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炳南

84

我到台灣時,任上海市佛教會祕書的大同法師,將《覺群週報》從上海帶來台灣,這是太虛大師在抗日戰爭勝利後,於上海發行的一份刊物。旨在宣揚太虛大師革新佛教的思想,大同法師因為匪諜嫌疑遠走香港,一時無人編輯,就由我上陣主編,沒想到我只編了一期,就因為安全上的問題,即無疾而終。
我記得那一期《覺群週報》,有一位信徒送來一份中醫師的廣告,我平時就對中國的中醫師,其醫道是有長處,但是跟西醫的檢驗,應該還是差了一截,因此要在佛教的雜誌上刊登中醫師的廣告,就覺得是落伍,不過我還是刊登了。後來才知道這一位中醫師就是李炳南居士。
敘論佛法 暢說未來
李炳南居士(一八九○~一九八六),山東濟南人。道德學問深厚,是孔子奉祀官孔德成先生的祕書長,在山東省曾擔任過縣長。一九四九年來台,先後擔任中興大學、東海大學、中國醫藥學院教授。
後來《覺群週報》我無法再做編輯工作,就由朱斐居士等人,繼續在台中辦《覺生》、《菩提樹》等雜誌,都請李炳南居士出來領導。
李炳南居士早年皈依印光大師,一生致力於弘揚淨土,念佛至誠,在台中創辦蓮社,每天宣講念佛法門,可以說對台灣的佛教貢獻甚大。那個時候財政審計部部長周邦道、國大代表蔡念生、立法委員董正之等皆居住在台中,都在李炳南居士的領導之下,所以台中的佛教一時就非常的蓬勃。
對於信仰炳老的人,認為他一心弘揚淨土,難能可貴。批評他的人認為他過於執著。佛法不是只有淨土一宗,除淨土之外,還有很多法門,他不應該獨尊淨土,排斥其他宗派,專弘淨土。
由於我編輯《人生雜誌》,及出版小叢書的關係,就和周邦道、蔡念生等,這許多居士常有因緣在一起,敘論佛法,如:
董正之居士曾跪在我的前面不起,一定要我出國修學英文,他的那種盛意殷殷,希望佛教有人才的苦心,令人感動。
蔡念生居士為了編印《大藏經》,我到他家裡訪問時,他的房子其熱無比,當時他只穿一件小小的背心,汗流浹背的在那裡校對藏經。他好多的文章,都在《人生雜誌》上連載。我也為他出版過《鳥獸春秋》一書。
周邦道夫婦,每日持誦〈大悲咒〉,據聞他們誦持的大悲咒水,在台中非常靈感,風行一時。周邦道居士是中華民國第一位高考的狀元,人稱民國狀元。
還有在台北的趙恆惕、鍾伯毅、劉中一、朱鏡宙、屈映光等,他們可以說都是君子,剛正不阿,為國服務。那時候我們的話題,都不談生活的窮苦,都談佛教未來的發展。我和他們來往,就常感覺到為什麼所有的公教人員,不能像他們一樣呢?
居士大德 發心為教
我記得趙恆惕居士,民國元年時,在湖南就是督軍,在政治上自有他的地位。他的隸書功力很高,我求他為我預備要開山的佛光山寫一些字,如「佛光山」、「不二門」、「東方佛教學院」……這些墨寶,他不用兩、三天就都交給我了。他曾經在善導寺跟我們閒聊的時候,說:「現在出家的法師,都不出來領導佛教,從事弘法利生的工作,光靠我們一些在家眾,能發揮什麼力量呢?」
當時對於這位老人家的這種言論,我也感到無奈,只有慚愧以外,又有什麼話可安慰他呢?假如現在他還在世的話,我就可以跟他說,我在你們居士鼓勵之下,我為佛教盡心盡力的程度,也會把一些弘法事務向他報告,可惜現在人天永隔了。對這許多發心為佛教的居士、大德,只有懷念,感謝崇拜以外,也沒有什麼話好說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