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06 釋迦牟尼佛傳】(1)-29

51
印度祇園精舍遺址。圖/佛光山提供

釋迦牟尼佛傳
文/星雲大師

祇園精舍的建立 2

「佛陀!我的國家土地豐饒,人情淳厚,舍衛城離佛陀的祖國迦毗羅衛城也不遠,我國的國主波斯匿王是師子族的後裔,以仁愛治國,善護眾生,他和佛陀的父王同樣獲得遠近臣民的敬仰。
佛陀!我想在我國家的首都所在地,建立一所至少和竹林精舍一樣的精舍,希望佛陀憐憫我國下愚的眾生,帶領比丘們一同光臨!」
佛陀知道須達長者發了殊勝的心,很歡喜地讚歎布施的功德道:「給孤獨!你現在發心行大布施,不存貪欲的執著,不但可以做人間的模範,而且有這樣的存心也才能與真理相合。
你生平樂善好施,因為你知道無常的火燃燒著你財寶的倉庫。儲蓄錢財,絕對不是持寶,把錢財用作救人利世,才是真正的儲寶。布施雖是為人,實在也是為自己。做人不要過分地貪圖金錢,要過合理的經濟生活,那慈悲恭敬的心念才會自然湧起;嫉妒和我慢的邪執才自會消除,這就是布施的力,這就是解脫的因。
你發心回國建立精舍,這不是金錢布施,這是法寶布施。有人布施的目的,是為希求五欲的快樂,或是為好的名聞,或是為免除自己的貧賤,而你是懷了能讓眾生得到法樂和解脫而布施精舍,你已沒有愚痴愛執的心,你有很遠大的眼光,你就回國趕快動工吧,我一定如你的願望,等精舍完成時,我就會前去。」
須達長者領受佛陀的教導,生大歡喜,即刻禮佛而退,準備即日返國。

●給孤獨購地 祇陀獻樹

一天,須達長者返抵到憍薩彌羅國的舍衛城,在國中到處探訪適合供養佛陀建立精舍的聖地,他在探訪很多的地方之中,唯有國主波斯匿王的祇陀太子所擁有的一座園林,山明水秀,林茂花香,是一個最佳的地方。他知道這座園林深為太子愛惜,大概是如何請求他出賣也是沒有辦法,可是他不認為是太子的就沒有辦法而放棄。他終於晉謁祇陀太子,向他提出要求道:
「太子!我想你一定已知道我們印度出了一位偉大的佛陀,他實在是人類的救主,是真理的明燈。為了要讓我國人民能承受他的法益,永離生死苦惱,享受清淨快樂的領域,我想迎請他前來我們的國家,我要建立一座甘露的寶殿,以便給佛陀和他的弟子們安住。
可是在我們的國中,我尋來訪去,很難找到一個理想的地方。我唯有覺得太子的那座園林,是最適宜建立精舍供養佛陀,為我國人民的利益著想,希望太子能把這座園林賣給我,讓佛光早日照到我們的國家來!」
憍薩彌羅國波斯匿王的祇陀太子,聽給孤獨長者要買花園的一席話,對於佛陀的為人還未完全了解,感到很為難,如果答應給孤獨的請求,哪有身為一國的太子輕易地把自己心愛的花園賣給別人?但如果不應允他,他是憍薩彌羅國一位有名的長者,豈不是要讓他對自己生起反感?祇陀太子這麼想了一會,終於決定隨便說一個很大的數目,讓他斷念。
因此太子說道:「給孤獨長者!你也知道我最心愛的就是這座園林,你現在說要請佛陀蒞臨我國說法,用金錢向我買園林建立精舍,那除非你能用黃金鋪滿我的園林,我才將這座園林過戶給你。」
用黃金鋪地來購買園林,祇陀太子的話並不能嚇住給孤獨長者,他回到家中,即令家人打開倉庫,用車裝載黃金去鋪園林之地。這樣的至誠,終於使祇陀太子感動,他向給孤獨長者說道:「長者!我園林的土地是賣給你了,但我園中的樹木沒有承認賣給你,請你允許我也布施給佛陀好嗎?」
給孤獨長者聽到太子如此一說,知道他已同時發起了布施心,心下自是萬分歡喜。他即日又束裝就道,趕往摩竭陀國竹林精舍,他請求佛陀選派一位弟子到舍衛城去,以便設計精舍修建式樣及督促工程的進行。
最後,給孤獨長者又把向祇陀太子購買園林的經過情形報告佛陀,佛陀慈和地微笑著說道:
「發心的功德是不可思議的,精舍就定名為『祇樹給孤獨園』吧!我叫舍利弗前去計畫工程,你回去的時候可以和他同行,你一切都依照他的指示進行工作。」

●舍利弗雄辯 降伏外道

在舍利弗尊者的指導和給孤獨長者的支援之下,祇園精舍很快就完成了。這所精舍的堂皇莊嚴,勝過竹林精舍,住房寢室計有數百幢,此外禮堂、講堂、集會堂、休養室、盥洗室、誦讀室、儲藏室、運動場、總會所等,無不齊備,比之憍薩彌羅國的王宮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給孤獨長者擁護佛陀的至誠,在睡覺的時候都做著為佛陀工作的夢,他什麼都願意供養佛陀,甚至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雖然佛陀的法駕還沒有來到祇園,國中的民眾,對於給孤獨長者為供養佛陀的喜捨,都已生起敬仰。其中唯有一些外道不歡喜,嫉妒著佛法的流傳,他們集會商量以後,想要和佛教開一次辯論會,以便辯倒佛教讓給孤獨長者醒悟過來。
給孤獨把外道們的意思先告訴舍利弗,舍利弗非常高興,他以為這正是宣揚佛陀言教的機會。
約定時間、地點,佛教和外道辯論的一天終於到來。外道的發言辯論人成百上千的高高坐在台上,佛教的辯論發言人只有舍利弗一位尊者。
說起舍利弗尊者這個人來,他是佛陀座下智慧第一的弟子,世俗上的一切學術書籍他閱讀得最多,他的祖父和父親,都是有名的學者,有名的辯論家。受著優良的血統遺傳,舍利弗早成為五印有名的論者,他精通一切外道的典籍和儀規。當初,他本來就是一個外道的領袖,後來他向真理屈服才皈依在正覺的佛陀座下,而且,他現在已經證得聖果,他是一位開悟的阿羅漢。以舍利弗來作對外道的主辯人,那是最適當沒有的。
外道終於在雄辯家的舍利弗前服輸,這些外道,也是能夠接受真理的人,他們都請舍利弗作引導,歸投到佛陀的座下。
給孤獨長者很歡喜,他感到自己的鼻子高了起來。
佛陀受給孤獨的迎請,帶領弟子暫時離開王舍城竹林精舍向北方的祇園精舍而來,佛陀知道機緣成熟,沿途都施以教化。
佛陀到達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的時候,人人都很歡喜,佛陀受到全城人民盛大的熱烈歡迎。佛陀在北方從此也有了佛化的根據地。
(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