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良運將

81
這個故事取材自真實案例。作者平禾是資深社會、司法記者,喜在案件中找尋富有人性的愛恨瞋痴故事,給人心靈的啟發,出版小說《判決人生》、《色計》。 圖/心皓

文/平禾
阿倫開車轉進入新竹火車站車道,一眼就看見提紅色塑膠袋、戴紅帽的男人,緩緩將車停在他前方。
「趙先生嗎?」阿倫打開車窗,對紅帽男子說:「我是來載你去拿車的人,上車。」
「你知道我的車在哪裡?」
「知道啊。先把錢給我。」
「給你錢,我就能拿回我的車?」
「對。」
「等一下。」趙先生手停在塑膠袋裡,「我們約定多少錢,成交價多少錢?」
「剛開始七十萬元,後來降價為四十萬元,對吧!」
「好,錢給你。」趙先生將紅塑膠袋交給阿倫。阿倫趁停等紅燈時打開塑膠袋摸摸紙鈔。突然間,車前、車後跳下多名男子圍堵他的車。
兩人持槍對著駕駛座車窗大喝:「警察,手舉高,下車。」
阿倫嚇呆不敢動,一名警察拉開右前座車門,伸手轉動車鑰匙熄火,拔下鑰匙,另一人將阿倫拉下車,取走塑膠袋、搜身,上銬。
聽著執行檢察官簡短念出他參與擄車勒贖的經過,阿倫回想當天情景,悔不當初加入偷車集團當取款車手,「以為這樣賺比較快,誰知道得手幾次後終究碰到鬼。」
「朱培倫先生,法院依恐嚇取財罪判你兩年徒刑,三審定讞,對不對?」檢察官進行人別身分及案情訊問。
「對。」阿倫點頭承認。
「好,身分確認無誤,你今天開始服刑,如果表現良好,服刑過半就有假釋機會,好自為之。」
法警帶阿倫走上囚車。囚車緩緩開出檢察署,他在車窗旁向太太揮手。他不讓兩個兒子來送行,不想讓他們看到他發監服刑的狼狽模樣。

阿倫服刑一年半假釋出獄。
「唉,四十多歲中年轉業找工作真的好難。」阿倫喝一口啤酒,「好的工作要學歷要專業,連做粗工也要技術。」
「怎麼不去做泥水工。」朋友邊問邊將口中的雞骨頭吐到地上,熱炒店前騎樓下阿倫和三、四個朋友坐小板凳圍坐一方矮桌,桌上菜肴、啤酒瓶杯盤狼藉。
「怎麼沒有,我做過3次,攪拌水泥和砂石,腰痠背痛,在牆壁抹水泥要技術,太濃抹不開,太稀黏不住牆面,還會皮膚癢,人家說水泥會咬人是真的。」阿倫放下雞翅膀,比手劃腳:「我還去大舅子的油漆工班刷油漆,每天聞松香水的味道聞到頭昏眼花,聽說對健康不好,每天來回千百次刷漆動作,收工後胳臂痠到舉不起來。」
「你是『食好做輕可』又要吃好又要輕鬆,那有這種工作?」朋友譏諷:「不然再去弄兩台雙B勒索車主比較快。」
「噢,不行不行,這個代價太大了。」阿倫猛搖頭。
「不然,重回你的老本行,開計程車啊!」
「我是很想開車,好歹我也開了十幾年,還獲選過優良駕駛。」阿倫嘆口氣:「只怕會卡在彭婉如條款,過不了交通隊那一關。」
「但是,我聽說至少有十多個運將跟你有同樣情形,送審時只要不填寫前科就查不出來。」
「真的嗎?」
「試試看便知道。」
次日,阿倫備妥職業小客車駕駛執照、車輛行照等證件放在神桌上,拈香祝禱祈求順利通過審核。他念念有詞發誓:「之前犯的錯已付出慘痛代價,出獄後想重新做人,但工作難尋,維生困難,這次佛菩薩若能保庇我申請過關,我一定改過向善,做好人,如違誓言,願遭懲罰永遠不能開計程車。」
一個月後交通隊通知阿倫,通過計程車司機資格審核。

女乘客下車,阿倫踩油門前進,將錢放進左胸口袋時瞄一眼後照鏡,「咦!」一個深紅色長皮包躺在後座,阿倫立即將車靠邊停,回頭再確認眼睛沒有花,真真確確是一個女用皮包。他立即迴轉,回到剛才女乘客下車的地方找她,等待十分鐘,女乘客未回頭找尋。他打開皮包,心中默禱:「希望有名片。」皮包裡只有幾張千元鈔票和零錢,沒有名片。
阿倫開車到附近派出所報案:「警察先生,我撿到一個女用皮包。」
「哦!朱先生,又是你,我記得你常常撿到東西來報案。」值班檯警員笑著打開電腦裡的遺失物檔案表格。
阿倫不待吩咐,拿出身分證交給警員複印,他知道這是拾獲遺失物報案標準程序,「這是今年第6次來你們這裡報案。」
「你真是好人!」
「那裡,那裡,這是我們該做的事。」阿倫謙虛地說,「有的皮包或背包裡有名片或證件,我就直接打電話約見面,直接將東西送回給失主,一年也有好幾次,不用麻煩各位警察先生。這次真的沒有名片,又回去百貨公司門口等不到人才來報案。」
「我們馬上通知警廣,相信很快就會找到失主。」警員將身分證還給阿倫:「朱先生,如果半年沒有人領,我們再通知您。」
阿倫繼續在街上攬客,儀表板螢幕跳出Line訊息:「阿倫,恭喜,你獲選今年優秀計程車駕駛!恭喜!」
「真的?假的?」阿倫高興地直接打電話回車隊。
「你加入車隊滿第5年,多次撿到遺失物送交警方招領,符合報獎資格。交通局今天通知得獎,22日局長頒獎表揚哦,穿帥一點上台領獎。」
「好!」阿倫興奮地說:「我要帶太太和小孩去看我領獎。」

