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人物1 沃凡與雷克斯的 另類社運很搞笑

13

文/楊慧莉
半世紀前,普普藝術大師安迪沃荷因看見媒體的力量,而預言「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鐘」;而今,一語成讖,不少人憑著創意,藉由媒體,一夕成名,而且不只十五分鐘。即日起推出風雲人物系列,介紹時下竄起的新聞焦點人物,他們的故事或耀眼或讓人嘖嘖稱奇,背後理念亦值得深究。首度登場的是俄羅斯搞笑二人組沃凡與雷克斯,他們最近惡整了氣焰囂張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利,靠的竟是詐騙電話……
製造新聞
惡作劇電話瞞過眾名流

 新聞事件❶:烏克蘭飛官
薩夫申科中止絕食抗議
前年三月中旬,烏克蘭飛官薩夫申科(Nadiya Savchenko),在接獲一封聲稱來自烏克蘭總統府的信後,終於結束多日在俄羅斯獄中的絕食抗議。
先前,薩夫申科被指控在烏東戰事中協助殺害兩位俄羅斯記者,因而遭俄羅斯俘虜打入大牢,並被判處二十二年的徒刑。
不過,事後發現發信單位並非烏克蘭總統府,而是俄羅斯目前最有名的搞笑二人組沃凡(本名:Vladimir Kuznetsov)與雷克斯(本名:Alexei Stolyarov)。
一度薩夫申科的絕食抗議讓人擔憂起她的健康,沃凡與雷克斯突發奇想,假冒烏克蘭總統府官方,打電話給她的律師,詢問可否在某個約定時間打進牢房跟薩夫申科說話,在律師回絕不可能後,卻得知可改以書信方式聯繫。
於是,他們隨即擬好信件內容,並上臉書徵求譯者,三十分鐘後就有十一位網友回應,在他們遞出信件內容後的一小時內,烏克蘭的譯文就回來了。接著,他們把譯文交給薩夫申科的律師,由他隔天一早帶往監獄。
結果,薩夫申科儘管被騙,但也終於結束絕食抗議。而沃凡與雷克斯在真相大白後,也與薩夫申科的律師槓上了。後者揚言要將他們二位提告定罪。
新聞事件❷:美國駐聯合國大使
海利曝露外交無知
去年十二月十八日,聯合國安理會針對一份「反對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草案進行表決,表決結果為十四票贊成,一票反對,但美國動用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否決權,而讓草案未獲通過。聯合國大會見狀,隨即於二十一日召開緊急特別會議,就一項關於耶路撒冷城市地位的不具約束力決議草案進行投票,結果以 一二八票支持、九票反對、三十五票棄權獲得壓倒性通過,有二十一國未出席表決。在表決前一天,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利(Nikki Haley)還在推特語帶威脅的表示:「明天將有一場表決,批評我們的選擇,美國都將記上一筆。」
此外,海利稍早也曾以激烈的言論回應聯合國的杯葛表決。儘管是代表美國發聲,海利在安理會上獨排眾議、不可一世的強硬態度,全球都看到了,也已被搞笑二人組盯上,成為惡整的對象。
於是,在聯合國宣布「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首都」為無效之舉後的幾小時內,海利便接到沃凡與雷克斯的問候,但她卻誤以為是波蘭總理打來的。由於波蘭在表決中棄權,海利一開頭就表達由衷的感謝之意。儘管對方只是棄權而非認同美國的做法,但她覺得「此舉令人難忘」。
接著,沃凡與雷克斯話鋒一轉,問起中國南海島國「畢諾莫」(Binomo)的緊張情勢,「妳聽說過畢諾莫嗎?他們已經宣布獨立了,我們猜是俄羅斯介入的關係。」
海利頗表同意的說:「是啊,我們正在密切注意,會在處理南海議題時持續關注。」
但,畢諾莫根本就不存在。
山寨波蘭總理繼續追問,讓海利不疑有他的侃侃而談她對俄羅斯的看法:「他們到處插手,製造動亂,但我們能搞定他們,會提醒他們認清自己的位置(place)。」
結果,這段通話隨即上了網路,讓俄羅斯外交部長在臉書留言:「海利啊,妳確定要俄羅斯記得它在全球各地的位置(places)嗎?」
這下,這位被視為未來有可能問鼎美國總統大位的媒體寵兒(海利)糗爆了。事後,海利的發言人針對媒體詢問,只回說「目前無可奉告」,並未否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遭電話詐騙。
想知道更多就自己來
多年來,沃凡與雷克斯這對搭檔打了許多惡作劇電話給公眾人物,而且從二○一二年起加高等級,像是二○一四年六月假冒前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Yanukovych)之子的身分,打電話給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二○一五年九月假冒現任俄羅斯總統普亭的身分,打電話給英國老牌歌手艾爾頓.強(Elton John)等。
相對於記者追新聞的做法,雷克斯說:「新聞記者會忽略一些事情,但我們又不是記者,想知道更多,就偶爾製造新聞囉。」
於是,他們找到對象,就去鬧一鬧,看看能從對方的言談中挖出些什麼。對他們而言,有名的電視製作人、說唱歌手、電視記者等都會極盡娛樂之能事,把事情變得好玩有趣,他們為何就不行?

