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摧毀社會互信 代價非常沉重

86

文╱徐宗懋(文史工作者)
內政部要求婦聯會簽署行政契約,原本婦聯會同意,後來婦聯會經內部投票程序拒絕簽署。內政部根據原來的警告,由黨產會將婦聯會列為「國民黨附隨組織」,並宣布凍結婦聯會龐大的資產,且進一步擺出接管的姿態。儘管婦聯會訴諸法律,據理力爭,但以其他案例的情況來看,恐怕難以獲得公平的對待。
表面上,內政部和黨產會施壓成功,無人可擋,但那只是表面的,因為使用政治權力來解決歷史問題,缺乏對歷史的謙卑意識和寬容心,其結果就是摧毀社會基本的互信,讓社會喪失凝聚力,鼓動仇恨對立,必然會種下惡因。政治權力會更替轉移,十年河東轉河西,這種惡因在新的有利環境下,也會夾著同樣的報復心理,全力反撲,如此整個台灣會陷入無底的深淵。
何謂互信呢?就是人跟人之間的基本信任,摧毀社會基本互信,意味著不同歷史淵源和政治信仰的人,對另外一邊任何一個舉動,都視為對己身的傷害和敵對行為,因此也會採取同樣的反擊模式。如果暫時無法反擊,也會深深地埋藏在心裡,長時間隱忍,形成熾熱的火焰,等待適當的時機噴向對方,甚至希望一舉殲滅對方。在這種極端對立的意識中,對方的好就是自己的不好,對方的壞就是自己的好。一個社會如果形成這種內在的精神狀態,必然是人人自危,成天所思所作就是如何打擊對方,保護己方。如此正面的建設絕無可能。
內政部一開始就威脅,如果婦聯會不簽行政契約,就要將婦聯會定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這種威脅的同時,民進黨立委又發出諸多人身攻擊,包括「官夫人俱樂部」、「貪婪」等等,用醜化加上行政威脅的方式,迫使婦聯會就範。這裡牽涉到兩點,婦聯會是否為「附隨組織」?並沒有客觀認定的標準,內政部說是就是,說不是就不是。如果法理的認定標準是完全由內政部說了算,而且隨時可以改口,或反覆變更標準,那麼簽行政契約有意義嗎?
因為根據同樣的邏輯,內政部完全可以說話不算話,就算簽了,如果哪一天也可以輕易找出一堆理由,否定這個契約的有效性,或者要求改變它的實質內容。這裡就牽涉到互信的問題,內政部的行為模式無法予人絲毫的信任。
至於人身的羞辱,更屬不該!婦聯會的存在有它的歷史背景,過去在勞軍、扶貧、助學等重要社會和文化工作上,作出重大的貢獻。參與者在數十年時間內,誠心誠意地付出自己的心力,貢獻人群。即使因應新的社會環境,婦聯會必須有所調整,也不能因此就把婦聯會的歷史貢獻徹底否定,甚至無情地抹黑。
難怪婦聯會內部有一股反抗的情緒和意志,絕不接受自己長年的貢獻遭到如此的踐踏,更加上面對完全憑己主觀意志作決定的內政部,一旦簽這個約,不僅無法維護前人的名譽,還任由他人宰割,如此還不如反抗,就算被接管也罷,留下自己不屈不撓的形象,並讓歷史來作最後的裁決。
至於黨產會,那是一個徹底的違憲機關,所有人民和組織的財產,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所有的財產只能經過司法體系,行政機關何來權力凍結他人的財產?這是一個違反基本民主機制的政治壓迫單位,如今可以大搖大擺的存在,只是因為台灣民主的成熟度不夠。這也是問題所在,民進黨政府的內政部和黨產會,表面上打著轉型正義的旗幟,實際上切斷有機的歷史,如此將摧毀社會的基本互信,未來整個台灣會付出非常沉重的代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