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傳 歸城施法雨 1

51
佛陀歸鄉說法圖。(泰國孔敬國立博物館藏)

文/星雲大師
自從知道佛陀一定要回來的日子以後,無論迦毗羅衛城中發生什麼重大的問題,淨飯大王也不去關心,他只是時時刻刻的在盼望佛陀的歸來。
佛陀和弟子們所住的舍衛城祇園精舍,和佛陀的祖國迦毗羅衛城相距不遠,因此迦毗羅衛城中人民,都紛紛地傳說佛陀不久就要回國了。淨飯大王耳聞這些風聲,他並不敢妄想和佛陀相逢,不過他也曾想派遣使者前去迎接,但又恐怕遭受佛陀的拒絕。經驗告訴淨飯大王,佛陀雖然是他的太子,但佛陀有佛陀的思想,佛陀有佛陀的責任,他知道佛陀這個人不是聽人話的人。要回來的時候他自然會回來,否則,千請萬請,也沒有用。淨飯大王越是思念越是能忍耐,這反而助長他的修養。
有一天,波斯匿王派遣一位使臣,持有一封他的書信送呈淨飯大王,淨飯大王看了波斯匿王的信後,知道太子的確是一位大覺大悟的佛陀,這又增加他的見面之想,特別是波斯匿王信中說佛陀不久要回故鄉的話,勾引起淨飯大王的不安,他焦急的懷念,這時已到不能忍耐的時候了。
正在這時,淨飯大王得力的寵臣優陀夷前來晉謁,他見到淨飯大王心中像有什麼掛慮的事情,即刻很恭敬地問道:「大王!你心中有什麼憂慮的事嗎?」
「沒有什麼憂慮的事,我心中反而很高興。不過,稍微有點困難。」
「是什麼困難呢?」
「今天,波斯匿王派遣使臣送來他的書信,他說悉達多最近就會回來。」
「有這樣的事嗎?這是可以大大恭喜的事,但不知又有什麼困難呢?」
「我很想派一位大臣前去迎接,以便他早日能夠歸來,不過,問題難就難在這裡,如果我派的這位大臣是一個容易受感動的人,他奉我的使命前去,我怕他非但不能很快的請回悉達多,說不定反而被悉達多感動得也去出家而不回來了。」
「大王!假若你是為這個問題掛心的話,那麼,請求大王放心,我願接受大王的派遣,前去舍衛城迎接悉達多。」
「你也是靠不住的,難道你不知道他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嗎?過去憍陳如等五人不就是被他感動得一去不回嗎?」
「大王!憍陳如等五人且不說,我是有自信的人,當初悉達多要出家,是我曾奉大王之命而加以勸阻過的,他現在反而能把我勸說出家,那除非天地倒轉過來才有可能。」
「那你就速去速回吧!」淨飯大王非常歡喜。
優陀夷正要走的時候,摩訶波闍波提夫人對淨飯大王說道:「你看!悉達多的座下又要多一個出家的沙門了。」說話的摩訶波闍波提夫人,和聽話的淨飯大王都笑起來了。
優陀夷帶了淨飯大王的書信,很快的在舍衛城謁見佛陀。
優陀夷得度入僧團
優陀夷見到佛陀,心中一驚,因為他和佛陀分別已十五、六年的歲月,現在看到佛陀的相貌完全改變,穿著的衣服雖然比過去簡單,但佛陀的相好比過去更圓滿、更慈悲、更莊嚴,而且好像增加了不可侵犯的威嚴。優陀夷就向佛陀行了當時印度最恭敬的禮節。
佛陀靜靜地看完父王的書信,便向優陀夷說道:「父王很健康嗎?」
「是的!回稟佛陀,大王很健康,不過他希望早一日見到佛陀。」優陀夷很恭敬地回答。
「謝謝父王的關心,我也想不久要回去看看。你遠途而來,大概很辛苦了吧?那你可以去休息一會吧!」
佛陀說後親自帶領優陀夷在祇園精舍中各處參觀一次,優陀夷看到佛陀的弟子,他們共住的生活都非常有條不紊,思想是統一的,利益是均等的,法制是平等的,言語是和善的,心意是共悅的,優陀夷看後非常的羨慕,他心下想,能夠在佛陀的座下受教,是多麼的幸福。佛陀此時知道優陀夷的心,有意似地問道:「你歡喜過這樣的生活嗎?」
「很歡喜!」優陀夷回答。
「出家作沙門好嗎?」
「佛陀假若許可,我是很歡喜歸投到佛陀的座下作沙門。」優陀夷這麼回答,他一時竟忘記承允淨飯大王的諾言。
