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草 一點露天公疼憨人 (下)

107
記得母親說我出生時,臍帶繞頸,因在娘胎裡憋氣五天才生出來,所以臉部是紫黑色的,當時親人們都要放棄了,說:「養不活啦!」只有母親和祖母拜託產婆一直拍打我的屁股,終於哭出聲音來,因為母親的堅持我才活下來。 圖/義守大學應日系創系主任釋依昱

文/義守大學應日系創系主任釋依昱
記得母親說我出生時,臍帶繞頸,因在娘胎裡憋氣五天才生出來,所以臉部是紫黑色的,當時親人們都要放棄了,說:「養不活啦!」只有母親和祖母拜託產婆一直拍打我的屁股,終於哭出聲音來,因為母親的堅持我才活下來。
當時因為醫療不發達,母親的肚子痛了五天,母親和外婆一直持唸觀世音菩薩聖號,母親說是觀音菩薩保佑,所以我是佛祖、菩薩的小孩,因此我要出家時,她力排眾議,我才能成為佛門中的一分子。每當母親到寺院禮佛,我的師兄們總說:「昱媽媽您好!」母親很開心的說:「生一個出家的小孩,卻有一千多個出家人叫我昱媽媽,實在太值了!」
民國九十九年教育部推廣高齡者上大學的計畫方案,我申請到樂齡大學的計畫。讓五十五歲以上的人可以到大學來上課一年,免學雜費,授課老師的鐘點費則由教育部支出。當時由於學校在山上,招生不容易,您為了支援我主持的樂齡大學,不辭辛苦遠從台北來高雄,成為樂齡大學學員最高齡學生。
從開學典禮到結業典禮,雖然上課的時數不多,但您永遠保持開心的笑容和其他的學員互動良好,尤其戶外教學,雖然您膝蓋不好,走路走得慢,就算是拄著雨傘當拐杖,您依然興致勃勃地參加。告訴我不用擔心,先去照顧別的學員,細心體貼的替別人著想,處處與人為善,就這樣「昱媽媽」也成為學員們的典範。也因為有母親您的參與,樂齡大學上課的氣氛更加的祥和安樂。
常聽人家說,老人在臨終前半年就會有預知的能力。二○一六年的八月底,本山舉行親屬聯誼會,妹妹帶著您來參加,您提到未來往生佛事由我全權處理,當時我總覺得說得太早。可是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有預感。尤其在二○一七年年初一,您突然昏迷不醒,家人緊急地將您送到醫院急診室,過了一段時間您卻自己醒過來了,就說沒事了回家吧。冥冥之中好像要告訴我們一些訊息,只是,兒孫輩們似乎都沒有察覺。
在加護病房中,我一直握者母親您的手,跟您說話、誦經給您聽,您那溫熱的手也不時的會回握我一下,在臨終前三天,您的手和腳不再動了,手心的溫度也漸漸的不再那麼溫暖,我用藥師油擦著母親您的手腳,用心的按摩手心、手背、腳掌心、腳背、腳踝,希望能提升一點溫度,祈求藥師菩薩加持讓母親能夠病苦消除、恢復健康。
二○一七年五月十九日星期五,有一位師兄來探訪母親的情況,我提到母親好像在等待什麼,這位法師說:「老菩薩的佛事,要嘛!在水陸法會前,或在水陸法會之後,若是在水陸法會期間,北區的法師們都在忙,時間上可能就比較難圓滿囉!」第二天正要前往醫院,就接到通知,當我趕到醫院,母親安詳地閉上眼睛,好像在告訴我們,她終於解脫病苦,要前往極樂世界!總感覺,母親已選好和我們告別的日子,也趕上參加北區的水陸法會。
回想起母常說:「一枝草一點露,天公疼憨人」,心中就會有一道光明,人生前途希望無限!
父親曾經商失敗,母親很辛苦地在維持一個家庭,也常常三餐不繼,不知道明天的早餐在哪?但母親仍會把第二天早上要吃的食物布施給窮人或乞丐。
她常常告訴我們,我們今天晚上還有東西可吃,可是有人就要挨餓了,這樣善良的母親一直以身教、言教告訴我們為人處世要慈悲,所以在母親薰陶之下,二個妹妹也都有一顆善良慈悲的心。自己難過的時候,母親也會說:「一枝草一點露,天公會疼憨人的。」每當聽到這一句安慰的話就覺得愁雲慘霧的心,一下子豁然開朗,溫馴的陽光照了進來,未來光明的大道在等著我們。
生活在日據時代沒有念過書的母親,會用五十音來注音學習經典,記得我在教母親《普門品》的時候,她就用日文平假名「 あいうえお」一個一個的注音,學會了《普門品》和《阿彌陀經》,母親的智慧以及對佛法的信心真是讓人非常敬佩。二○一○年的親屬會拍團體照時,母親就站在大師的旁邊,她興奮得好幾個晚上都跟我說:「真是天公疼憨人啦!」 她好開心喔!
凡是有修行的人,他的智慧會愈高,也就愈能了解因緣果報的法則。所謂「明因識果」,母親對於因緣果報的道理看得非常清楚透徹。諺云:「菩薩畏因,眾生畏果。」菩薩洞燭了一切法的因緣性,所以不會再造惡因、受惡果。無明愚痴的眾生,因為不了解因緣果報的法則,不知自己的苦果是因為自己的愚痴無明,起惑、造業然後招感苦果。智慧與愚痴只在體悟「因緣果報」的業力,一線之隔。
而母親的智慧,在人生的旅途裡,已為自己與家人累積無盡的善因,僅以此文感謝母親帶領我來到人間,更為子孫們種植了無盡的善因好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