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留遺憾】 用詼諧畫筆彩繪暖陽

762
與主治醫師合照,附上感謝函,謝謝他大力救我。圖╱博思智庫提供

文/陳筠芝
二○一四年底,走路發現會喘,腹部異常腫脹,於是在隔年初安排了人生第一次的全身健檢。
「陳小姐,妳的子宮卵巢完全被癌細胞包覆,還有腎上腺和脾臟等處都有擴散情形!」照了超音波立刻發現腹水,檢查結果確認是第四期卵巢癌。
「我竟然跟我的母親得了一樣的癌症?」頓時腦袋一片空白,只有止不住的淚水。
心想是不是工作壓力大,缺乏運動,加上飲食相當不正常,本來就有家族癌症遺傳基因的我,也許就此引發?
那年我才三十三歲,還有許多想做的事,擦乾眼淚後,只有個念頭──我要活下去!
現在的我連悲傷的時間都沒有,和醫師討論後,馬上決定兩天後進行大手術。
手術當天,躺在病床上,姐姐隔著玻璃門看著我,只是一門之隔卻有與世隔絕的孤獨感。
正式手術從早上八點多一直到晚上快十點才完成,術後傷口的撕裂感,加上疼痛和副作用使我產生了幻覺,這時才深深知道,能夠正常吃飯、大小便的芝麻小事,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妳就努力衝吧!能吃就吃,我們來一起禱告吧!」親切的醫師對我說。
「只要能活下去,什麼我都願意做!」我默默告訴自己。
母親在我十二歲時罹患卵巢癌,兩年後離世,深知抗癌歷程的艱辛;父親則在我十七歲時罹患腹膜癌,術後不到一周,便因為敗血症而離開,至親的離開,讓我感到生命的脆弱,我學到了忘卻悲傷,卻沒有學會好好照顧自己。
由於父母很早就因病離世,因此養成我們三姐妹獨立的性格,在我罹癌的過程,正是我們合力經營花蓮民宿的起點,那時二姐除了要照顧我,還要處理民宿大小事。而她們從不在我面前掉過一滴眼淚,只是默默照顧我。
治療過程最痛苦的感受,在於思緒是清晰的,身體卻無比沉重,就像顆洩了氣的皮球怎麼樣也起不來,彷彿千斤頂壓在身上,動彈不得。
因為罹癌,醒悟到原來自己的生活習慣跟飲食有多糟糕,開始放過自己,學習放鬆過日子。我又再度回到那個開懷地大笑、四處走跳,讓每個人都感染開心的人。
化身幽默「機大王」
癌症並非絕症,它沒有想像中的可怕,可怕的是心情,或是拒絕正規治療的偏方療法,拖延了黃金治療時間而抱憾人間。
在有限的生命倒數計時器下,怎麼樣把握當下,不要被壞情緒綁住,才是重要的事。
因為待在醫院專心抗癌,多了許多時間,便開始創作抗癌畫圖日記,進而成立「機大王」粉絲專頁,將自身經歷分享給癌友和照顧者,傳遞健康檢查的重要性,同時開發文創商品,連結不同的公益團體,捐贈義賣部分所得。
機大王是我的替身,藉由詼諧的方式,轉化治療過程和副作用所衍生的痛苦,不只療癒了自己,也收到許多癌友們的共鳴,讓我驚覺到:「原來生病的自己,還能有幫助別人的地方!」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有句台詞:「想要彩虹,得先忍受雨水。」正如罹癌不代表人生的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未來的我不要「只是活著」,而是不留遺憾的「認真生活」。
我喜歡畫畫,也持續累積作品,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到紐約籌辦畫展,把這分喜悅幸福的暖陽帶給更多人。
(摘自《勇渡波瀾》,博思智庫出版)
作者簡介
陳筠芝
平面設計師、插畫家及抗癌鬥士。

與主治醫師合照,附上感謝函,謝謝他大力救我。圖╱博思智庫提供
與主治醫師合照,附上感謝函,謝謝他大力救我。圖╱博思智庫提供
生病前作畫時的身影。圖╱博思智庫提供
生病前作畫時的身影。圖╱博思智庫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