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先鋒91 成千上萬 不再沉默的羔羊

27

文/楊慧莉
當上周的專題人物好萊塢男星巴爾多尼因人性自覺而重新定義「新好男人」之際,幾位好萊塢女星則再也無法坐視業界諸多壞男人的鹹豬手行徑,紛紛站出來揭露,進而引發骨牌效應,讓數百萬女性透過網路和遊行聲援一場全球性的抗職場性霸凌運動。這場運動也讓許多受害人成了勇者,他們不管是親自現身或透過匿名方式控訴加害者的惡劣行徑,都獲選為今年《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
反性騷擾
眾女星登高一呼

職場性騷擾、性侵事件由來已久,但受害者多半因擔心飯碗不保、加害者的暴力威脅、他人眼光等而隱忍、不敢張揚。不過,自從今年十月賈德(Ashley Judd)向《紐約時報》揭露過去差點遭性侵的不愉快經驗後,容忍職場性暴力文化的腳本一夕丕變。
賈德打響第一砲
二十年前,賈德在演藝生涯剛起步時,名製片人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約她到比佛利山莊的一間飯店房間碰面,之後企圖將她壓制在床進行性侵。賈德當時嚇壞了,趕緊離開房間衝向大廳,驚慌失措的一幕剛好被在大廳等候她的父親瞧見了。
她沒打算為了演藝生涯保持沉默,當下就告訴父親與每個朋友,只是有個編劇告訴她,韋恩斯坦的行為是好萊塢公開的祕密,大家只能小心防範,並無法扼止其罪行,因為後者有權有勢並擁有良好的媒體關係,女星為了生涯發展多半選擇噤聲,就算告知媒體,新聞大概也會被封鎖。
明星穿金戴銀、住豪宅,總是光鮮亮麗,誰也沒想到一般上班族職場上會遇到的性騷擾問題,他們也無法倖免,而且就像常人那樣,賈德也苦於「無處可申訴」。
而今,多年過去,賈德終於有機會向知名媒體一吐為快;當報導出來後,引發各界迴響,不僅有愈來愈多人站出來控訴或聲援,也讓全世界開始正視職場性暴力的氾濫和嚴重性。
小天后亦遭欺負
控訴者中不乏名流,其中最受矚目的是流行樂小天后泰勒絲(Taylor Swift)。四年前,她在接受媒體拍照時,電台播音員穆勒(David Mueller)趁機將鹹豬手伸進泰勒絲裙裡摸了她的臀部。小天后惱火,當場舉發,讓穆勒遭電台革職,後者心有不甘地控告泰勒絲,並要求幾百萬美元的賠償。泰勒絲得知後反告,但只象徵性地求償一美元。
當穆勒的律師在法院質問泰勒絲對於讓穆勒被炒魷魚作何感想時,泰勒絲說:「我絕不讓你和你的客戶覺得這是我的錯。今天他有此下場,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跟我無關。」
之後泰勒絲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假如他連我都敢侵犯了,更不用說那些剛出道的年輕藝人了。」
米蘭諾推波助瀾
除了控訴者,也不乏有力的聲援者,女星米蘭諾(Alyssa Milano)在聽聞了許多受害者的傷心故事後義憤填膺,為了防止未來有更多的受害者,包括自己的女兒,決定發起「#MeToo」(我也是)標籤社群運動。她在十月十五日晚推文:「如果你也有性侵或性騷擾的經驗,請寫下『我也是』的回覆。」結果隔天醒來發現,有三萬多人回覆,讓她落下感傷的淚。
一開始,挺身而出的性暴力受害者多半來自媒體和娛樂界,但隨著「我也是」標籤社群運動的推廣,受害者的身分涵蓋社會各個階層,不同種族、性向和性別,像是來自墨西哥化名「派思郭」(Isabel Pascual)的草莓農工、於十八歲時遭經紀人格雷姆(Tyler Grasham)性侵的男同志導演李柏曼(Blaise Godbe Lipman)等。
美國「我也是」社運浮出檯面後的一星期,影響力瞬間橫掃全球八十五國,陸續出現如「#BalanceTonPorc」(法文:揭發那頭豬)、「#YoTambien」(西班牙文:我也是)等不同國際版本的標籤社群運動,也促成十一月十二日成千上萬人為支持性侵和性騷擾受害者而走上洛杉磯的日落大道。
封面上的祕密客
賈德事件後,《時代》雜誌用了一個半月時間訪問了各行各業的性暴力受害者,這些人鼓起了很大的勇氣說出個人不堪回首的職場性騷擾經歷,其勇敢的表現讓他們順理成章地成為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
為了拍攝封面主題人物,雜誌讓幾位標竿人物在十一月的某個清晨齊聚於舊金山教會區的某處攝影棚。於是,幾位年齡、職業、宗教、種族、家世完全迥異的女性因共通的經驗而第一次碰面。她們是差點遭性侵的女星賈德、遭人非禮的流行樂小天后泰勒絲、蒙受性騷擾的草莓農工派思郭、遭主管性騷擾的前Uber工程師佛勒(Susan Fowler)、關注性騷擾議題的婦運領袖伊吾(Adama Iwu)。
幾位女性身穿黑衣、神情嚴肅地拍下了封面照片,她們以圍成一圈的方式各據一角。右下角有隻手臂,屬於德州一位年輕的女性醫院工作者,她匿名,亦是性騷擾的受害者。當天她飛過來拍攝,代表所有無法現身的受害者。
挺身效應
色狼無所遁形

