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花木蘭 執干戈以衛社稷

34
▲空軍首位正期女飛官高慈妤(圖)清秀甜美的臉龐下,有一顆澎湃冒險的雄心,她想飛二代戰機。 圖/盧太城

文/呂欣憓、曹宇帆、黃齡儀
女力搶灘
隨著男女平權意識高漲與軍事技術的提升,上戰場衝鋒陷陣已不再是男性專利。愈來愈多女性選擇投身軍旅,操起槍桿擔負保家衛國的責任,女砲兵、女狙擊手、女飛官甚至是女蛙人都不再是令人驚奇的存在。
巾幗不讓鬚眉
國軍作戰單位現「嬌點」
去年九三軍人節前夕,國防部照慣例舉行軍人節表揚大會,邀請總統頒獎給該年的楷模代表,今年是總統蔡英文第二度參加表揚大會,特別的是得獎者有歷來最多的七位女性,而且都在戰鬥部隊服務。
女兵參與戰鬥任務
「男性天下」成過去式
蔡總統舉例,陸軍四三砲指部火箭連連長黃立慈上尉,帶著全連參加雷霆操演,得到滿百成績;空軍七三七聯隊鍾瀞儀上尉是F-5型戰鬥機飛行員,守護台灣、捍衛領空第一線;海軍陸戰隊郭詩玉少校,是第一位通過兩棲蛙人訓練的女性軍官,現在在兩棲偵搜部隊擔任中隊長。總統指出,從她們身上看到不怕苦、不怕難的國軍精神。
根據國防部統計,國軍二○一二年女性官兵總數為一萬四千八百九十二人,占全軍志願役人數百分之十一點五。至去年八月,已達一萬八千六百七十人,占全軍志願役人數百分之十三點一。
國軍目前除潛艦部隊尚無法開放女性官兵服役,陸、海、空軍,無論是戰鬥部隊、戰鬥支援部隊均已開放女性官兵參與。
例如空軍第一代戰機的五位女飛官,從最早期的陳君宜、黃欣欣,到近年積極培訓的鍾瀞儀、謝蕓梃、高慈妤,都是飛F-5戰鬥機的女飛行員;空軍司令部三月更首度公布三位正在培訓飛二代戰機的女飛官,包括正在換訓IDF的范宜鈴中尉、F-16的蔣惠宇中尉與幻象二千的蔣青樺中尉,駕駛難度更高、體能負荷更大的二代戰鬥機,一直是女飛官難以跨越的挑戰。
又例如狙擊手給人的印象是冷靜、沉著,射擊時更要快狠準,陸軍目前有近十位女性狙擊手,二三四旅機步營中士狙擊手歐子瑄、中士觀測手游真妮是目前陸軍唯二的女生組合,另一組在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歐子瑄說:讓她覺得最難受的是漫長的負重行軍。
再以海軍陸戰隊為例,陸戰隊的兩棲蛙人以魔鬼訓練著稱,一向是男性的天下,不過十多年前,國軍出現了第一位女蛙人黃慧芬。她是首位前往美國海軍未爆彈處理學校受訓的女士官,也是國軍史上第一位特戰部隊女軍官。
女性升遷相對弱勢
高階軍官比例仍低
不過,軍方也坦言,因天生體能限制,不少女軍人在生產後,體能跟不上男性,只好轉到其他職位或退伍。
女性在軍中服役,除部分職務有天生體能限制外,女性做事的專心度和細膩度,讓女性軍人在軍中一樣可以有傑出表現,例如憲兵指揮部第一位女性士官督導長劉畢莉,以獨特的柔性領導方式帶領士兵,別人用罵的,她用念的,「念到你耳朵長繭」,也因此贏得不少下屬和長官的信任。
整體而言,近年女性從軍人數已比以前多了很多,可擔任的職位也較多樣化,女砲兵、女狙擊手、女飛官、女蛙人都不再令人驚奇。然而,在以男性文化為主的軍中,女性升遷仍有其限制。
國軍上百位將軍中,目前只有兩位現役女將軍,一位是目前在國防部文宣心戰處擔任處長的陳育琳少將,另一位是在國安局服務的張德蘭少將,兩人分別是國軍史上第七和第八位女將軍。若有一天國軍可以出現第一位女中將或女上將,相信對在軍中服役的女軍人們將是一大鼓舞。
瑞典量變質變並行 轉變軍隊男性陽剛形象
女性在瑞典軍隊僅占少數,至今只出現過三位女將領。但是近來瑞典國防部力謀透過量變與質變,促進軍中的性別平等。瑞典將恢復暫停七年的徵兵制,不分男女,每年將徵召四千名青年入伍。
三位女將領皆出身空軍
海軍女軍官巾幗不讓鬚眉
