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傳 在竹林精舍的教化2

74
星雲大師指導、馬來西亞佛光山製作《人間佛陀》3D動畫劇照。 圖/佛光緣美術館總部提供

文/星雲大師
有一天,舍利弗獨自行走在街上,遇到佛陀的弟子阿捨婆誓,看他出入在王舍城中乞食,他那威儀靜肅的風度,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一位普通的修道者。舍利弗帶著一股好奇的心情,很有禮貌地詢問道:「請問你這位修道者,你是住在什麼地方?什麼人是你的老師?你的老師向你們說些什麼道理?」
阿捨婆誓謙虛地答道:「我住在竹林精舍,是釋種出生的佛陀的弟子,我的老師是具有一切智慧的人天大導師。我出家的時間不久,還不能完全領受,所以我不能宣說老師甚深微妙的法理。不過,我可以憑著我淺智所學的一二,大略地回答你一些。我的老師常說:『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又說:『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阿捨婆誓簡單地說了佛陀的兩句法語,聽在聰慧的婆羅門的舍利弗的耳中,像有一輪光芒萬丈的慧日,把他心中一切疑雲驅散,其得到無上法樂的歡喜之情,自非筆墨可以形容。
舍利弗心中想著,他常修行觀察,以為一切因及無因,雖然都是無所作,但那是由於自在天的意思而形成。今天從佛陀弟子的口中聽到因緣法,明白到一切諸法不是人作,也不是天作,而是從因緣所生,也是從因緣而滅。這因緣啟示他「無我」的智慧,斷除他微細的煩惱。他越想越覺得佛陀真是偉大。自己多年的苦修,實在是無益的,真理之光,好像到今天才從阿捨婆誓的口中看到。
舍利弗和阿捨婆誓兩個人好像是百年的知己,竟忘記時間,邊走邊說,談得非常投機。
舍利弗心中感到非常愉快,更感激阿捨婆誓,他對於阿捨婆誓口中讚美的佛陀,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想不到世間上還有這麼一個人。他胸中的冰塊,像給春陽照得已完全溶解。他和阿捨婆誓約定,一有機緣他就要去拜見佛陀。他向阿捨婆誓頂禮以後就告別回家,一直向老友目犍連的住處而來。
目犍連一眼見到舍利弗那歡喜得忘形的樣子就問道:「舍利弗!你怎麼今天這樣歡喜呀!難道你得到什麼法寶了嗎?」
「目犍連!我現在知道一個偉大的人物,足可以做我們的老師!」舍利弗的面容洋溢著得意的微笑。
「舍利弗!你不要這麼小看了自己呀!世間上哪裡還有這樣的人呢?」
「目犍連!的確是有呀!他就是佛陀,是的的確確的佛陀!我們所要求的人就要遇到了。」
舍利弗把聽到阿捨婆誓說的佛陀之法,一一轉告目犍連。講話時的舍利弗,與聽話時的目犍連,都歡喜得潸潸地流下眼淚。
第二天,舍利弗和目犍連帶領各人的弟子,一起走向竹林精舍去拜見佛陀。
佛陀一見就非常歡喜,佛陀感覺到自己證悟到現在,所說的話,才真正有了了解的人。
佛說真理 度異教仙人
自從舍利弗和目犍連帶領弟子皈依佛陀以後,很多的人都想跟隨佛陀出家學道,社會上知道佛陀的感化力太強,人人都恐懼自己的子弟去出家,更有的怕佛陀的弟子多起來勢力太大,因此批評的風聲也就隨之而起,他們都批評說:「沙門釋迦牟尼,擾亂我們的家庭,斷絕我們的宗嗣,把我們的子孫都誘惑去出家。那優樓頻羅迦葉三兄弟,還領了一千弟子歸投在他的門下。他是從母親的手中奪去孩子,從賢妻的身旁奪去丈夫,才會感到滿足。」
這些批評的風聲,被佛陀的弟子走在街上時一一聽到,知道人人發怒,他們把外面的閒言,很詳細地報告佛陀。佛陀聽後很安詳地說道:「外間批評的那些言論,是不會長久的,可能會有六、七天,以後就不會有人批評了。你們不要掛念於心,看這個世間,應該豁達些才好。你們以後再逢到這樣批評的人,你們就照我下面的話答覆他們:『真人的佛陀,是引導人們了達人生的真理,非但是叫人要做人,而是叫人更要做一個完美的超人。學佛並不一定要出家,在家奉行佛陀之法也是一樣。』」
佛陀的弟子,朝晨乞食,行走在街上,聽到一些非難的言詞時,就把佛陀吩咐的話向眾人宣說道:「真人的佛陀,是引導人們了達人生的意義,明白人生的真理,非但叫人做人,而且更要做一個完美的超人。學佛並不一定要出家,在家奉行佛陀之法也是一樣。」
社會上的群眾,聽到佛陀弟子的話,再回想回想,果真不到七天,這些非難的言詞沒有人提起,大家對佛陀的先見之明,更是五體投地的佩服。
有一天,佛陀暫時離開竹林精舍,登上靈鷲山,入定在豚崛洞的時候,住在這兒的舍利弗的舅父長爪梵志(摩訶俱絺羅)聽到這個消息,特別前來拜訪,他是異教中一位很有名位的仙人,知道侄兒舍利弗的改宗,對佛陀的威德就非常嚮往,這一天他在拜訪佛陀的時候對佛陀說道:
「我還沒有認識一切!」
「沒有認識一切,就已經認識一切了。」佛陀微笑著回答。
長爪梵志被佛陀這一說,沒有一句話可以回答,佛陀又說道:
「肯定一切的人,就是否定一切的人;肯定某一項事物的人,就是否定某一項事物的人。肯定一切,很容易被貪欲拘囚起來;否定一切雖然能夠遠離貪欲,但太固執這個否定,也是一種執著。捨棄一切的肯定與一切否定,那才是真理的認識。」
長爪梵志,聽到佛陀這些簡潔的至理名言,為自己的不足感到非常的羞愧,他也很誠摯的作了佛陀的弟子。
佛陀度了長爪梵志以後,又回到竹林精舍中為諸比丘說法。
萬川流入大海,佛陀的慈悲、德慧,像一片汪洋無邊的大海,千萬條的河流都向大海流來,大海中的水量雖然在不停的增加,但一點都不會溢出來,靜靜的容納,靜靜的交流,大海究竟有多大,誰又能預測呢?
