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病貴人(二) 南台灣「暖醫」洪國禎 樂為腹膜轉移癌患救星

353
腹腔溫熱化療法圖解。 圖/洪國禎、陳玲芳提供

文/記者陳玲芳
衛福部公布國人十大死因,癌症三十五年蟬聯榜首,而連續多年排名十大癌症之列的胃癌、大腸癌等消化道惡性腫瘤,更令人聞之色變;尤其在高齡化社會,外食人口有增無減,工作壓力、生活習慣與飲食等多重因子長期影響下,大腸癌的發生率已連續十年居冠。
五十多歲謝先生,經常腹痛,到阮綜合醫院就診,電腦斷層掃描查無異狀,但胃鏡檢查卻發現胃壁滿布腫瘤。罹患胃癌的他,經過近十九小時的腫瘤減積手術,包括全胃切除、淋巴廓清,以及大範圍的腹腔腫瘤切除等,緊接著施予腹腔溫熱化療,後續並接受全身性化療。手術後,謝先生得以重拾生活品質,不但進食順利,也活得開心。
五十多歲黃女士,因便祕赴醫就診,經大腸鏡檢出腫塊,切片後確診罹患大腸癌第四期,並有肝臟及腹膜轉移。醫師為她切除癌灶,並施作暫時性人工造口,以便後續治療。當她得知手術結合熱療(CRS ┼ HIPEC),為「腹膜轉移癌」治療的新選擇,決心一試,勇敢迎向抗癌路。
救命套餐 一線生機
阮綜合醫院溫熱治療中心主任洪國禎表示,當腹內器官的癌細胞侵犯臟器,在腹腔內擴散,便被視為癌症第四期,亦即一般所謂「末期」。此時的治療原則,一般多以全身性化療或安寧照護為主。若僅能安寧照護,平均存活時間約三到六個月。病患在生命的最後階段,往往承受大量腹水形成的腹脹、腸胃道阻塞,包括無法進食、嚴重營養不良等痛苦折磨。
然而,洪國禎強調「癌症末期,並不等同於生命末期;因為在第四期裡,仍可進一步區分為早期、中期、晚期」,腫瘤減積搭配溫熱療法,對於第四期中的早期、中期患者,不啻提供了一線生機,稱之為「救命套餐」,實不為過。
知名女外科醫師劉宗瑀,在「小劉醫師 Lisa Liu粉絲團」分享了同院「長頸鹿醫師」的相片,並留言表示,癌症復發、腹膜轉移、肝臟轉移等,很多被一般外科醫師視為畏途的,長頸鹿醫師都一一接手處理,如「胃癌第一到第四期,都有完整治療計畫」。她讚道:「減積手術曠日費時,溫熱化療灌注療法的團隊建立,真是令人非常敬佩!」
溫熱化療 存活率高
根據臨床研究分析,消化道癌症的轉移擴散路徑,可藉由三個方式:血液轉移、淋巴轉移與腹膜轉移。一般傳統化療,主要針對血液及淋巴轉移,至於腹膜轉移,療效仍然有限。以往,台灣醫界在手術中發現腸胃癌症已腹膜轉移,大都做緩和手術,並建議患者「全身化療」或「安寧照護」。
洪國禎指出,近年的文獻已證實,已經發展三十年的腫瘤減積手術與術中腹腔溫熱化療,可以有效治療惡性腫瘤「腹膜轉移癌」的病患。「經過這種組合式治療,患者的存活期,明顯優於全身性化療。」
在歐美,腫瘤減積手術與術中腹腔溫熱化療,已經是腹膜假性黏液瘤與間皮瘤的標準治療;同時,也應用於其他常見的消化道癌,如胃癌和大腸直腸癌與卵巢癌。歐美與日本頂尖的癌症治療中心,也都已經有了這項治療。
洪國禎引述國際文獻研究指出,有做溫熱化療的患者,平均「七年存活率」為八成一,而單純只做手術者,存活率僅三成七,兩者差距一倍以上。主要原因,是術中接受溫熱化療者,可減少日後出現肝轉移、腹膜癌化的可能。
