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顯影】陳景容孤獨的騎士

56
1979年,陳景容修復陳澄波的〈祖母像〉。圖/陳景容.雄獅美術

文/黃長春
二十多年前,我剛進雄獅美術時,對於畫家陳景容(一九三四~)的第一印象,是來自一幀公司珍藏的老照片。那是一九七九年,他在「陳澄波遺作展」的會場中,親自修復陳澄波的〈祖母像〉。這個展覽是由春之藝廊舉辦、雄獅美術發行人李賢文策畫,是二二八事件後,陳澄波作品的首度公開展。
陳澄波在受難後,他的家屬將其畫作疊好收藏,但仍不敵氣候潮溼、灰塵與蟲蟻的長年侵噬。在陳景容的修復下,陳澄波的〈祖母像〉恢復了以往的鮮明色彩。當時,他還常修復其他前輩畫家的作品,對於台灣美術史的發展,貢獻卓著。
素描是審慎的思考與選擇
戰後,這位在日本受過學院派嚴格訓練的畫家,不僅是國內專業油畫修復的先驅與倡導者,除了油畫、素描外,亦專精於大理石嵌畫、溼壁畫、壁畫剝離術與陶磁畫等;他的繪畫功力是奠基於扎實的素描基礎之上。
他說:「素描不是對實景與人物原封不動地照抄,而是在構成時的審慎思考與理性選擇。譬如造形的比例大小、線條變化與動勢快慢,還有構圖的疏密、輕重、明暗與強弱等變化,都要靠平時素描的精準判斷。但學習素描不易,須下苦功才行,很多初學者受挫而放棄。也有人依賴拍照的幻燈片來放大描繪,但服從在鏡頭下的畫面,會因拍照角度的關係而引起變形;其實相機的鏡頭是不能與人類的思維相比的。」
陳景容的構圖理性嚴謹,卻不失濃郁的真摯情感,是出自於對生活、歷史、文學、宗教、音樂與美術的深刻體悟與懷想追憶。一九七○年代與八○年代,他畫了《夜市人生》的系列素描與油畫。當時他在師大教書,也住在附近。每當十一點半畫完油畫後,就會帶著速寫本到夜市捕捉畫面,直至深夜才休息。
他回憶:「台北南昌街有一排的西瓜攤好美喔!早在一九五○年代,我還在師大求學時,他們就在那裡了。我每次搭公車經過,總忍不住多看他們幾眼。攤販們會在一一剖開的西瓜底下,襯以鮮紅塑膠布,再以包覆紅玻璃紙的燈光照耀,來突顯瓜肉的紅豔色彩,在黝黑的背景之中,『紅水黑大扮』的畫面很吸引我,這印象至今令我難忘。」
不曾學過色彩學的攤販們,對陳景容而言,卻是暗夜中色彩搭配的高手,他們所採用的燈光,能使商品更誘人。在美妙的光影變化之中,他所賦予的攤販面容,不是情緒高昂的叫賣動作,而是在生活的拚命中,一種安忍與從容的莊嚴面貌。
人生短暫、藝術永恆
〈騎士雕像與裸女〉這幅高二二八公分、寬一六二公分的大型畫作,曾榮獲一九九九年法國藝術家沙龍銀牌獎,是一幅集藝術、哲學、文學、宗教與美學於一身的經典之作。這幅畫靜中有動,所有的動線都隱藏在人物的眼神與銅像的姿態裡。
畫中的女模特兒直視著獸骨,默想死亡的意義。她的神情似乎告訴我們,生命勿醉生夢死,應時時警醒。陳景容偏好瘦勁的模特兒,因為肌肉骨骼變化清楚,符合他作品嚴肅與理性的省思內涵。在西洋名畫中,骷髏常被聖人與罪婦所緊擁撫摸,也常出現在鮮美花果與精緻器皿裡,這意謂著生命的悔改與宗教皈依的迫切性,因為死亡隨時都會來臨,當時時思考永生的意義。
畫作上方的紀念像,是陳景容依文藝復興時期雕塑家維洛及歐(Verrocchio,一四三五~一四八八)所製的〈巴托洛米歐騎馬紀念像〉來繪。巴托洛米歐是十五世紀威尼斯共和國一位戰功彪炳的將軍,即使他的塑像高高地矗立於威尼斯有五百多年,但來去匆匆的行人與遊客們,早就不在乎這位將軍是誰了。
這座騎馬像之所以重要,是因在藝術史上有著承先啟後的創新。陳景容憶述一九六○年代在東京藝大求學時,偌大的石膏室放滿了仿刻雕像,尤以近四公尺高的唐那太羅(Donatello,約一三八六~一四六六)的〈賈塔米拉塔騎馬紀念像〉,維洛及歐的〈巴托洛米歐騎馬紀念像〉令他印象深刻。文藝復興時期,前者奠基於古羅馬的雕刻寫實之風,而更具勇猛威儀的形像;後者既薪傳於前者的同時,亦有所突破,而更具動感與矯捷之美。
在陳景容的畫作中,古羅馬的〈馬卡斯.奧理略騎馬像〉也常以孤獨者的形象,出現於的廣場與曠野中。馬卡斯.奧里略(一六一~一八○在位),這位古羅馬帝國的皇帝,在《沉思錄》中,提醒世人,生命有限,應真誠地活在每個當下。他的話,綻放智慧之光。
陳景容今年八十四歲,他依然畫大畫。他說:「大畫雖然難賣,但我追求的,不是金錢與名利。」前一陣子採訪他,要離開他的畫室時,他說:「你採訪我的這一整天,我都沒有作畫,我要趕快畫,以彌補失去的這一天。」
我聽了好感動!他追求的是什麼?在汲取經典的養分中,有所突破與創新,而每一筆的當下,都是精神上的永恆。
參考資料:
❶雄獅美術撰,〈團聚──記陳澄波遺作展〉,《雄獅美術》月刊一○七期,一九八○年一月。
❷陳景容編,《油畫技法123》,雄獅美術,一九八五年。
❸陳景容著,《靜寂與哀愁》,三民出版社,二○○三年。
❹雄獅西洋美術辭典編委會編譯,《西洋美術辭典》,雄獅美術,一九八四年。
❺陳景容著,《素描的技法》,東大圖書有限公司,一九八一年。

陳景容作品〈義大利騎士〉。圖/陳景容.雄獅美術
陳景容作品〈義大利騎士〉。圖/陳景容.雄獅美術
陳景容作品〈西瓜攤〉。圖/陳景容.雄獅美術
陳景容作品〈西瓜攤〉。圖/陳景容.雄獅美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