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絲到白髮 母親伴憨兒到老

114
Peter在歌手庾澄慶(左)帶領下唱〈魯冰花〉給媽媽聽。 圖/記者李祖翔、影片翻攝

文/記者李祖翔專題報導
「天上的星星不說話,地上的娃娃想媽媽……。」小時候在上海生活的Peter,每次打電話給在台灣工作的媽媽都會唱這首歌,還要媽媽親他,隔空的香吻,能讓Peter開心好久好久,這也是媽媽林美惠最難忘的時光。
得知Peter是一個「唐寶寶」後,友人對林美惠說:「照顧這樣的孩子很辛苦,別人會歧視、欺負他,勸妳在他發燒的時候不要去救,讓他走,省得以後看他受辱,掉淚、難過。」Peter從小高燒不斷,林美惠一次又一次的救,拚了命也要挽回他,「我捨不得啊。」她說,想要Peter好好活著。
長大後的Peter,很黏媽媽,常摟著她不放,對媽媽的愛「和一般人一樣」,所以林美惠覺得,自己做的沒有錯。
由於先生和長子都在上海工作,所以Peter小學5年級時被帶到上海就近照顧,她則專心在百貨及食品公司擔任會計員,然而Peter常跟她訴苦,因為爸爸的手足都放縱孩子欺負他,拿快過期或壞掉的東西給他吃。每次他都對媽媽唱〈魯冰花〉,讓媽媽好心酸。因為太想念,加上父親搬回大陸住,所以林美惠也辭了工作到上海,並帶了張清芳、張學友、辛曉琪、那英等專輯,讓愛唱歌的Peter從小練就好歌喉。
無奈的是,兩岸民情文化不同,與先生手足相處,林美惠就像外人,每當起爭執,先生講方言,她都有「外籍媳婦」般的惶恐,隨著思鄉情緒日漸高漲,索性在2000年帶著Peter返台。
不願成負擔 兒女成支持力量
當時她已年近60,無論是她或Peter謀職都不易。剛開始的2、3年最苦,妹妹借他們住的眷村房子要拆建,生活費需要更多著落時,才有人介紹她帶Peter去喜憨兒基金會,除了接受職業訓練、到庇護商店工作,還有微薄收入。
先生盼她回上海,她卻說只有台灣能給Peter最好的照顧,如老師耐心教導Peter理貨、包裝商品,每個人都疼愛他,讓他學會寫信、收信,操作電腦及寫故事,受到鼓舞的Peter還因此主動幫基金會義賣,許多活動都跑第一,所以林美惠堅持留在台灣。遺憾的是,夫妻情因距離而轉淡。
現在,林美惠77歲了,當「全職家庭主婦」也20多年,身體愈來愈不好,日前還診斷出C型肝炎,治了半年,每周要抽血檢查,體重從38掉到33公斤,幸虧有孝順的女兒照顧弟弟,還花十幾萬買營養品給她,一切才安好。
然而,近來林美惠的心情五味雜陳,不只長子重病,Peter也到了保有隱私、不全然接納媽媽親近的年紀,她難過的說:「我覺得失去了Peter,也不想成為女兒的負擔,感覺自己拖累了她,有想死的念頭。」卻又想起女兒對她的鄭重叮嚀:「不能做傻事,媽媽妳要健康的陪著我,活很久很久。」
稱念觀音聖號 化險為夷
女兒是她的力量,Peter其實也是,他已經35歲了,雖然一回家就鎖門,甚至會寫字條說:「媽媽不准進我房間!」讓她難過,但想起每年自己生日都有貼心的卡片,就很窩心,笑說「我的生日剛過,Peter在行事曆上、我生日的那一格寫上happy birthday耶!」
特別的是,情緒負面時,她總能被正向力量拉住;雖然人生波折不斷,卻看到別人對她的好。長子病重後,女兒有意隱瞞,怕她傷心,病情還是他人輾轉告知的,日前受邀為基金會拍攝公益短片,基金會董事長看到她的第一句話就是「兒子生病,妳更要保重!」事件才曝光。林美惠感謝基金會從上到下都關心她,周遭的人包括影片導演、媒體記者也對她友善,還輾轉從其他憨兒家長及憨兒的故事中體會到,Peter並沒有離他很遠,「只是長大後,他們的愛是放在心底的,不再那麼表面、直接」,所以林美惠對Peter的未來放心了,也覺得女兒可以放下照顧弟弟的重擔;至於長子,她則說:「我沒有信仰,可是每次遇到難關都會念觀世音菩薩,每次都化險為夷,希望菩薩再次保佑我的孩子。」
「媽媽」這個角色沒有薪水,責任與心力卻比任何行業有過之無不及,媽媽老了,最掛念的就是孩子,尤其是沒法自理生活、情緒需要安撫的特殊孩子。在喜憨兒的公益短片中,藝人哈林與Peter一起演唱〈魯冰花〉,「青春剩下日記,烏絲就要變成白髮,不變的只有那首歌,在心中來回的唱……。」音樂響起,片中的唯一聽眾:林美惠,神情專注,百感交集。這首擺在她心中第一位的歌,從生命的誕生到年老,有始有終,也融化了現場的觀眾。

林美惠(中)月中出席喜憨兒基金會宣導安心照顧的記者會,感謝這麼多人關心她與Peter。
圖/記者李祖翔、影片翻攝
林美惠(中)月中出席喜憨兒基金會宣導安心照顧的記者會,感謝這麼多人關心她與Peter。
圖/記者李祖翔、影片翻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