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女兵比例全球前段班 性平意識仍待內化

29
軍備專家李格朗─拉侯許(圖)是法國首位女性四星將軍。圖/照片擷自法國政府官網

文/曾依璇、曹宇帆、戴雅真
法國國防部二○一五年統計,法國軍隊二十萬二千九百六十四名軍人中,有三萬一千四百二十四名女性,占軍人編制的百分之十五點五。是全球擁有最高比例女性的軍隊之一,僅次於以色列、匈牙利和美國。
僅少數職位限定男性
卻仍少見女性將領
從部門來看,女性比例最高的單位是軍隊醫衛部門,占百分之五十七點九;其次是空軍、海軍等占百分之五十五點八十二。若單看海外軍事行動(OPEX),女性軍人參與的比例更少,只有百分之六點七。
在法國,女性幾乎可在任何單位服役,只有極少數職位限定男性,如潛艦上的職位和機動憲兵連的士官職位。
但法國國防部已規畫將開放潛艦職位給女性參與,初期將採實驗性質。即便女性幾乎可在所有單位服務,有些任務仍少由女性負責,如裝甲戰鬥、步兵戰鬥、維修、海軍陸戰隊士兵、反潛艦探測等;相對的,有些部門女性很多,如人力資源管理、行政、電訊系統等。
以階級來說,女性士官約占整體的百分之十七點四、軍官占百分之十四點五,將級軍官僅約百分之五。
法國國防部在三月八日國際女權日發布一篇文章,內容是訪問負責高級官員平權事務的阿諾(Pierre Arnaud)。他說,法國去年有三十名女性將級軍官,今年還要再增加五名,但這個數字僅占所有將級軍官的百分之五。
二○一四年,五十三歲軍備專家李格朗─拉侯許(Monique Legrand-Larroche)成為法國第一位女性四星將軍,她當年五十三歲。獲任命領導軍備局(DGA)的軍備行動,工作內容包括管理、規畫法國的軍備取得和工業發展。
《星期日報》(JDD)報導,她從小就對數學很有興趣,本以為會成為一名科學研究員,後來才動念從軍;在她眼中,軍隊就像數學一樣單純而不掩飾,且軍人為國家和人民服務、保衛家園的概念,特別讓她有共鳴。
一九八二年,李格朗─拉侯許考上巴黎綜合理工學院,那年只有二十七名女性和三百三十名男性考進這所法國最好的工程師培育學校;她直到取得理論力學博士學位後,才進入軍備局。
在法國政府官方網頁上,她自述,她的事業成功有賴於與丈夫的相互配合和協助,「我們成功地在各自的職涯和孩子之間找到了平衡」,她認為職業女性做事必須更有效率、更有組織力,「一名職業婦女不能允許自己在會議中浪費時間」。
她也認為,法國的男女平權可以做得更好,這些年雖有進步,但進步得太慢。
性騷擾、軟暴力層出不窮
軍中兩性平權路迢迢
所謂男女平權,不僅攸關晉升機會,也體現在同袍間的相互尊重。近年頗受關注的軍中議題之一,就是女性在軍中遇到性騷擾、甚至性暴力,這對國防部來說是一項很大的挑戰。
過去極少有軍中性騷擾受害者出面作證,也很少人談論,但二○一四年,獨立記者米納諾(Leila Minano)和巴斯卡(Julia Pascal)合力出版了一本以軍中性騷擾和性暴力為題的書《看不見的戰爭》(La Guerre invisible,暫譯),記錄了數名受害者的證詞。
在她們取材期間,當時的國防部長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都未答應受訪。此書出版後,引起輿論譁然,勒德里安很快就承諾調查,並宣示「零容忍」。
國防部提出的反軍中性騷擾和性暴力措施,包括成立陪伴小組,專門接收受害通報,並告知當事人調查進度。
《北方之聲報》(La Voix du Nord)曾訪問米納諾,她說,這些前所未有的措施有很強的象徵意義,但還不夠,真正要做的是改變職業文化,而這是沒辦法透過命令改變的。
她認為,女性身為軍中少數,為融入團隊,只好適應男性規則,也有些女性遭受的不是肢體暴力,而是「軟暴力」,如僅限男性參與、排斥女性的氣氛,或猥褻的玩笑,這些現象需要透過階級制度去改變、以紀律罰則來終止。

本版專題節錄自
《全球中央》雜誌
二○一七年十月號
http://www.cna.com.tw
本版專題節錄自
《全球中央》雜誌
二○一七年十月號
http://www.cna.com.t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