做佛陀的弟子,本不一定要出家,在家也是一樣可以學佛。佛陀不勉強勸人出家,但佛陀卻希望人人都遵奉他所指示的真理去實踐。現在佛陀叫優陀夷出家,並非有意和他為難,而是希望他真正能夠得度。
佛陀見到優陀夷允諾以後,隨即喊來一位弟子,告訴那位弟子關於優陀夷要出家的事,並吩咐他照出家的儀式為優陀夷剃度。
優陀夷恍惚在夢中似的,任佛陀那個弟子為他剃除鬚髮和穿著袈裟,等到優陀夷完全成為一個沙門的樣子才帶他來拜見佛陀。佛陀向他笑笑,並稱讚他很像沙門,優陀夷想想不覺也笑起來。他想到現在終於做了佛陀的俘虜,但怎麼樣能歸去回覆淨飯大王呢?
優陀夷的出家,做佛陀的弟子,他雖然感到很榮幸,很得意,但心裡總是不安靜,他最後奉佛陀的慈命,先歸城去稟覆淨飯大王,他的心才放下來。
淨飯大王見到穿著袈裟的優陀夷就笑著說道:
「對啦!我猜得不錯,優陀夷!你也是靠不住的。他問你些什麼呢?」
「大王!現在的佛陀,超乎陛下和我的想像,只要不是傻瓜,不是狂人,一定會受他的感動而都歸投到他的座下。佛陀說,他在七日之內就會回來,請大王不要多心,將來迦毗羅衛城中的沙門一定會多起來。」
淨飯大王聽到優陀夷回答佛陀六、七天之內就要回來,心中喜不自勝,對於迦毗羅衛城中將來一定會有更多的沙門,淨飯大王此刻實無心去關懷。自從知道佛陀一定要回來的日子以後,無論迦毗羅衛城中發生什麼重大的問題,淨飯大王也不去關心,他只是時時刻刻的在盼望佛陀的歸來。優陀夷見到如此情形,不覺感動得流出眼淚。
佛陀歸國傾城敬信
很多人曾說過,再偉大的人物,在故鄉是沒有人歡迎,佛陀的歸國,正是和這句話相反。從外表上看,佛陀離開祖國十五、六年才歸來,假若是換了另一個人的話,這正是所謂衣錦榮歸的時候,可是,佛陀穿著綾羅的衣錦出去,倒是穿著樸實的袈裟歸來。不過,我們不要忘記,這是表面的,真正的佛陀是出離煩惱的家,捨去太子的位,戰勝一切的苦,遂了歷劫以來的本願,到達正覺世界而才歸來的一位一切智者。
現在佛陀並非是一個人獨自歸來,他是帶領著很多的弟子,他們的穿著雖不美觀,但整肅的威儀,安詳的舉止,使見到的人不知不覺地流下眼淚,並且合掌作禮。
佛陀進入祖國的國界,並沒有急忙地趕回宮殿,他帶領弟子進入迦毗羅衛城外的尼拘陀樹林,先停在那兒休息一會以後,再帶領弟子進入迦毗羅衛城中托缽乞食。國中的人,見到很多乞食的沙門,師父就是昔日的太子悉達多,大家都很驚奇,有的前來致最恭敬的頂禮,有的奉送最美好的供養。佛陀是不分貧富貴賤,在每一家門前,都站立一會。想供養的人以及不想供養的人,想求教的人以及不想求教的人,佛陀都很歡喜微笑地向他們招呼。那莊嚴的步伐,那慈悲的儀表,實在太令人感動!即使對佛陀離國出家的行為有所誤解而不信仰的人,見到佛陀也都生起恭敬佩服之心。佛陀的風度,就這樣很快的被傳聞開去,傳聞到淨飯大王的耳中,淨飯大王驚奇太子的歸來怎麼不先來向他問安,他趕快帶領百官大臣前來迎接。
在路上,佛陀和淨飯大王兩個行列相逢,一邊是淨飯大王的行列,極其尊貴華美;一邊是佛陀的行列,雖然整齊靜肅,但不奢華美觀。
兩邊行列相逢的時候,淨飯大王慌忙地下車,很歡喜地來見佛陀,淨飯大王想用手來擁抱他的太子,他也以為太子一定會投進他的懷抱,但昔日的太子,今日的佛陀威嚴不動如山,淨飯大王感到非常失望,因此說道:
「悉達多!你是我的太子,但現在究竟怎樣稱呼你,我也不知道。我真不了解,你回國後,為什麼不趕快地回宮呢?你為什麼要使我焦急的在等待?你帶領很多的人,到宮中來吃飯,你也知道,這是不會成問題,可是,你好似故意和我為難,領著這麼多的人在大街小巷乞食,你說,這種生活怎不失去我釋迦種族的光榮?怎不增加我釋迦種族的恥辱?」
(待續)

佛陀歸鄉說法圖。(英國牛津大學博德利圖書館藏)圖/佛光山提供
佛陀歸鄉說法圖。(英國牛津大學博德利圖書館藏)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