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06】 釋迦牟尼佛傳(1)-25

72
印度八大聖地之一 ──苦行林。

釋迦牟尼佛傳
文/星雲大師
三迦葉棄邪歸正 2
他們帶著驚怖的心情,星夜趕到長兄的住所來。走進長兄的苦行林,就見到一向被自己尊敬仰慕著的長兄,以及長兄的五百弟子都改作沙門,頭上剃光鬚髮,身上穿著黃色袈裟,他們二人見到以後,竟閉著眼連連搖頭,不忍再看。
他們二人,在轉念之間,又情不自禁的氣憤起來,向優樓頻羅迦葉說道:
「大哥!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呢?你是聽到什麼人的話而墮落到如此?你所悟的智慧,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和你相比,天下的尊敬都集中在你一身,你為什麼要聽信他人的教,這麼輕易地改變你的信仰?過去我們有你這麼一位長兄,覺得無上的榮耀;現在我們真感到做你的弟弟非常的可恥!」
優樓頻羅迦葉聽到兩位弟弟的責難,他毫無氣惱,更心平氣和地說道:
「弟弟!你們來了,很好!我正預備要去訪問你們。不錯,正如你們所知道的,我現在已經改宗信仰佛陀了。我以前也絕對不會想到自己會變成這樣,所以你們想到不可思議,這不怪你們。是的,我聽到佛陀的一席話,我就從迷途上走向正道來,我到今天才像從黑暗中見到光明。我很歡喜我活到現在,我在今生能夠皈依佛陀,這是多麼難遇的因緣!在過去,我還沒有遇到佛陀的時候,和你們的想法一樣,以為自己的修行,已獲得正覺,可是遇到佛陀以後,才知道自己的內心仍然充滿著塵垢,你們要知道,內心不淨,怎麼能解脫生死呢?我活到這麼大的年紀,從來不曾有過像皈依佛陀以後這麼安靜。
你們不必有高而且深的我慢,佛陀有大的神通、大的智慧、大的慈悲,絕對不是我們所能及得上的。我現在受著國王的崇敬,全國人民的供養,其實我還沒有斷除根本的生死,這有什麼可值得榮耀高貴呢?我感到榮幸的是現在逢到大聖者的佛陀,在他的教導之下,我相信一定能達到我們修行者日夜所祈求的目的。
弟弟!我執不要這麼深厚,你們也知道我的智慧,我尚且知道改邪歸正,你們憑什麼還要執迷不悟?難道願意永久陷在塵垢之內,生死淵中?」
優樓頻羅迦葉的這一席坦白誠懇的話,說得兩位弟弟啞口無言。他知道弟弟是相信自己的,因此就把他們帶去求見佛陀。當他們見到佛陀的時候,佛陀那無限深廣的威嚴和慈悲,他們一見之後,心中不覺也生起崇敬來,他們此刻才真的知道長兄的改宗並不是沒有理由。
他們聆聽佛陀的法語以後,更加佩服,所以就很歡喜地要求佛陀憐憫他們,讓他們帶著弟子一起改宗歸投在佛陀的座下。
佛陀集合迦葉三兄弟並弟子一千人,就以火譬喻說教道:
「弟子們!種種的妄想,就像一塊打火石,會引起種種愚痴的黑煙,熾烈地燃燒起貪欲與瞋恚的猛火,使一切眾生受害受苦。
這愚痴、貪欲、瞋恚,就是三毒的煩惱之火,眾生因為燒起這三毒之火,所以就輪迴在老病死的苦惱之內,在生生死死的世界中從此就不能解脫出來。
諸比丘弟子!這三毒猛火是苦的根源,是以我為本。要想滅除這三毒的猛火,必須先要斷除以我為本的執著。這個根本的我執能夠斷除,三毒的火燄才會消滅,輪迴在三界之中的一切苦惱,也就自然而然地消除了。
諸比丘!厭棄生死的火宅,遠離三毒的猛火,進一步還要把內心中三毒的烈火完全息除,不要沉迷於生死煩惱的家中,這才是最要緊的大事!」
這一千個弟子,聽佛陀的開示,歡喜讚歎,息除一切煩惱之火,暢遊在解脫的境界之中。
佛陀說法以後,就領著這一千名弟子,應摩竭陀國頻婆娑羅王昔日的邀約,向摩竭陀國的首都王舍城而來。
佛陀帶領弟子走後,留下迦葉的這座苦行林,人去林空,寂寞蕭條,風兒吹動著樹梢,鳥兒也很少飛來啼叫,這座苦行林,從此失去了迷妄的榮耀!
頻婆娑羅王的皈依 1
現在說到佛陀離開尼連禪河優樓頻羅迦葉的苦行林,有一天來到靈鷲山頂,這裡茂林修竹,花卉爭艷,是一個風景美好的地方,佛陀就暫時在這裡住下來休息。王舍城的人民,對於佛陀光臨的消息已很早獲知,他們都準備要用香花歡迎於道旁。尤其社會上一些敏感的人,知道三迦葉兄弟皈依佛陀的經過,都在談論不休。輿論界更是驚奇的讚仰佛陀,這些出人意料的消息,就這樣傳入國王的耳中。