「嗶!嗶嗶!」阿倫穿鮮明橘色背心,站在斑馬線上平舉雙臂,一群一群國小學童陸續走過。
「叔叔好!」、「伯伯好!」問好聲此起彼落,阿倫咬著哨子不停點頭,擺動右手示意快點走,「嗶~」一長聲,綠燈變紅燈,他也快步走到校門口人行道。
天空飄起雨絲。
「辛苦!辛苦!」校長撐傘走過來,「感謝朱先生每天都來指揮交通,維護學童上下學安全。」
「那裡那裡,這是我們義交該做的事,我既然被分配到這裡,代表我和小朋友有緣,他們平安上下學,我也高興。」
「這不是耽誤您做生意的時間?」
「還好啦!每天清晨、下午各一小時而已,之後再去做生意不遲。」阿倫脫下背心,向校長微微一鞠躬,「我去做生意啦!」
阿倫吹口哨,開車繞街徐行。
「吱~」一聲長煞車,再加上「碰!」一聲巨響,阿倫心中喊道:「慘了,又撞車了!」他循聲張望,就在車後方路口,一台機車撞進砂石車底下卡在後方兩組巨大的輪胎中間,不見騎士。他迅速在砂石車後方架起警示標誌,提醒後方車輛繞道。
「人在車底下!」一位路過民眾蹲下查看,「可能凶多吉少!」
「我叫救護車。」阿倫馬上撥打手機報案。
消防隊救護車將昏迷的騎士抬上擔架送醫。
「朱先生,常碰到你,真是好心人。」到場處理車禍的警員認出阿倫,「要麻煩您當證人,對了,行車紀錄器有拍到什麼嗎?」
「我車後方有裝行車紀錄器,剛才忙著救人還沒看,可以給你們copy。」阿倫說著抽出行車紀錄器碟片交給警員。
製作完證人筆錄,「朱先生,你這幾年幫忙救護五件車禍,當證人協助釐清案發過程,還原真相,熱心公益。」
「你怎麼知道?」
「電腦都看得到紀錄。」
「電腦都看得到。」阿倫心中心一驚忙問:「還看得到什麼?」
「有啊!」警員指著電腦螢光幕,「幫忙叫救護車救多麼多人,要提報你當優良計程車駕駛!」
「嚇我一跳,別開玩笑了!」阿倫心中忐忑,惟恐警察的電腦真的跳出什麼來。

尾牙季節,深夜時段計程車生意特別好,阿倫連續幾夜在這家大飯店前排班,載著一位又一位滿身酒氣的乘客回家。
「喂!」一位男士扶著女士步履蹣跚開門上車,一陣酒氣吹進車內,男的說:「先送我回科學園區,再送這位小姐回竹東。」遞給阿倫一張紙條,寫著竹東鎮的地址。
阿倫駕車行經清華大學,從後照鏡看到這對男女已經醉倒,女士的項鍊在路燈照耀下不時出現一閃一閃的光芒。他回神小心翼翼地開車,在這寒冬雨夜,視線不佳的尾牙季節,酒駕肇事特別多,他自我提醒:「要小心!」
行抵科學園區,阿倫喚醒男士:「先生,到了。」
男士步伐踉蹌下車:「車錢,她會給你。」
阿倫繼續前行。他的視線每幾秒就看一下後照鏡。她規律地呼吸,呼出濃濃的酒味,一動也不動,只有金項鍊反射路燈光線一閃一閃。
「不要亂想。」阿倫提醒自己。
幾秒後又看後照鏡。她的胸部緩緩地起伏,蓬鬆秀髮遮住清秀潔白的臉龐。
「她幾歲?」阿倫開始胡思亂想,他愈想克制,眼睛偷瞄的次數卻愈頻繁。
「喂,小姐,竹東到了。」他喚起女士。
她倏忽睜大眼睛,推開車門跨步下車,走進公寓大門。
「喂,小姐,車錢,車錢還沒給。」阿倫追進公寓樓梯間,她癱坐樓梯,叫也不叫醒。

阿倫走進銀樓,拿出一條金項鍊,「幫我秤秤看,我要打新的項鍊和墜子。」
「喔,很重,有3兩5錢。」
「我要打成這種樣式的金練子。」阿倫指著展示櫃一條鍊子,「墜子鑲這塊玉佩。」
「預計什麼時候拿?」
「除夕前一天,小年夜,是我結婚25周年紀念日。」
小年夜中午,阿倫到銀樓拿到新項鍊和鑲玉珮的墜子,下午提早回家,想給太太一個驚喜。
「有你的掛號信。」太太給他一封信。
他看信封印著機關名稱是警察局交通隊,將原本要掏出來的金項鍊又放回口袋裡,先拆信。
「朱培倫先生,台端於民國92年間因犯恐嚇取財罪判刑確定服刑,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須廢止執業登記……。」他眼前一黑,猛然想起那天向佛菩薩立下的誓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