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以更合理制度 為警察留住人才

3983

文╱葉毓蘭(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歲末年初,最近台灣在瘋前總統馬英九的春聯,據媒體報導,馬英九的春聯已經印破二十五萬份,仍然在各地一搶而空,甚至開始在網路上高價販售,春聯之夯勢不可擋。但是我看到一則警用春聯更引人沉思低迴。
上聯:一警二用,忙到三更四鼓,不分五冬六夏七夕節慶,巡邏八街九巷,十分辛苦。
下聯:十痛九病,生活八落七零,傷到六腑五臟四肢筋骨,容易三長兩短,一坏黃土。
橫批:活過六二點四九。
對聯中以一到十道盡警察辛苦,十到一敘明下場,橫批又是令人怵目驚心的無奈。雖然語帶戲謔,卻是無比真實貼切。警察在台灣,雖是人數最多的公務員,在組織設計上卻是長期被刻意打壓,必須通過國家考試,才能取得任用資格的警察人員,職等之低,卻慘不忍睹,即以現有編制的警員、巡佐、巡官員額為例,七成都是最基層的警員,百分之二十四是巡佐,巡官只有百分之六點六;其它的行政組織都是金字塔型,唯有這個擁有七萬大軍的警察組織,頂端等同簡任官等的警監職位稀少到無法成塔,而呈畸形的避雷針。
除了位階職等上刻意壓低之外,警察的升遷薪資也受到特殊的限制。過去,警佐一階警察的年功俸上限為四百五十,一直到侯友宜擔任警政署長時,以基層警察已經二十四年沒有調薪,調高年功俸後可以鼓舞基層士氣為由,修法將年功俸上限調升為五百,調整所及影響五萬八千名員警,每年人事經費增加近百億元。這也是為何銓敘部會將警察官等員額收縮至成為避雷針狀。
我國雖然是由中央警察大學與台灣警察專科學校招考高中畢業生,分別予以四年、兩年的養成教育,畢業後再參加警察特考以取得初任警察人員資格,但是最近幾年為快速補充基層警消人力,在九十三年起辦理基層特考,後又在九十五年放寬警察特考應試資格,不分任何專業背景,都可以報考警察,警察新進人力來源多元化。近年經由上述警察特考招募進入警察體系的人員逐年增加,警察人力資源多元化的趨勢,已勢不可免。
除此之外,考試院為了提高基層員警之薪資待遇,警察三等(乙等)考試及格者得先以警佐一階任官,每年大量放寬警察特考三等(乙等)考試錄取名額約一千五百至二千五百名,遠超過警察機關實際的巡官缺額,這些純粹為了加薪、鼓舞士氣,以誘導更多民眾從警的考試政策,為警政署製造了萬餘名警正警員。最近,釋字七六○號出爐,宣告《警察人員人事條例》第十一條第二項違憲,要求警政署等相關單位應安排林慶昌等聲請人到警大完成必要訓練,除去差別待遇。
目前估計適用的警正警員約有五千名,若均完訓並完成分發,以每年巡官缺額一千八百名推估,警大的大學部、二技、研究所可以二至三年不用招生;而這些長年從事外勤的警員,是否能夠勝任巡官所必須擔負的業務,或與過去迥異的勤務型態,能否適應?恐怕都還需要更完善的配套措施,否則恐將動搖治安大業的基石。
釋字七六○號也可以是進行警察組織變革的契機:如果現行的組織官等員額能夠做更合理的放寬調整,讓基層有合理的升遷;如果警大畢業生也從基層開始做起,彌平差別待遇;如果考試院能以合宜的特考制度,為國進用適任的人才,同時銓敘部與保訓會保障警察人員的工作權益,督促行政院改進現有勤務、獎懲、人事、升遷、福利等制度,讓人才能夠在公平有尊嚴的環境與條件中久任,才是根本之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