目前瑞典的三位女將領皆出身空軍。其中一位著名的女將領是現年五十六歲的蓮娜霍茵(Lena Hallin),她於一九八○年間分別在烏普蘭以及斯空司卡的空軍聯隊服役。後來擔任耶姆特蘭空軍聯隊司令。
二○一一~二○一三年間駐倫敦擔任軍事大使。擁有豐富閱歷的蓮娜霍茵在二○一三年獲准將頭銜,並被任命為通訊與指揮系統總司令。她有著幸福的婚姻以及三名小孩,去年到英國進修國際軍事策略。她的繼任者安娜易利信同樣也是女性、擁有豐富高階管理經驗,也獲得准將頭銜。
瑞典女性在軍中仍被局限在比較陰柔的工作,如煮飯和作戰策畫等。以空軍為例,自一九八○年開始,女性才被允許可加入空軍,九年後才被允許加入防空戰鬥行列。直到一九九一年,瑞典才出現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的戰鬥機機師安娜黛漢。
雖然女性將領皆出身空軍,但海軍以及陸軍皆有非常優秀的女軍官。筆者很幸運訪問到一位曾於瑞典海軍潛水艇擔任軍官的安雅卡茵。
安雅現年四十七歲,擔任大學講師,並育有兩個可愛的孩子。瑞典在一九九○年即實行不分男女的徵兵制,她是當時第一批、也是極少數被徵召入伍的女兵,通過層層的體能和心理測試,最後才能如願進入她的第一志願海軍潛水艇服務。問她:「為何選擇海軍?」她笑著回答:「因為我很喜歡大海。能在海上工作是我的夢想。」當時二十歲的她,花了二年完成基礎訓練,之後到專業軍事學校訓練,並成為軍官。從一九九四年到二○○○年,大部分的生活皆在潛水艇裡度過。一次任務所需要的時間大約二到三周,返家二周。三十歲時她決心從軍中退伍,轉換人生跑道,之後到大學學習設計、擔任設計師及成家生子。
安雅的辦公室前掛著兩幅她曾服役的海軍潛水艇照片。問她:「軍中對男女的體能要求都是一樣的嗎?妳感受到壓力嗎?」她笑著說:「原本不一樣,但到了我的年代,男女的標準是一樣的。我並沒有感到壓力,因為軍中的男性並不是個個都勇猛強壯。」安雅並描述在潛水艇的生活,每一艘潛水艇裡約載有二十到二十八人,狹小的生活空間,大家生活非常緊密、感情非常好。筆者問:「那妳和這些男生生活在一起有任何的不便嗎? 他們都尊重妳這位女長官嗎?」安雅說:「因為空間狹小,衛浴只有一間,大家輪流使用、並沒有任何問題。一開始,性別的確是個焦點,大家會緊盯著我,但一起工作一陣子之後,性別不再是焦點。」問:「在軍中擔任女軍官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妳如何克服?」安雅認為,女軍官必須要更努力工作,用自己的實力和態度證明女性也可以不輸給男性,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這樣才能贏得大家信任。安雅所展現的氣度和態度令人敬佩,在海上生活近十載的歲月裡,她巾幗不讓鬚眉的精神,克服了性別之間的不平等,更贏得了男性同袍的敬重。
要達成男女性軍人真平等
先改變從軍為培養男性氣概
安雅的經歷是美好的,但是,和其他工作相比,女性在軍隊裡遭遇性騷擾的問題似乎更加嚴重。瑞典公共電視台SVT在二○一五年的文章報導中揭露,過去一九九九年的調查,百分之五十九的女軍官曾被性騷擾。內容包括男性主導的軍隊語言、和性有關的髒話、以及在共同生活場域中的色情刊物。這十幾年來,軍隊致力於性別平等,軍人皆須參加性別平等教育課程。哥德堡大學在二○一六年出版的調查中顯示,過去三年中(二○一三─五年間),曾被性騷擾的整體女軍人為百分之二十七,換言之,每四位女軍人至少就有一人有曾被性騷擾的經驗,而曾被性騷擾的男軍人為百分之四。
