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歲片 《花甲大人轉男孩》一場拯救父親大行動

51
阿嬤過世一年,準備做「對年」(指已出嫁的女兒回家延請師父誦經做法事)了,鄭花甲退伍回到台北,從會家暴的前男友手中救出青梅竹馬的雅婷,到阿瑋家慶祝到天亮。圖/氧氣電影提供

文/張純昌
阿嬤過世一年,準備做「對年」(指已出嫁的女兒回家延請師父誦經做法事)了,鄭花甲退伍回到台北,從會家暴的前男友手中救出青梅竹馬的雅婷,到阿瑋家慶祝到天亮。醒來時卻發現彼此躺在床上,被阿瑋父母撞見。阿瑋父母來到阿甲家鄉繁星鄉興師問罪,想看看與自己女兒(看似)有親密關係的這個男孩,究竟有沒有擔當,能否為女兒的下半輩子負責。
事情當然沒有這麼簡單。鄭家人個性衝動,各自的感情狀態也錯綜複雜,個人有個人的傷痛或煩惱,一連串的誤會與話語的衝突,導致了一場鬧劇,所有人吵吵鬧鬧打成一團,阿瑋不斷呼喚花甲出來表露心跡,男主角卻只能一邊勸架,一邊支支吾吾說不出什麼有男子氣概的話,甚至躲到小時候的衣櫃裡。
由此進入了一趟時光之旅。花甲陰錯陽差回到了二○○三年,那個SARS蔓延的時刻……
如果能回到過去
故事由此轉為兩線進行,「現在」(二○一七年)與「過去」(二○○三年),現在的人們面對著並未撫平的傷痛,因著過去記憶而無法接受眼前人追求的女子,想要扛起一家未來卻總是失敗的父親,還有等待著消失的愛人的阿瑋,究竟花甲去了哪裡?他要何時才回來面對一切,承擔起一切?
回到二○○三年的鄭花甲,原本只是無心的一句話「如果能回到最美好的時光」,卻發現過去並沒有多好,他見到了還是小孩的自己,發現自己的父親欠債不還,母親必須以性命償還債務,家人即將因此分崩離析了,他試圖提醒未來將會中風的叔叔注意飲食,他救起未來將因車禍而過世的姪子,這樣深藏在喪子之痛中的四叔應該就不會受困於此了吧?他想要打醒自己執迷不悟仍陷在賭博之中的父親,卻發現那其實是傳統男性愛家庭的方式,他們任性、傻氣的想要以自己的方式拯救,卻總是在某個時間點出了差錯,讓家庭陷入更深的深淵,但那一切都出於愛。
網路流傳最廣的一段一鏡到底鏡頭,在電視劇中,光輝與花甲父子互罵,光輝以父親的角色質疑兒子花甲的生活,卻因彼此的心結導致誤會愈結愈深。
一份未來的贈禮
整個穿街弄巷的場景在電影版裡被刻意地重現了一次,如果電視劇中展現的是父兄輩對待孩子時帶著的管教態度,在電影版中則因對象爲看似平輩的鄭花甲,得以將鄭光輝內在對家庭與妻兒的關懷動機翻掏出來訴說。
鄭光輝以無奈的語氣說,我也是想要賭票大的,好在坐牢之前讓家人有安穩的生活啊。於是,花甲想以「來自未來的人」的優勢,知曉一切,帶父親來到台灣第一次的職棒現場,而年輕的鄭光輝竟為了接下一顆界外球,摔下高高的全壘打牆……小花甲說,今天的父親是他所看過,最喜歡的父親了。
那是一場怎樣拯救父親的行動,從前無數次你對父親不能諒解,你在時間之外的框中無聲吶喊,怎麼在命運關鍵的時刻總是選擇了錯誤的那條路,而如今你終有機會將手伸進框中,將一切扭轉過來。你用盡力氣,終於讓父親走上正確的道路,這次,終於進入時間之中,送給未來的自己,一份時間的贈禮。
原來一切都是愛
時間的贈禮,關鍵字「救贖」,多少人心中熱切想望卻無法獲得之物,居然讓花甲給拿到了,但有時也有回到過去卻無法挽救之物。花詢還是因其他原因過世了,四叔還是中風了。花甲終於理解到,時間所無法復原者,掌握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也許是定位為賀歲片,所有人在故事結尾都找到了各自的歸宿,以整個大家族裡的集體結婚作為落幕。各就各位,各得其所,所有人的遺憾都得到了滿足,找尋的都有了陪伴。
「回到過去」可能只能是幻想,但愛會穿越時間。花甲拍下自己打給過去小時候的方瑋琪的影片,將她過去曾經聽過卻不明所以(以為是神經病)的一段話,重新對著現在的她再說一遍。話語經過時間的沉澱,如同謎語、瘋言瘋語般的,那些因著彆扭、傷痕而漫漶不清的話語,那些瘟疫時期所說的話,聽仔細了,原來都是愛。

阿嬤過世一年,準備做「對年」(指已出嫁的女兒回家延請師父誦經做法事)了,鄭花甲退伍回到台北,從會家暴的前男友手中救出青梅竹馬的雅婷,到阿瑋家慶祝到天亮。圖/氧氣電影提供
阿嬤過世一年,準備做「對年」(指已出嫁的女兒回家延請師父誦經做法事)了,鄭花甲退伍回到台北,從會家暴的前男友手中救出青梅竹馬的雅婷,到阿瑋家慶祝到天亮。圖/氧氣電影提供
阿嬤過世一年,準備做「對年」(指已出嫁的女兒回家延請師父誦經做法事)了,鄭花甲退伍回到台北,從會家暴的前男友手中救出青梅竹馬的雅婷,到阿瑋家慶祝到天亮。圖/氧氣電影提供
阿嬤過世一年,準備做「對年」(指已出嫁的女兒回家延請師父誦經做法事)了,鄭花甲退伍回到台北,從會家暴的前男友手中救出青梅竹馬的雅婷,到阿瑋家慶祝到天亮。圖/氧氣電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