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靖讓國父也穿越借樂高玩具之力

50
「國父孫中山也穿越了時空,由清朝來到現代,面對政黨要移除他遺像問題,該如何面對呢?」圖/粉黃整合影音提供

文/郭士榛
「國父孫中山也穿越了時空,由清朝來到現代,面對政黨要移除他遺像問題,該如何面對呢?」令人驚奇的是,以國父為主角的《中山路二段》這部影片並非真人演出,而由樂高玩具加3萬多張照片創作出的「逐格動畫」,是叛逆導演王靖的傑作。他表示,並不想用說教方式呈現,而是希望大家能藉由樂高玩具,看到他對於台灣這個紛亂土地提出的想像。
逐格動畫《中山路二段》曾獲得7項國際影展,以及西班牙巴塞隆納星球影展「最佳動畫片」, 「逐格動畫」的樂高動畫,技藝如同傳統書翻頁人會動起來的概念。「逐格動畫」並不是新創的視覺方法,是台灣在2000年榮獲第17屆芝加哥國際兒童影展電視類最佳動畫片大獎《虎姑婆》的創作手法,而今《中山路二段》只是將隱沒15年的傳統技藝「逐格動畫」再現世界舞台。王靖說。
讀者會想,這麼厲害的導演,一定是攻讀導演的高材生吧!「我大學時期學的是合作經濟與金融,與拍片創作毫無關係,在大學那幾年,並不認真唸書,就有興趣和同學一起到處拍攝短片,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他從小不愛唸書,靠著小聰明而非真智慧,卻可通過大小考試,渾渾噩噩過生活,直到服兵役後,王靖細想未來,不該浪費時間,於是和過去渾噩劃出分水嶺,確定未來要積極做好自己。
一切歸零後的王靖投入自己喜歡的產業,考入一家廣告公司成為工商廣告製片組一員,由基層做起,學拍攝、剪接,有空檔就多學多問,「正好當時有位剪接師很願意教導年輕人,讓我快速進步。」1年後,王靖憑著初生之犢的勇氣,「就是一股衝動,下定決心自己創業,我認定,要以負責任的態度,滿足每位業者。」於是「粉黃整合影音」公司成立了。
這名稱,來自於他喜歡粉黃,太太喜歡粉紅,兩人無法決擇,花了100元,找了一位算名字老師認為,「粉黃」給人開朗又決斷的感覺。公司成立6年,王靖一邊接案打造自己的品牌,一邊進行各種創作,為了不要有成本壓力,王靖沒有養任何員工,都是以接案子合作方式完成工作。喜歡反省自己,關照自己的王靖說:「我工作時最大缺點是凡事親力親為,會讓員工和自己都承受著壓力,大家反而工作都不快樂。甚至未來連朋友關係都會被破壞。」王靖開心表示,不養員工,心中無壓力,反而因為接案子關係,他周邊有很多朋友,都是拍攝、剪接、特效、音樂、製片、行銷等技術專業人士。
當其中4至5位專業朋友,知道王靖不只資金獨立自籌、全片自導自演獨立製作,非常辛苦,他們不在意接案收入,反而是以貢獻創意一起工作,因而王靖說:「《中山路二段》不是我一個人的想法,是大家一起討論出來的結果,大家都投入很多心血。」
3年前,他27歲時,一個偶然機會看到公視得獎作品《虎姑婆》黏土動畫,「覺得好酷噢!」心想這也是台灣過去的傳統技術,如今被市場淹沒覺得可惜「自己很想搞懂它」,但因是失傳技藝沒有老師、前輩可學習,真是無門可入,「我碾轉到大陸找到一本如同電話簿般又大又厚的書,就談逐格動畫,我花了2天時間讀完,且吸收了很好知識。」有了心得,王靖開始試做,邊做邊學習,慢慢得到技術,可說自學而成。
有了技術卻沒有內容,也無法展現創意,就在王靖挖空心思找故事時,有天王靖因開會早到,就到公司對面網咖看看「卻在網咖看見一群已打了整夜電玩的年輕人在吵架,忽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如果孫中山看到了現在有那麼多年輕人整天安逸的生活,沈迷於網咖成天打電動,他會不會還想革命?於是我就想到了這個題材,讓孫中山成為穿越劇主角,與當代魯蛇產生衝突與對話。」
和平共處 模糊議題的銳利感