女性該不該當兵,女性當兵後是不是只能從事「陰柔的工作」,卻無法從事戰鬥職? 許多人歸咎於女性的「先天限制」,因而軍隊始終是一個男性的場域。女性主義者彼此間亦有不同的論辯,到底是強調與男人的「平等」或承認「差異」。然而,女性當兵真正的問題也許是去問:為何軍隊等同於展現或培養男性陽剛氣質的場域? 瑞典國防大學教授羅伯特艾格奈爾(Robert Egnell)指出,「過去人們常常認為從軍有助於男孩成為男人,而這是基於從軍等於培養男性氣概的刻板印象。未來將從改變國防部內部的文化開始,努力去除這種大眾印象。」增加女性從軍比例僅能達成表面上的平等,但真正的平等也許還需要內在文化的質變才能達成。
以色列全民皆兵
「神力女超人」女兵背景吸睛
信奉猶太教的以色列位處強敵環伺的中東地區,虎視眈眈的周邊鄰國都信奉伊斯蘭教。因此,這個人口約八百多萬的蕞爾小國,捍衛國家安全的國防政策秉持全民皆兵。
強敵環伺造就危機意識
全民皆兵提升國防實力
以色列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建國,周邊各國隨即組成聯軍襲擊,爆發第一次中東戰爭,矢志報效國家的女勇士五月十六日組成女軍團,這是以色列女性服兵役的源起。
關於女生服兵役,以色列總是說,他們是全世界首個實施女生達到法定役齡也得服從徵召入伍的國家,並引以為傲。看看電影《神力女超人》女主角蓋兒加朵在片中展現的矯健身手,就是在軍旅生涯奠定的基礎。
根據以色列兵役法規,十八歲至二十六歲女性依法須服從徵召入伍,若結婚、懷孕或為人母則可免役,若是因信仰之故,達到役齡的女性,可選擇到醫院、安養院、失怙幼兒安置機構等單位當義工。
至於入伍服役的女兵,但實際上在軍旅仍定位為從旁協助的角色,包括擔綱情報蒐集、邊境安全維護、裝備維修、補給、執行祕密任務等,直接上戰場殺敵的重任仍交給男性承擔。如此安排並非小看女性,以色列國防軍(IDF)說,沒有人能料想若女性落入敵人手中,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以色列女兵役期一年九個月,比男性少一年三個月,女性若服役期間,各方面表現優異符合適任軍官標準,可志願延長役期九個月,至於轉服社會替代役的女性役期則約兩年。
不過,以色列國防軍對於女性在軍中可承擔責任的尺度逐漸放寬,根據美國《綜藝》雜誌報導,今年三十二歲的蓋兒加朵,二十歲接受國家徵召入伍服役兩年,紮紮實實接受戰鬥訓練,更是藝高人膽大的戰技教練。
女超人避談當兵過往
軍中歷練成生命養分
雖然蓋兒加朵在被人問及當兵過往,總是保持低調不多談,並說希望世界上每個國家都不需要有軍隊,當年入伍是希望報效國家,並形容那兩年必須放棄自由,全心全意投入兵役中,在軍中學到紀律與尊重。
主演《神力女超人》走紅前,《玩命關頭》系列第四集,是她跨入大銀幕的首部作品。蓋兒加朵說,台裔美籍導演林詣彬相中她軋一角,就是因曾入伍服役的經歷脫穎而出,蓋兒加朵並說,這是因為林詣彬了解她熟悉武器操作。
事實上,以色列的屆齡役女還沒入伍前,多數皆已具備可辨識軍中階級、不同制服顏色代表不同軍種等基本認知,並熟悉軍事術語和軍中生態及文化,正式入伍後經過勤訓精鍊,都能成為如蓋兒加朵一般,熟悉戰鬥技巧與武器性能的戰士。
而好萊塢競爭激烈,她回憶《神力女超人》開拍前,當時長達半年每天六小時的訓練包括,健身房重訓兩小時、武打訓練兩小時、還有騎馬訓練兩小時,簡直比當兵還難。
以色列全民皆兵固然是基於國防需求考量,不過看看蓋兒加朵的表現,服兵役某種程度雖是犧牲,卻也是奠定個人生涯卓越成就的養分,更是難能可貴的收穫。

蓋兒加朵出席電影《神力女超人》全球首映。圖/美聯社
蓋兒加朵出席電影《神力女超人》全球首映。圖/美聯社
安雅辦公室裡掛著兩幅她曾服役的潛水艇照片。圖/黃齡儀
安雅辦公室裡掛著兩幅她曾服役的潛水艇照片。圖/黃齡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