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心 園

38
「茶花」落了一地的粉紅花瓣。圖/李欣

文/李欣
新年的伊始,我居住的城市風和日麗。鳥兒,許是瑟縮避冬於窩巢,不若盛夏時節吱喳跳躍地擾人清夢,晨光靜靜地灑在枝頭上,枝椏沐浴在冬日的暖陽中輕盈搖曳,以旭日揭幕,有光、有溫度的璀璨新象。
趁著難得的晴天,悠悠晃晃在我的「心園」,它是一座養心、淨心的園地,座落在我的門庭、我的窗邊。倘若沒有它,生活將無所寄託,靈魂也將無所倚靠,我的人生必黯然失色。躲匿的蜥蜴、鳥雀、蜂蝶們啊!繁花,可是不畏寒冬的依然嬌艷綻放。
「蔓性玫瑰」有著極坎坷的身世,直教人掬把淚的同情, 因為帶刺的玫瑰非人人愛,遭情人背棄的女人說它不適合栽種此地,挪移至第三處才得以落根,這萬般艱辛實屬不易啊!但多情的怎會是在隆冬嫣紅的玫瑰?
「桂花」如果你已聽聞我述說無數次有關秋桂的情節,請再聆聽一次,因為那使人迷醉的清香,永遠不嫌膩。和桂花的感情,是一種近乎盟約的交心,遲來的秋雨,教它幾乎臨冬才冒出花簇,總算黃燦燦滿綴於葉腋,依約而來的香,可延續數月。看那抽長的嬌嫩新芽,也萌發於心上,是象徵希望蓬勃的新葉。推窗拂來的香、浸入清茶的香,可寧心靜氣。
百變女王「茶花」,我願為它撐把傘抵擋風霜寒雨,那層層疊疊、薄如蟬翼的粉紅花瓣,有教人憐惜的美,落英繽紛於一
地時,才明白養護了泥土與草地的落花,那才是有情!「正黃旗」則是茶花界中稀有而珍貴的品種,可是種了八年才等到第一次花開。
「水蓮木」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是喜高溫的水蓮木,秀麗雅緻之姿、華麗的紫,提振了冬日萎靡的精神。可那看似挺立的姿容,其實只有一日光景,翌日便闔閉。有細齒狀葉緣的枝葉生長快速,得經常修剪,某種成分總引我噴嚏連連,卻也樂此不疲。
「毬蘭」目前已收集近二十品種,購買時皆未有花苞,因此盼到花開自是驚訝的狂喜,看那精緻小巧花朵,卻有豐滿的喜悅,每款毬蘭皆有其獨特的香味。如果你曾有過眼巴巴的盼望,便不會因我慟於醞釀一個月的「雲葉毬蘭」未開即落地的花苞,流下悵然若失的淚水時,嘲笑我是「林黛玉第二」!或許是季節已不易花開,但仍有這不知名的花種盛開在凜冽的冬,格外令人振奮。
流連在花叢間的故事還很多,有人生的悲喜、等待的痴迷,它們屢屢以美色、香氣的真本事魅惑我的心與眼,即便在蕭條的枯冬都如此動人,那麼有百花齊放的春色怎不教人引頸期盼!待蟲鳴鳥叫也歸隊,豈不熱鬧!

毬蘭 圖/李欣
毬蘭 圖/李欣
水蓮木 圖/李欣
水蓮木 圖/李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