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何謂台灣價值 公道自在人心

46

文╱王靖(文史工作者)
蔡英文總統上電視受訪,回應是否支持台北市長柯文哲連任的話題時拋出:要柯文哲再次確認「台灣價值」。柯文哲被動回應,但皆屬西方式的普世價值如民主、人權、環保等,然而那是蔡英文特別是深綠心目中台灣的特有價值嗎?
看著正反兩面論述,將「台灣價值」的話題炒熱,前些天蔡英文接著說,「台灣價值」就是台灣主體意識,若能「照顧年輕人的居住權益與環境也是『台灣價值』。」
在此同時,蔡英文還「特別肯定馬英九政府時期,對公共住宅的土地、經費的補助」,似乎擬進一步擴充議題內涵,由訴求深綠再推向新世代選民。
順著這個邏輯,新當選的台大校長管中閔,因「非我族類」遭綠營立委們聯手提案要求教育部處理,在臉書上貼出「莫須有」之後,再發出「大學自主是不是『台灣價值』?」的質疑,蔡英文想要收拾戰果的局面,陡然出現突變,咄咄逼人回應的順手好棋,似乎落入該作答的後手。
在此之前,媒體針對何謂「台灣價值」的報導,藍綠政治人物大多以不知其內容為何物,逕自表達個人的認知,或自行定義,或就此提出批判,相當程度上都有意要為「台灣價值」做「填充題」。
管中閔的提問,則等同質疑蔡英文是否要為綠營立委介入校園干預人事背書;可以看到的是民進黨撤案,時代力量改案,柯建銘還補了一句話:「民進黨一向尊重校園自主。」
何謂「台灣精神」?包括柯市長和前民進黨立委林濁水,均質疑蔡英文未能同時提供她的「標準答案」為憾;然而既有「標準答案」,就必然存在從負面評價的排他性質,以台灣的政治現實,其實這正是蔡英文及其陣營文宣設計者為滿足深綠意識形態的期待,先問立場,再談是否禮讓。
何謂「台灣價值」,也可謂典型的「議題設定」,閱聽人可以很方便地找到同溫層相互取暖。認同差異愈懸殊,愈方便識別「他者」或作為自我認同的宣示,並不在意是否有具體內容或可兌現的政策牛肉。
蔡英文及其陣營想要的就在強化識別「他者」,以期取信深綠,並以「台灣精神」作為新的「通關密語」,「他者」若想通關,必會感受到強烈的排他性壓迫。
蔡英文說:「必須對『台灣價值』這件事再一次確認,讓民進黨支持者覺得柯是一個可以一起作戰的人。」其中「再一次」即指過往自稱深綠的柯文哲,涉嫌「背叛」了「台灣價值」,柯文哲得重新表態接受檢驗,且要通過深綠支持者的感受來決定。
試問深綠更傾向民主自由,還是更傾向「台灣獨立」,這和柯文哲在市長任內接納「兩岸一家親」的訴求,是否背道而馳;要柯文哲如何掌握「台灣價值」,這就很清楚了,但蔡英文何嘗不知道選民未必就是深綠。
國民黨質問蔡英文:「蔡總統敢不敢承認她的『台灣價值』就是『台獨價值』。」對照蔡英文的後續補充:「『台灣價值』除台灣主體意識,照顧年輕人的居住權益與環境也是台灣價值。」等同以「台灣主體意識」迴避了「台獨」。
此外,蔡英文還增添了「照顧年輕人的居住權益與環境也是台灣價值」,說明蔡英文很清楚除了深綠,還得爭取新世代選民。「也是台灣價值」,等同另開了一扇窗,原來蔡英文的「台灣精神」是可以添加的,也間接豁免了柯文哲似已不再那麼深綠的「背叛」;變數恰恰出在蔡英文的增添,讓「標準答案」成為「開放題」,那麼「大學自主」可否加入「台灣價值」,相信答案就有如公道自在人心。
如果「台灣精神」具有公道自在人心的普世價值,管中閔的提問,相應也可以拿來檢驗蔡英文及執政團隊;人民心中如何衡量今天的執政者會否「背叛」「台灣價值」具有普世意義的成分,相信公道也自在人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