根據《時代》雜誌的訪談,受害者不僅遭受多年猥褻言語的攻擊、強吻、趁機偷襲等性騷擾,還得忍受情緒和心理上的煎熬。幾乎每個人都感到羞愧,擔心會不會是自己做了什麼讓對方覺得有機可趁。害怕挺身而出會影響家計的匿名醫院工作者就不斷思索「我是否做了什麼或說了什麼或自己的裝扮,讓他覺得我很隨便」。她明知這些都是有毒又無濟於事的想法,卻又無法避免。
各種恐懼的心理
除了羞愧心理,幾乎每位受訪者都擔心一旦現身,個人、家庭或工作都將受影響。對於某些人而言,她們的恐懼來自身體暴力的威脅。當騷擾者開始追到家中時,草莓農工派思郭嚇壞了,卻又無力阻止。對方甚至警告她,她膽敢跟誰說,就要對她和她的孩子不利。近日遭三十八名女子集體控訴惡行的知名導演托貝克(James Toback),在迫使女星布萊兒(Selma Blair)看她腳交後要她噤聲,否則要挖出她的眼睛並把她丟進哈德孫河。之後,托貝克還誹謗她,讓她更怕他,甚至讓她有將近二十年擔心會慘遭對方的毒手。
「還有一種恐懼可能沒有那麼來自內心深處,但也足以讓人卻步,不敢張揚,即一旦你講了,『知名性騷擾受害者』的標籤就再也去不掉了。」用部落格控訴職場性騷擾文化,因而讓Uber執行長辭職和趕出一票員工的Uber前工程師佛勒說。
過激文化引公憤
儘管懷抱諸多恐懼,女性們終於受夠了職場上不斷踰越界線的老闆和同事、受夠了濫用自己權力對女性予取予求的男性。一群打破沉默的人開始啟動一波拒斥職場性騷擾文化的革命,且逐日凝聚能量,光過去兩個月就在群起公憤下激出驚人的成果:幾乎每天都有執行長被炒魷魚、業界大亨被推翻、傳奇人物蒙羞,如奧斯卡影帝達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 )、凱文.史貝西(Kevin Spacey)等,某些案例中甚至有性侵罪行被起訴。
根據《時代》雜誌的觀察,由一些公司文化對一些性暴力行為的委婉措詞,如將性騷擾視為「不當行為」、強暴變成「虐待」,就可知他們有多輕忽受害者的痛苦經歷。當然,美國這種不尊重女性的文化在一個炫耀自己可以如何輕易與女性發生關係的人當上總統後更變本加厲了,只是也因而激發更多女性在忍無可忍下,挺身而出勇敢說出自己的痛苦遭遇。
凝聚力量
對抗職場性騷擾

根據《時代》雜誌的研究,職場性騷擾現象由來已久,但「性騷擾」一詞四十年前才出現,當時康乃爾大學有位女性員工因被主管碰觸身體憤而離職。上個世紀八零年代美國公平就業機會委員會公布了性騷擾行為違反第七條民權法,這是一個很大的勝利,只是投訴的受理有困難,主要是騷擾行為難以界定,即便今天的性騷擾行為輪廓仍模糊。
有利措施紛出爐
不過,最近出現的一些事例顯然已越界,像是老闆要求研究員坐在他腿上。還有一些狀況也模擬兩可,如什麼狀況下你可以詢問同事的婚姻狀態?可否稱許某人的長相、給人一個擁抱,或是可以與某人獨處一室等等。
儘管許多情況不明,一些公司董事會為了聲譽以及討好女性員工和客戶,也開始加快腳步變革。一些州和地方政府也開始採取具體步驟,如芝加哥市議會規定飯店要提供在客房獨自打掃的員工緊急鈕設備,以防色狼侵擾,亞利桑那州已立法讓所有要求性騷擾受害者靜默的保密協定無效。
反性騷擾的提議
《時代》的專題報導中指出,這波由憤怒之聲所開啟的革命,尚在原始階段。未來還需要更多的細部規畫,以及私下對話凝聚共識。隨著規範不斷遞衍,騷擾早已不被容許,只是在為男女評估新的界線方面仍需小心翼翼。但世人應繼續監督犯罪行為,並阻止不當和毀滅性行為。
不管如何,面對職場的性騷擾文化,美國知名新聞和政治評論人凱利(Megyn Kelly)提議:「要是我們能投訴惡行,能不只是抱怨,而是振振有詞地堅持身邊的人都要好自為之,是否那樣就能改變現狀呢?」
凱利知道這聽起來像是個願景,而非確切的未來,但至少此刻當一群人打破沉默,現身或以匿名的方式控訴性霸凌者的惡行惡狀時,全球都在傾聽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