這本書後來成為《紐約時報》暢銷書。
不過,該年她所做過最違反本性又讓她驚嚇不已的事,莫過於跳傘了。在準備從飛機躍出的那一刻,她就想著:「我這一生幹了不少蠢事,這就是其中一件了。」但當她與飛行教練一出飛機,邊往地面降落邊將底下美景收入眼底時,就發現這是她做過最棒的事了。
不可小覷的力量
這一前一後的心情轉折讓她覺得就好比她在工作上的遭遇。每天她只要透過部落格等管道說真話對抗個人或機構等強權時,就好像要掉出飛機外,讓人心生恐懼。不過,她也明瞭所謂的舒適價值都被高估了,舒適頂多是讓人維持原狀。因此,她覺得必要時還是得習慣不舒服,讓真理得以伸張。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阿賈旖在推特和個人網站就有五十萬的粉絲群,是未來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雖然她這一路走來不免跌跌撞撞。
二○一六年,阿賈旖是首位獲邀在非裔美人歷史和文化國家博物館發表演說的作家,而她的演說門票銷售一空。

打破沉默
世界更美好的關鍵

在近期的一場公開演說中,阿賈旖開口就說自己是「專業的找碴者」(professional troublemaker),覺得自己像是糾察員,老是「看著別人,需要對方自我整頓一下」,期許藉此改善世界。一言以蔽之,她認為自己在世上的角色,就是在不公義處當個願意挺身而出說句公道話的人,即成為第一支倒下的骨牌,能引發後續的骨牌效應。
正直誠實至上
玩過骨牌的人都知道,只要第一支倒下了,後面的就會跟著倒。對阿賈旖而言,骨牌的角色就好比挺身而出仗義直言的人,從事必要而十分艱困之事,然後希望有為者亦若是。而她,就是要當那個言人不敢言之人。
不過,人們多數時候都有這樣的錯覺,以為仗義直言者一點都不害怕。事實是,他們並非不擔心後果及對強權說真話後可能得付出的代價。但怕歸怕,該做的時候還是得做。
害怕,可能讓人舉步維艱,動彈不得,但正直、誠實和正義當前,阿賈旖只能義無反顧,因為以上是她的中心價值。
社會裡的骨牌
社會不公之事比比皆是,舉例而言,阿賈旖有一次受邀在一場會議中演說。結果,對方要她車馬費自付。後來,她私下調查,發現男性白人演說者不僅有車馬費還有酬勞,而女性白人演說者至少也有車馬費,但像她這樣的黑女人差點還得為演說而付費。如果她公開舉發此事,做出提告,可能會有財物損失,但保持沉默對誰都沒好處。
於是,她戰戰兢兢的對外仗義直言,其他女人開始聲援表示:「我也曾遭此惡待。」一場針對這種會議差別待遇做法的討論便登場了。
另外,阿賈旖還有一次當第一支骨牌的經驗是,她讀了某個公眾人物讓人惶惑不安的回憶錄後,提筆寫了評論,在考慮到可能會因得罪此強權者而影響自己的仕途後,仍毅然決然的按下「發表」,結果獲得正面迴響,許多人都表示,「喔,真高興有人這麼說了。」接著還開啟心理健康和自我照顧的討論。
有為者亦若是
骨牌效應即是如此:當有人登高一呼,就會有人響應。最鮮明的實例就是,日前有愈來愈多人扮演骨牌,開始談論他們如何遭到強權者性騷擾的經驗,接著有數百萬女性紛紛加入柏克(Tarana Burke)所發起的「我也是」運動(Me Too),聲援受害者。
阿賈旖認為,許多人和制度其實就是吃定人們想安於室的沉默,但扮演骨牌就能讓人回歸真我,成為一個改革的因子。而在一個要人只能耳語、甚至噤聲的世界,她選擇高聲呼喊。

時代之聲
用歡笑和故事改革

阿賈旖的部落格文和演說總是融入故事、社運和藝術的元素。對此,她表示:「故事,是用來與人分享經歷;社運,是為了讓世界更好。當這兩造遇到我時,就是我發揮幽默感,讓人們知道這世上到底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了。」
出書的動機
阿賈旖的處女作叫好又叫座,知名編劇萊姆斯甚至打算把她的作品改編為電視喜劇,還為此問她要不要在戲中軋一角,她說:「不,謝啦,演戲不是我的天職。」
談及出書的動機,阿賈旖表示自己並非想沽名釣譽,「不管是出書或我對這世界參與的方式,都不是為了想出名,尤其是在這種時代,「按讚」的文化氛圍下,許多人為了不得罪人都忘了要做自己」。
她希望自己的作品在一個矯情而充滿爭議的時代,能扮演社會的道德良知,讓讀者在會心一笑之餘有所體悟和省思,進而引發討論,成為改革的契機,讓世界更趨美好。
前進聯合國
每當說真話時,阿賈旖就會問自己三件事:第一,這真的是你的意思嗎?第二,你站得住腳嗎?第三,你的動機是出於愛嗎?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她就會義無反顧的對抗強權說真話,而無視於可能需要做些犧牲,因為她想要的就是改善世界。
而今,這位已在白宮等多個大場面仗義直言的熱血女俠,最希望造訪的下個地方又在哪兒呢?
「我會渴望到聯合國,去談談對強權說真話的重要性,特別是在最難以啟齒的時刻。聯合國被賦予了撥亂反正之責,不過我常常覺得他們的成員怠忽職守,因而坐視不管一些不當事情的發生,而這些事卻是他們可以運用一些公權力加以阻止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