自費百萬 米蘭取經
為提升醫療服務品質,阮綜合醫院前年斥資數百萬元,引進同時通過美國FDA、歐盟CE認證的「全自動腹腔溫暖灌注儀」,並成立跨科別醫療團隊,包括腹腔鏡手術張德銘醫師、開腹式手術洪國禎醫師、直腸外科蔡達基醫師、放射腫瘤科梁雲副院長、血液腫瘤科黃冠誠醫師,專責執行手術及熱療。
身為溫熱治療中心主任,洪國禎為精進醫療技術,近兩年來不惜自費百萬元,赴國外進修。洪國禎表示,手術過程中,須使用腹膜剝離術,並合併切除多處臟器組織,時間長且風險高,「醫師一定得具備純熟技術及豐富經驗,方可肩負醫療救治使命,如實嘉惠病患。」
義大利米蘭國立腫瘤研究所的Marcello Deraco醫師,是歐洲腫瘤減積手術暨熱療的先驅,也是「間皮瘤」治療的世界級專家。去年七月,洪國禎特地前往參訪,向他學習腸係膜腹膜剝離術,深化對「腹膜轉移癌」的治療。
除癌務盡 好比救火
洪國禎強調,「腫瘤減積手術」與「腹腔溫熱化療」的開發,顛覆了腫瘤醫學界的傳統醫療模式,為患者帶來了新希望。根據法國的研究報告指出,大腸癌引發的腹膜癌化,只做手術與做手術┼熱療相比,五年存活率的差異為一成三對五成一,後者多了將近四成。
針對胃癌腹膜轉移患者,法國醫師Glehen、日本醫師Yonemura等醫療團隊的臨床應用,也提出了令人鼓舞的結果:其「五年存活率」為兩成三至兩成七,中位生存期為十五個月。這些結果,在在證明:腫瘤完全切除,增加了腹腔溫熱化療的功效。
洪國禎說,所謂腫瘤減積手術,是指大範圍腫瘤切除手術,包括原發腫瘤與腹腔轉移的腫瘤一併切除。手術切除範圍,視腫瘤侵犯程度而定,可能切除的器官有腹膜、胃、脾臟、膽囊、小腸、結腸、直腸、卵巢、子宮等,手術過程需要十二小時以上,也考驗著醫師的體力與團隊默契。
至於腹腔溫熱化療(HIPEC),則需包含三項要素:一是將溫度提高至攝氏四十一至四十三度;二是化療藥物;三是治療時間。而溫度提高本身,即可抑制癌細胞,同時破壞癌細胞的細胞膜,增加其通透性,讓化學藥物得以長趨直入,殺死癌細胞。
洪國禎形容這「好比救火,先以電鋸割開鐵門再用水灌救;高溫與高濃度的化學藥物,如同強勁的水柱,才得以進入細胞質或細胞核內,一標中的,一舉殲滅火源」。
高雄阮綜合醫院成立跨科別醫療團隊,專責執行「腫瘤減積手術」,術中並使用「自動腹腔溫暖灌注儀」進行溫熱化療,迄今已完成近百病例。該院「溫熱治療中心」主任洪國禎醫師,是病人眼中的「暖醫」(仁心仁術的暖男醫師),為推廣此一「救命套餐」,他不但前年於臉書成立「長頸鹿醫師」粉絲專頁,日前更以「永不放棄的人生」為題,接受在地電台專訪,苦口婆心,鼓勵腹膜轉移癌患,及早積極治療,延長寶貴生命。

南台灣「暖醫」洪國禎
圖/洪國禎、陳玲芳提供
南台灣「暖醫」洪國禎
圖/洪國禎、陳玲芳提供
洪國禎醫師與歐洲腫瘤減積手術暨熱療的先驅Marcello Deraco醫師合影。
圖/洪國禎、陳玲芳提供
洪國禎醫師與歐洲腫瘤減積手術暨熱療的先驅Marcello Deraco醫師合影。
圖/洪國禎、陳玲芳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