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06 釋迦牟尼佛傳(1)-28

65
祇園布施圖。(加爾各答印度博物館藏)

佛陀在竹林精舍,環繞在左右的弟子逐漸加多,弟子多了,發心供養的人也是與日俱增。
一天,王舍城中有一位首羅長者,承受佛陀的教化,發心備辦豐富的肴饌,想在第二日請佛陀到他家中來受供。
就在這前一日的晚上,首羅的知友須達長者忽然從舍衛城遠道而來,為他第七公子向首羅長者的千金求婚,他一面和首羅長者寒暄,一面見到主人家中的僕人穿梭來往地忙著。再一注意,庭院整潔,掛燈結綵,茶水飯菜,像是準備歡迎什麼貴賓,他驚奇地忙問首羅長者道:
「我的好友首羅長者!我看到你們尊府的情形,禁不住心中生起疑惑,我請問你,你閤府上下今日這麼喜氣洋洋的忙碌,是貴國的大王就要光臨呢?抑是府上哪位少爺和千金要辦結婚的大典呢?」
首羅長者聽後,微笑回答道:「善良的老友!你的猜測都不對,國王的御駕親臨,以寒舍的情況,隨時都可以迎接,至於說到兒孫的婚典,哪裡要我這麼煩心?」
「那麼,府上為什麼要如此隆重的鋪張呢?我不敢這麼想,難道你的隆情厚意是為了我的遠道而來嗎?」
「非常對不起我的老友」,首羅長者答道:「我實在告訴你,明日是我們人間的救主佛陀,帶領他的弟子們到我的舍下應供,佛陀是住在竹林精舍,現在已經來到寒林,我正在想著明日怎樣來迎接供養佛陀和他的弟子。」

佛為須達巧說因緣法
須達長者聽了首羅的話,這天晚上,想要入睡也沒辦法,他還沒有見過佛陀。可是佛陀,老是離不開他的腦中。他受不住起伏在腦海中對佛陀渴仰的思潮,他輕輕地起來,想不給首羅長者家中的人知道,先到林中去拜見一下佛陀,看看佛陀究竟是怎麼樣一位偉大的人物!
他不由自主地,像有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催促他開門走出來,這時,明月當空,銀色的光輝映照著大地萬物,萬物都靜靜的在睡眠,須達長者獨步走向寒林。本來,他過去沒有走過夜路,現在心中多少有點恐怖,但恐怖阻止不了他前進的心。
他漸漸地走進寒林,他非常擔心,他怕拜見不到佛陀,佛陀這時大概也安眠了。不過,他想能看看佛陀的弟子也好。
忽然,須達長者見到寒林的附近像也有一個人在月光下散步,他走上前去一看,他立即五體投地地跪下來問道:
「你是不是佛陀?我看到您的相好與眾不同!」
「是的,佛陀就是我。你像是從遠道而來的吧?你叫什麼名字?」佛陀明知而故意問道。
「我是從北方舍衛城來的,我的名字叫做須達多,因為我略有資產,歡喜救濟貧窮孤獨的人,當給他們的衣食物品,所以國中的人,又喊我給孤獨!」
須達長者在說話的時候,他又望望佛陀,佛陀那完美的人格與風度,真出乎他的想像之外,佛陀的身後,像放射著耀眼的金光。
佛陀就站在寒林裡向須達長者說法,明月照在空中,樹蔭散在地上,須達長者受了很深的感觸,他指著佛陀的弟子們問:
「他們都已經睡覺了?」
佛陀回答道:「他們每天學道、研究、說法、利人,都很辛苦疲勞,而且,他們的心,沒有愛執,沒有煩悶,把心調伏到寂靜的時候,是很容易安眠的。
給孤獨!你今天的旅途一定也很辛苦了,來到我這個地方,因你有著純潔清淨的信仰,有著歡欣踴躍樂聞正法的決心,我今夜很高興為你說法。
你從過去久遠劫以來,積聚種種的善行,有著堅固的信念,一聽到我的名字就很歡喜,真是堪受正法的大器。
你富有無數的財寶,樂於惠施救濟貧窮的人;你能善用金錢,而不為金錢使役,實在是難能可貴的德行。不過,你過去的布施,只是祈求的人天福報。人天福報並不是安穩寂靜解脫的勝境,若是有『我』的這種樂,那也是不長久的。比錢財更進一步的布施,是至心施、精進施、時施、寂靜施、無畏施,才是莊嚴我們德行的法門,才是步上自由光明解脫的大道。」
佛陀在向須達長者說法時,很多弟子也起身圍繞在身旁注視傾聽,這時,大地是靜靜的,四野沒有一點聲響,唯有佛陀的法音迴蕩在空中。
不過,須達長者還有一個疑問在心中,他問佛陀道:「慈悲的佛陀!我今日聆聽您的指示,像是開啟我的慧眼,對於布施,我又有更進一層的了解。我過去只求短暫的人天福報,這種迷妄的黑雲,好像今天被一陣秋天的厲風吹刮得無影無蹤。可是,我們往日都是崇奉自在天神的,說世間上的一切,都是自在天神所造作的,天福即使是短暫的,不究竟的,那麼,自在天又怎能來控制世間呢?拜望慈悲的佛陀,再多多的為我開示!」

長者請佛入彼國供養
「給孤獨!說世間上的一切,是自在天神所造作的,這是愚痴的邪說!如果真是有自在天神能創造世間上一切的話,那麼,世間上為什麼到處遍滿了罪惡呢?到處都上演著災害呢?如果真要說有神創造世間,則更不應有六道輪轉的生死。生就不應該有滅,成就不應該有壞。
假若,自在天神能造一切的話,則人都可以住在家中不要工作,等候自在天神造給人們的飲食。人們受苦惱的時候,則不應該怨天,因為自在天可以左右一切的。可是事實上不然,人們被苦惱逼迫的時候,一樣的要怨天。自在天既能創造一切,左右一切,為什麼要人怨恨他呢?人們為什麼不用自力工作就不能維持衣食之需呢?而且,世間上很多的人都信奉著很多的神,沒有信奉自在天,自在天的萬能神力又到哪兒去了呢?
再說自在天假若真是自在天的話,就不應該有所作。因為有所作業,就有疲勞,有疲勞則不能名為自在。若說自在天是無心而作,則與嬰兒的所為有什麼分別?若說自在天是有心而作,有心於事,即不能名為自在。
給孤獨!苦樂都是眾生自己業力的感招,自有其因果的關係,諸法都是因緣所生,絕非是自在天所作!」
須達長者聽後,歡喜踴躍地說道:「佛陀!我現在恍然覺悟到昔日全非,我沒有像此刻心中這樣高興過。我願意和首羅一樣,從此誓願生生世世皈依佛陀,並且懇請佛陀到我的國家憍薩彌羅國舍衛城去說法。到了那裡,一切衣服、飲食、臥具、湯藥等等生活上的所需,我的經濟力量一定可以供養。」
「舍衛城是在北方,我也老早想到北方去,可是我的弟子人數很多,沒有寬敞的精舍不容易安住下來。」佛陀深思似地,又若無其事似地說。
(待續)

印度祇園精舍遺址。圖/佛光山提供
印度祇園精舍遺址。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