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人 收藏淘寶搶先看

13
趙無極的作品〈29.01.64〉在2017佳士得香港秋拍再度刷新個人紀錄。圖╱王惠琳

文╱王惠琳
香港佳士得2017年11月底在香港會展中心一連舉行6天秋拍,逾3000坪的展場吸引數萬人次到場。近幾年亞洲收藏藝術蓬勃發展,與倫敦、紐約三分天下,在未來甚至更有超越歐美的潛力,作為亞洲藝術拍賣中心的香港,湧入更多藝術拍品,佳士得亞洲區總裁魏蔚直言:「新進藏家至少要經過3年6季參與拍賣,才會找到自己要收什麼。」
選擇難╱親赴現場  多聽講座
每年5月、11月的春、秋拍是拍賣行重頭戲,展場大、展覽多,不僅走在裡面容易頭暈迷路,不少新進藏家逛完展後,最後抱回家的,亦非最初鎖定的目標,「新進藏家更需要疏導,因為他不知道從哪個版塊進入,是收奢侈品?瓷器?還是收畫?決定要收畫,又細分油畫、中國畫、古代、當代、現代,到了每個版塊裡又有不同的藝術家。」 佳士得雖然每年會固定在台北舉行預展,但展品數量與規模都無法與香港比擬,例如去年的洛克斐勒家族專拍預展、莫內家族收藏專拍,都只在香港出現,有心投入收藏還是得親赴現場。除了能與專家深入討教,秋拍期間還有各項講座,能夠多聽多學,機會難得,有些場次還得提前卡位。
小資族╱大師版畫、素描入手
若是口袋不夠深,想投入藝術拍賣,不妨從大師版畫、紙上作品入手,例如常玉油畫作品動輒破億,但素描作品落在六位數起跳,其他如草間彌生、奈良美智、趙無極、朱德群等國際級藝術家作品,都相當保值。
口袋深的藏家,當然就要瞄準大師最好等級的作品,但所謂「最好」該如何分辨?基本上在畫家中壯年時期的作品,因為體力狀況最佳、創作力道最大,產出的作品往往也最優秀。以趙無極為例,去年刷新個人紀錄的兩幅油畫,都是創作於1964年,當時趙無極43歲,狂草系列正發展到爐火純青階段。
另一方面,像張大千這類作品風格多元、產量又豐富的畫家,雖然每年都有數十張作品在拍場流通,但早期1930、1940年代巨幅作品,受到戰亂影響,市場上物以稀為貴。而畫家交遊廣闊,產生不少應朋友之邀所做的「應酬畫」,價格自然受限,若以投資角度就非首選。
西方藝品╱亞洲藏家 興味濃
2017年上半年亞洲區成交率占全球佳士得的35%,亞洲藏家對西方藝術收藏量非常驚人,去年首次在亞洲推出的印象派專拍「親愛的莫內先生」,成交率達100%,逾九成買家來自亞洲,魏蔚分析,藏品來自莫內家族,且部分藏品估價相當低,更有機會把趣味性的藏品引薦給亞洲藏家。
即將在今年登場的洛克斐勒家族,香港預展期間僅展出25件藏品,便吸引約1.8萬人次觀賞,今年正式拍賣時多達1,600件藏品,且估價「從天花板到地板都有」,對新、舊藏家都頗具吸引力。
因應藏家對西方藝術收藏的需求,佳士得開始改變做法,魏蔚說:「我們以前是先在香港等大家來,現在有走出去,歐美的專家也頻繁飛到亞洲,向客人講解圖錄、介紹推薦。」
針對VIP級大藏家,佳士得採取主動攻勢,親自上門介紹,甚至帶領藏家前往紐約、倫敦看展。對於一般藏家,從今年1月起,除了春、秋拍預展還增加印象派巡展。佳士得也觀察到台灣藏家與藝術愛好者對於西方藝術求知若渴,計畫今年開始在台灣增開講座。佳士得也打算走出台北,接觸台中、台南、高雄藏家。
比耐心╱藏畫10年  身價翻漲
藝術拍賣市場與經濟發展狀況息息相關,1990年到2000年,拍賣價格基本都呈現漲勢。例如草間彌生10年前一顆南瓜5萬元起跳,今年佳士得兩顆1929年的大、小南瓜,各拍出港幣418萬(約新台幣1600萬元)、62.5萬(約新台幣239萬元)。
但草間彌生並非件件都能增值,例如南瓜雕像以紅色圓點、早期製作的最為經典,2004年草間彌生成立工作室,不少作品是由助手協助完成,增值空間就不如藝術家早期親手製作的高,運氣不好可能原價買進、原價賣出,扣掉佣金還虧錢。
藝術作品增值至少需3至5年起跳,若以投資為目的,耐心必不可少。專家建議,若是重要藝術家的作品,擺放10年以上基本上都可以翻倍。
傾彩區╱大師作品 喜歡出手
從2016年起,佳士得便為亞洲愛好西方藝術收藏者規畫「傾彩」專區,從林布蘭、堤香、梵谷、莫內、畢卡索到安迪沃荷,古典藝術、印象派、當代大師級作品齊聚一堂。以往香港只做預展,正式拍賣移師紐約、倫敦,有心收藏的藏家看得到、買不到,心癢難耐,現在在香港會展中心不僅能大飽眼福,「傾彩」專區喜歡即可出價。
但為何不把「傾彩」排入拍賣時程?魏蔚坦言,亞洲藏家真正關注收藏西方藝術,也是近3年開始,「整個準備跟藏家積累度還沒有達到跟倫敦、紐約一樣。所以要賣家完全信任,將他的作品放到香港來拍,需要有很雄厚的藏家基礎,但這個基礎還有待培養。」但魏蔚看好亞洲藏家對西方藝術的需求,「傾彩」今年還會重回香港。

「傾彩」展出莫內〈在吉維尼的草原〉。圖╱王惠琳
「傾彩」展出莫內〈在吉維尼的草原〉。圖╱王惠琳
「傾彩」展出梵谷的〈農婦頭像:右臉〉。圖╱王惠琳
「傾彩」展出梵谷的〈農婦頭像:右臉〉。圖╱王惠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