摩竭陀國的國王是頻婆娑羅王,他聽到佛陀光臨到他的國土,歡喜興奮異常。他回憶起十多年前,佛陀經過他的首都之時,那時佛陀還是悉達多太子,他曾願意分半個國家給他。想不到昔日的太子,今日真的成為佛陀。當初,他曾要求太子,請他證悟後,一定先要來救度他,這預言今日竟能實現,在頻婆娑羅王的心海之中,感到真是千生難遇,萬劫難逢的幸運。
頻婆娑羅王希望能早日拜見到佛陀,當即派遣使者往靈鷲山頂上去迎接,自己帶著大臣、眷屬、婆羅門,恭迎在王舍城外的竹林旁。頻婆娑羅王一行人等遠遠地看到佛陀來時,那佛陀的面容是多麼的莊嚴呵!態度是多麼的安靜呵!他一看就知道這是一位斷除欲望的智者。等到佛陀走近的時候,他帶領群臣、眷屬,向前頂禮佛足,表示慰問法體的安康,也表示他們內心誠摯的敬意。
佛陀慈悲的微笑著,以答謝他們的歡迎,然後就和頻婆娑羅王並排著進城。
佛陀的威嚴端莊,頻婆娑羅王不知道如何向佛陀問答才好,他在佛陀的大威力之下,唯有低頭不敢多言。
進入城中,街旁的民眾,夾道歡迎,頂禮膜拜,高聲歡呼,佛陀都留意的一一微笑招呼。經過數條街道,即至王宮,等到大家在王宮中安坐以後,佛陀向頻婆娑羅王說道:
「大王!分別以後,身體可好?治民很如意嗎?」
「佛陀!受您德光的庇照,一切都尚堪告慰。佛陀!我現在有一個問題,很冒失的想請佛陀開示,以除眾人的疑惑。這就是此刻坐在佛陀身旁的優樓頻羅迦葉道長,他是我們全國所尊奉崇拜的修道者,他既有盛德威名,也已高齡,對於他做佛陀的弟子,把事火的器具遺棄,這是什麼原因呢?我們都很想知道。」
佛陀看看優樓頻羅迦葉,示意他來回答頻婆娑羅王的問話,因此,優樓頻羅迦葉就回答道:
「大王!對於你請示佛陀的這個問題,我很高興講解給您知道。除您以外,也有很多的人,從過去直到現在,對我的隆情厚意,對我的拜火而信奉,我也想告訴他們。
大王!佛陀實在是三界人天的導師,是四生有情的慈父,不是我們所能夠比擬。像我活到這麼大把的年齡,還沒有死去,能夠加入佛陀的弟子群中,真感到無限的歡喜和榮幸。我為什麼要把拜火的器具拋棄而皈依佛陀?這是我明智的抉擇,也是佛陀的威德感召。過去,我以事火為功德,相信這精勤的苦行,可以生到天上去享受五欲的快樂,但這並不能離開貪瞋愚痴的煩惱。就是生到天上去,一方面在享受快樂,一方面還是要恐懼老病死的可畏。事火是為求生,有生就有老病死,如果能有一個法門,使我們不生,進入涅槃,那不就是沒有老病死了嗎?那不就是一個自由解脫的地方嗎?
大王!如果沒有大慈大悲的佛陀,我無論如何不能從愚痴的事火教中走出來。沒有拜見佛陀以前,我以為事火是最上的神聖修行,自從聽到佛陀的教示以後,我才知道事火是增長迷的因。所以我在服從真理的原則之下,就捨棄事火的苦行而歸投在佛陀的座下,我的弟子也和我有一樣的想法。我做人、修行,一直到現在,才感覺到我的心有了著落。」
優樓頻羅迦葉坦白說出他內心的真誠之言,以及讚美佛陀巍巍的功德,頻婆娑羅王聽得嘖嘖稱讚,他又再對佛陀說道:「佛陀!我聽到優樓頻羅迦葉的敘述,我也和他一樣,我感覺到很歡喜也很榮幸,我今日能再見到佛陀,實在是三生的幸運。現在請求佛陀明察我們下根的人,講一點我們能領受的法語好嗎?」
佛陀慈悲地說道:
「大王!我現在說一點關於我們自己的身體給你明白。我們身體上的眼、耳、鼻、舌、身、意等的一切作用和活動,就是生死起滅的原因。若能深深了解這個生死,那就不會執著。對一切法都能生起平等的觀念,那時才能認識我們自身的真相,這個真相,就是所謂無常之相。
可是,若人真想究竟洞悉這無常之相,並不是容易的事。因為人有意識的存在,所以生出種種的欲望。欲望、肉體、心,都是生滅的,都是不能常住的。大王!你知道我們的身體是無常的嗎?假使你知道一切色心之法,是無常的,是不安的,是虛幻的,是皆空的,那就沒有『我』的迷妄,沒有『我所有』的束縛。
明白『我』是無常的,『我所有』是虛假的,沒有『我』和『我所有』就不會生苦,也不會受束縛。把握這一點,就是一個清涼的去處,就是一個解脫的地方。」
(待續)

印度桑奇一號塔佛傳圖──頻婆娑羅王拜訪佛。圖/佛光山提供
印度桑奇一號塔佛傳圖──頻婆娑羅王拜訪佛。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