《中山路二段》整整拍了將近半年,使用了31680張照片才完成台灣難得一見的逐格動畫長片,一路突破了技術上的困難。王靖用台灣日常的場景和小人物鋪陳故事,他說,整部影片下最多功夫就是如何讓不關心政治的人,有興趣看下去,用樂高說一個嚴肅話題,除了本身熱愛,也為了模糊議題的銳利感。
自稱宅男的王靖也砸10萬元買樂高,全在長和寬各1.5公尺的平台上完成拍攝,上面是由樂高組成的城市;而逐格影片,由每秒至少由24張照片組成,22分鐘的短片,需按下3萬次以上快門,王靖表示,拍攝時正是夏天,難度在不能幌動,要在穩定中拼起樂高,移動人物和物件都需非常小心外,也不能開風扇和冷氣,他和助理2人,真揮汗如雨的在拍攝。
王靖表示,台灣太習慣二分法,總愛把事情放在某個歸類裡,非藍即綠,只能在謾罵、衝突中找到溝通之道,他希望大家認知和平共處才是台灣進步之道。
自我醒覺 由渾噩中清醒 加倍活出目標
《中山路二段》故事內容來自於「一群年輕人在網咖吵架……」,也因而讓王靖想到青少年的教養問題。他認為,青少年正是叛逆期,父母要以陪伴、溝通方式和孩子相處,千萬不要採高壓、嚴管手法,會適得其反;王靖同時提醒青少年,「任何體驗都可嚐試,只有毒品千萬別試,那只會讓你跌入萬劫不復之地。」父母也要拿出鐵腕,幫助孩子拒絕「毒品」。
王靖很感謝開放又民主的父母。當時年少也喜歡逛網咖,父母會告訴他不好之處,並不會嚴格控管,反讓王靖懂得自我約束,偶而和同學去玩玩也見好就收,不會沉迷。「父母不能太保護孩子,否則自立後無法面對挑戰,也沒勇氣解決問題。」王靖說,年輕時可以體驗和嚐試不同生活、興趣,他大學時也曾磋跎歲月,但當工作時,他由渾噩生活中清醒,反以興趣當正業,加倍努力,活出自己目標。
他也感謝父母,從小讓他學習各種藝術課程,像是學樂器、繪畫等等,使他製作逐格動畫《中山路二段》時,因為聽得懂音樂、特效等專業人士的語言,以致工作愉快,進度順暢。
父母愛自己孩子是天經地義事,王靖卻說,父母的愛有時會讓子女停止進步,像是王靖的父親對他衝動出來開業一直都質疑是否會成功,但在阻止同時又想幫助他,「爸爸告訴我,開業需資金不要向銀行借,找爸爸就可以。」但王靖卻仍向銀行貨款,「我會善意拒絕父母的好意。」因為還銀行錢是他努力的動力,若像父親伸手,反而會因有靠山退路而失去積極的動力。
開拓未來 以戲謔有趣節奏 生生世世結善緣
逐格動畫《中山路二段》是描述孫中山來到現代後遇到的問題,依傳統儒家思想,人們要尊重國父,但現代人思維不同,因而片子是以戲謔有趣節奏,探討現代社會責任。網路播映後風評很好,王靖表示,若要再拍製一次卻很難為,因為一切的劇本構思、樂高的架構與拍攝技術,都藏在王靖腦中,他沒有寫成說明書,所以沒有成員可以分享此知識。
因為製片拍攝因素,王靖多悶在工作室,鍾情樂高克服拍攝技術難度,現今技術完成,未來王靖也認為應開拓自我,向外增加人際關係,甚至願意接觸有學習意願的年輕人,探討未來合作的可能性,也思考如何傳承,將樂高動畫規模再玩大些。王靖說,很多年輕人支持他,接觸後才知年輕人對樂高動畫都有興趣,其中一位才16歲,他的作品令王靖眼睛一亮,內心很看好他。
自稱宅男的王靖,喜歡和自己討論「生死輪迴」、「生命的存在」等問題,「我是無神論者,但卻相信生命輪迴。」前段時間,王靖工作伙伴的年輕弟弟潛水往生,朋友圈都受到震撼,有天王靖為找個要拜訪的地點,向路人問路,猛然發現這路人和年輕弟弟太像了,思緒不覺混淆,只想這是否冥冥中安排,那人形象烙印心中,也像時空穿越。王靖表示,生命輪迴之說,讓他更懂得愛惜自己生命,也善待身邊親人、朋友,生生世世結善緣。

《中山路二段》拍攝王靖砸10萬元買樂高,該片全在長和寬各1.5公尺的平台上完成。圖/粉黃整合影音提供
《中山路二段》拍攝王靖砸10萬元買樂高,該片全在長和寬各1.5公尺的平台上完成。圖/粉黃整合影音提供
逐格動畫長片《中山路二段》片頭 圖/粉黃整合影音提供
逐格動畫長片《中山路二段》片頭 圖/粉黃整合影音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