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台灣高教有進步空間

28

文╱周祝瑛(政大教育系教授)
最近,有媒體提到英國泰晤士報高等教育特刊(Times Higher Education)最新亞洲大學排名中,台灣有八所大學進入百大的排名,但普遍排名下滑的原因。其實,從現有的各個世界百大排名來看,都對以人文與社會科學為主的大學不利。以去年香港七所大學躋身亞洲一百所頂尖學府為例,有四所香港大學打入亞洲前十大頂尖大學。根據Quacquarelli Symonds(QS,英國一家專門負責教育及升學就業的組織),QS研究指出,香港的大學進入排行,除了教授們能發表具有影響力的研究外,師生比例也比其他地區低很多。
然而分析中沒講的是,香港至今十八到二十二歲的大學生同齡入學比例只占三成左右(台灣早就超過七成,僅次於南韓,居世界第二位)。香港的大學不但辦學經費遠遠超過台灣各大學,學費也不便宜。更重要的是多數大學仍以英語授課及英語發表為主,甚至連香港教育大學雖然以培養粵語授課的中小學師資為主,也用英語授課及發表。
根據THE或QS「二○一八亞洲大學排名」榜進一步分析,發現這些進入前一百名的亞州大學中,絕大多數屬於綜合性,或者擁有醫科或工科(科技)領域的大學。香港嶺南大學莫家豪教授分析,這些入榜的亞洲大學,都是擁有教師與學生人數較多的大學。
在前一百名大學中,只有四所大學屬於以文科或社會科學為主的中小型大學,包括:日本的一橋大學(Hitotsubashi,六十七名),南韓外語大學(Hankuk,六十九名),新加坡管理大學(七十一名)與香港嶺南大學(一百名)。其中,嶺南大學是所有大學中師生人數最少,於二○一四年成為香港唯一只招收大學部學生,且提供四年全住宿,師生比率僅為一比十的公立博雅大學。
莫教授與筆者一樣,多年來在國內、國外呼籲:上述百大排行「重理工、輕人文」、「重發表、輕教學」、「忽略本土需求、向英語世界傾斜」等弊端,需要有志之士集結,另外做出符合各國 (如針對全球九成五以上被排除在外的兩、三萬所大學),進行更符合所需的評鑑與改進,尤其能以中小型大學,與人文及社會科學為主的大學進行比較,則更可清楚反映這些大學的研究及教學實力。
筆者曾分析美國哈佛大學、華盛頓喬治城大學、日本一橋大學、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法國巴黎政治學院、台灣政治大學與中國大陸人民大學,這七所以人文社會領域見長的公私立大學,透過每年的學費,每名學生的平均成本、政府投資,每學期的上課周數等數據,分析上述大學的「成本效益」排行,發現所謂的世界百大,其實許多是在充沛教育資源(包括學費) 等累積的結果。而大學排行如以中小型和教研並重的大學重新比較的話,那麼香港嶺大可算是亞洲前五名以文科及社科為重點的大學。
台灣的各大學能否從嶺南大學的例子找到各自的利基,尤其在華語世界中,台灣的高教至今仍屬CP值最高的地區之一,在全球百大的排行中,其實不必妄自菲薄,還是有異軍突起的機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