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出版業的寒冬來臨

101

二○一八台北國際書展已經落幕,這次最顯著的現象是,台灣以外的華文作家參與數量較過去大減,大陸作家幾乎絕跡;而參觀的人數也較去年滑落一成。整體呈現的冷清,與過去媒體接連幾天熱烈報導的盛況不可同日而語。
這樣的現象確實反映了台灣在華文出版界的龍頭地位已有逐漸褪色的趨勢,時值數位時代的衝擊,出版業的寒冬已然降臨。
往年台北書展都是盛況空前,每屆都有一個主題,可以說是居亞洲之冠,今年書展以「讀力時代」為主題,不只有上千場演講活動,每天都邀請各界頂尖的作者光臨,台北書展基金會也自認今年的精彩規畫,還有芬蘭和巴西都來設展,應能吸引更多民眾入場,但結果與預期相差甚遠。
台北書展基金會說明今年人氣和買氣雙雙滑落的原因,是因為寒流來襲加上地震,讓人潮減少了,買氣不旺的理由是書展辦在過年前,讀者還沒領到紅包。這些都可能是理由,但是人氣下跌是不爭的事實,這個問題還必須溯及遠因,畢竟這樣的情況已經逐年呈現,未來還可能更冷清。
書展人數逐年下降,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出版業面臨了數位化的危機。數位化時代到來之後,公共場所如公車上、捷運上,已很少看到年輕世代拿著書本看了,在捷運上尤其明顯,大家都低頭滑手機,這時候拿出書本來看顯得特別突兀,似乎有與時代脫節的感覺。出版業如果無法與數位等新科技結合,依舊走過去的老路,注定是走向窮途末路了。
幾年前《紐約時報》曾報導,在台北,年輕人周六晚上去逛誠品是很酷的行為,誠品二十四小時營業已經是台北的風景之一。
但與此同時,出版業的蕭條也與日俱增,一方面誠品採取多角化經營,一方面老出版業者沒有跟上時代腳步,也就逐漸走向夕陽產業。早在幾年前,重慶南路的老書店就一家家的收攤,現在還有些商家大力更張,不過多是進口一些大陸出版的精美古籍,勉強維持住門面。
說到大陸,必須談第二個危機,也就是華文書受到大陸出版業的衝擊甚大。台灣的市場小,不像大陸,台灣頂尖的作者也多往大陸發展,一本書動輒賣到上百萬冊,在台灣哪有這個光景?大陸正值經濟崛起的高潮,民眾的求知欲望甚高,出版業正蓬勃發展,加上自由市場的商業機制才剛起步,而改革開放之後的各種禁忌也打破,出版業搭著創新的時代潮流一帆風順。這也是大陸作家對台北書展不再感到興趣的原因。
蔡英文總統循例出席台北書展,她說:「我們的創意跟能量傲視亞洲,因為我們的政治民主、社會自由,各種不同的聲音都可以在這塊土地上激盪出不同的創意。」其實,看一看大陸的創意發展情況,台灣的創意已經不算突出了。
蔡總統也勉勵出版業者,要跨界合作與科技的應用,要提倡國人多閱讀、多買書。問題是數位化衝擊如此巨大,出版業者獨木難撐大局,光喊要民眾多看書、買書,如果政府沒有一套策略支持,「出版業的寒冬」能像這幾天的寒流一樣過去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