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玻璃天花板 美國首位戰區女司令前途看好

29
羅賓遜(圖中穿裙者)統管美國北方司令部,責任範圍從阿拉斯加州到加勒比海沿岸等,負責美國本土防衛。圖/摘自美國空軍官網

文/曾依璇、曹宇帆、戴雅真
美國軍階制度規定,唯有戰時才授予五星上將軍銜,平時四星上將是最高軍階,而四星女性上將、美國北方司令部(USNORTHCOM)指揮官羅賓遜(Lori Robinson),則是美軍戰區司令部的首位女司令。
軍人家庭中成長
從軍原不在人生規畫
羅賓遜的父親就是空軍上校飛官,越戰期間曾駕駛F-4幽靈式(F-4 Phantoms)戰鬥機和F-101戰鬥機。這位女將軍說,父親高齡八十好幾,每天仍保持嚴謹且一絲不苟的軍人本色,最佩服他身材沒走樣。
當然也最心疼媽媽,當年爸爸投身戰鬥,媽媽帶著他們五個小孩,搬遷至新罕布什爾州,羅賓遜是老大,與老么相差六歲,少了父親支撐,媽媽得打理家計、照料這些小蘿蔔頭,女將軍說,真不知道當時媽媽怎麼辦到的。
十八歲高中畢業那年,家人勸她可考慮效法父親入伍從軍,羅賓遜卻覺得,打小在軍人家庭中長大,覺得人生應該有些不一樣的歷練,於是決定就讀新罕布什爾州大學,期盼學成後謀個教職。
即使如此,羅賓遜並未完全割捨和軍旅的牽連,一九八二年她加入大學預備軍官訓練團(ROTC),或許是冥冥中注定,這位女將軍當時厭倦了校園,決定投身軍旅,於是來到了空軍,卻從事當時在軍中被認為最沒有前途的守雷達工作。
不過誰也沒想到,羅賓遜就此發跡而且歷經十度升遷,最後晉升至四星上將,連她自己都說,以當時的職務與職位,能掛階少校已是夠幸運,爬到中校難以置信,官拜上校真的可以得意地笑了。
一九八五年是羅賓遜軍旅生涯發展的關鍵時刻,那年她晉升隊長,得到前往位於內華達州奈里斯空軍基地(Nellis Air Force Base)的空軍戰鬥武器學校進修機會,她在那裡遇見了伯樂。
羅賓遜回憶,當時有位指揮官對她說,她似乎沒發覺自己具備卓越的領導能力。長官的鼓勵使她開始認真考慮,把投效空軍當作職業生涯的重要一環。羅賓遜日後果真回到空軍戰鬥武器學校,擔任中隊指揮官,管理所有到此參與紅旗(Red Flag)演習的數百名男飛官,並視他們為手足弟兄。
繼女飛訓墜機身亡
化悲痛為力量更上層樓
羅賓遜之後與空軍雷鳥(Thunderbird)飛行表演隊的飛官大衛(David)締結連理,大衛也是官拜將軍,他有個女兒,羅賓遜雖是繼母卻視她如己出,疼愛有加。大衛的女兒也夢想身穿藍色軍裝駕駛戰機翱翔藍天,可惜二○○五年九月某次飛行訓練,她失事墜機全身大面積燒傷,躺在醫院與死神搏鬥一百十一天,仍回天乏術。
這對大衛與羅賓遜是沉重打擊,但女兒與死神搏鬥近四個月期間,不但未抱怨自身遭遇,反而積極振作、不放棄一心想要回到行伍裡,這種精神激勵了羅賓遜要證明巾幗不讓鬚眉不是說說而已。二○○七年,羅賓遜獲拔擢為E-3預警機聯隊指揮官並晉升准將;二○一一年晉升少將,是美國空軍對聯邦眾議院的代表;二○一三年晉升中將。
如今,羅賓遜統管美國北方司令部(美軍六大戰區司令部之一),負責協調和加強美國本土防衛,並提供救災支援,責任範圍從阿拉斯加州到加勒比海沿岸部分地區。
北方司令部負責美國本土防衛,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羅賓遜被委以重任,預示著她是下任美國空軍參謀長的可能人選之一,而空軍參謀長是美國空軍軍銜最高職位,羅賓遜能否更上層樓再創傳奇,備受期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