背後理念
極權主義下亦能有所為

有別於台灣的詐騙電話,俄羅斯的不一定騙錢,卻有一段可追本溯源的史料。據說,約三十年前的春天,一位叫做波各摩洛夫(Alexander Bogomolov)的電腦中心職員因一個大學生打錯電話,而成為往後二十年被人接二連三騷擾的對象。波各摩洛夫很倒楣。他是第一位遭詐騙電話社群下手的目標,且讓人食髓知味的不斷找上門,儘管多次搬家和換電話都沒用。但第一位騷擾波各摩洛夫,且將前十通騷擾電話轉成錄音檔的人現在卻「有權有勢」。據雷克斯所說,此人目前從事消費製造業,且跟警方密切合作,而他與沃凡常跟此人碰面,此人還稱許他們把惡作劇電話轉成社會行動力。
行動獨立自主
某種程度來說,沃凡和雷克斯的詐騙電話似乎總是符合俄羅斯當局的旨趣,薩夫申科的律師甚至指控他們與俄羅斯聯邦安全局有勾結。但他們曾在專訪時宣稱,自己跟克里姆林宮或俄羅斯聯邦警政署無涉,儘管坦承非常喜歡總統普亭的高層幕僚蘇爾科夫(Vladislav Surkov)。雷克斯說自己是蘇爾科夫的粉絲,甚至把偶像的肖像擺在廚房,跟總統的並置。當他坐在廚房,看著這兩位,就會有靈感。
搞笑二人組也對近年來在俄羅斯發展的一些運動表達看法。沃凡認為,一旦運動來自高層,就沒搞頭了;「所有事都靠預算,就半調子。但我們自己草擬計畫,不用跟誰報告。」
二○一二年,俄羅斯發生大規模示威,搞笑二人組便決定要打一些「有社會意義」的惡作劇電話。雷克斯說自己原本是支持反對黨的,但看到幾個反對黨人物又嗑藥又搞色情的錄影帶後,心想,這些人說什麼要改革,得了吧,他們可能更腐敗。對他們而言,作為一個反對黨,可是要潔身自愛的。
而搞笑二人組的惡作劇電話,主要是激起對方的負面反應,讓這些名流「真情流露」,無所遁形。
分寸自有拿捏
沃凡和雷克斯對於要開誰的玩笑,可是有所選擇的。舉例而言,他們不騷擾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除了他時運不佳,錯失了重要機會,不該再落井下石外,最重要的是此人也怕接電話;他們也不敢打攪俄羅斯車臣共和國總統卡德羅夫(Ramzan Kadyrov),槓上他就像槓上普亭,是會造成國家動盪的。
「惡作劇社群總有一些規則得遵守,像是要無傷大雅、不對總統無禮、也不探人隱疾。」沃凡說。
另外,雷克斯坦承,曾閃過要電打教皇的念頭,但後來打住了。但如果換成是俄羅斯東正教大牧首基里爾(Patriarch Kirill),他們也不想,因為他們有條「不羞辱信仰者情感」的規矩,也深知基里爾一定會覺得被冒犯。此外,他們也不覺得嘲弄宗教有趣。
「去鬧大牧首像在播撒宗教騷動的種子,但你知道,我們還比較想去跟普亭和蘇爾科夫聊聊呢。」雷克斯說。
但不管他們打電話鬧誰,前提都是以社會利益為考量。
一切維持低調
幾樁搶眼的新聞事件讓搞笑二人組成為名人,但兩位很低調,不太想談論自己,只知沃凡出生於一九八六年,法律系畢業,曾受雇於莫斯科一家小報,訪問過一些俄羅斯名流;雷克斯則有經濟學系學位,曾與一些商業機構合作共事,當業務蒸蒸日上時,發過一筆小財。
至於他們如何取得眾名人的電話號碼?他們無可奉告,但表示,只要動動腦就好!「一般人對俄羅斯的情治單位都有刻板印象,以為高深莫測,但其實只是沒人去破解罷了。」雷克斯說。
雖然沃凡和雷克斯的工作與俄羅斯安全局無關,但他們綿密的通聯組織滴水不漏,也類似安全局了。「我們有一些特工,甚至不知道在為我們工作;我們的聯繫網是串連式的,一步步指引到目標對象。我們有一組特工提供知情人士的訊息,然後我們再根據這些知情者所說,作出結論,展開下一步。」雷克斯說。
與電視台合作
儘管行事低調,但沃凡和雷克斯為了擴大社會影響力,也跟國家電視台合作,像是製作一個約三十分鐘的談話性節目,每集都集中於一通惡作劇電話,讓受邀的專家來賓來討論。
「我們不是線上類的人物,只是把我們的電話錄音以獨家方式賣給『生活新聞台』(LifeNews)。當然,這也不是什麼宣傳,只是會獲得電視台的小小謝禮。」沃凡表示。
「而且也沒版稅,要是替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做事,應該會多些吧。」雷克斯補充說。
「對啊,還會是美金呢!」沃凡說。
「噢,我現在卻只能賺盧布!」雷克斯說。
即便兩人一搭一唱,對於報酬頗有微詞,但他們都很滿意自己的工作。「我身上的衣服讓人聯想起喬治.歐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我在義大利買了這件,因為在莫斯科可要花三倍的價錢。歐威爾以寫下極權主義而聲名大噪,我們都很反對極權,但如果你不幸墮入這種國家,你還是可以表現不凡的。」於專訪時身穿印有「一九八四」字眼T恤的沃凡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