佛陀的清淨法身是解脫自在的,但佛陀應化的肉體並不是不死之身,如果佛陀假因緣和合的丈六金身的身體是不壞的話,則佛陀闡明的那些宇宙人生的真理就會自語相違。有為的法是無常的、無我的、生滅的,即使成了佛陀,只要他有為的色身住此世間,就要應順法的自然性,就不能與法的自然性相違。
耆婆供衣 大迦葉入佛
有一天,佛陀示現疾病,他靜靜地休養著。病訊被頻婆娑羅王知道以後,就趕快叫御醫耆婆前來為佛陀治療。耆婆一直很尊敬佛陀,他很高興的為佛陀看病。本來,在耆婆的心中,老早就掛念著除了佛陀以外,佛陀的弟子們,穿著的衣服既不講究清潔,吃喝的飲食也不講究衛生;可是他沒有勇氣,也不敢向佛陀進言。
佛陀病好以後,御醫耆婆老想送一樣禮物供養佛陀,他思來想去,不知要送什麼禮物才合適,他後來想到他過去替鄰國的大王醫病,那大王曾獎賞他一件上等的衣服,那衣服是王者穿的,唯有佛陀才配穿著,他把衣服呈獻給佛陀說道:
「佛陀!我自從拜見佛陀以後,我就掛念著一件事情。佛陀常說,在這個世上比較寶貴的就是我們的身體,可是我看到佛陀的弟子們常穿著襤褸的衣服,這站在我們醫者的立場,無論如何解釋都是不合衛生。這件衣服是鄰國大王的賞賜,我希望佛陀接受我轉贈的供養,給我種一點福田,我更盼望著,就是請佛陀叫比丘們從此不要穿襤褸的衣服。」
沒有執著的佛陀,很歡喜耆婆的厚意,他派人傳話給諸比丘弟子說:「穿著的衣服,無論新舊,一定要樸素清潔,要經過日光消毒。如果心為綺麗美觀的服裝所染,固非所宜,若一定要穿著襤褸的服裝以示學道,也是不當。」
佛陀的話傳出去以後,王舍城中的人民,都爭著做許多衣服贈送給比丘大眾。供養佛陀及弟子們的人多了,這風聲傳進一位大富豪的耳中。
這位富豪是住在離王舍城不遠的摩訶沙羅陀村,名叫大迦葉,聰明博學,富甲天下,是婆羅門中最傑出的人物。當佛陀在竹林精舍說法時,他每次都前往聽講。佛陀的德慧,終於漸漸地打動他的心,他也想跟佛陀出家。有一天他在歸途上,走近王舍城的多子塔邊,在那株大樹枝葉交錯的地方,他奇怪佛陀也在那兒靜坐。他看了又看佛陀的肅靜和威嚴,終於覺得不去禮拜不成。他在佛陀的座前合掌頂禮以後,非常懇切感動地說道:
「佛陀!我的大師,請接受大迦葉的皈依,大迦葉從此是佛陀的弟子!」
佛陀知道大迦葉的信念,說道:「大迦葉!你真是我的弟子,我確是你的老師。在這個世間上如果沒有證得正覺的人,是受不起你做弟子,你跟我來吧!」
佛陀靜靜地站起來,往竹林精舍的方向走去,大迦葉跟在佛陀的身後,他恭敬感動的眼淚不住潸潸而下。
佛陀回過頭來看看大迦葉,然後說道:「我早就知道今天是你得度的日期!很好,未來佛法的流傳,用著你的地方非常之多。」
佛陀度化大迦葉以後,王舍城的佛法,已經打好基礎,靈鷲山的精舍也成於此時,國王、學者紛紛地來歸投,佛陀的教化更是普遍各方了。
(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