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找回台灣的平安喜樂

55

執筆人:羅智強 前總統府副秘書長
一個終身用生命捍衛國家的上校,退役後卻選擇冒著生命風險,去反抗他曾一輩子服務的政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果蔡政府還體會不到人心的憤恨,不僅台灣未來永無寧日,今天的主事者,也必然烙印在歷史中。
一九九八年,後來才顯露堅定台獨主義者的李登輝前總統,牽起了馬英九的手,說他是「吃台灣水、喝台灣米」的新台灣人,李前總統說:「我提出新台灣人,不只是為了選票,而是希望二千一百五十萬的新台灣人走出悲情,走向光明的未來,團結一致走入國際,台灣才有安全……」
當時的李前總統,我相信他也許是發自真心,相信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生活的所有人們,不分先來後到,不論原閩客外新,都應該攜手同舟,都是「生命共同體」,這也本應是不分黨派的共識,不論是統是獨,都是認為自己的理念,對台灣最有利。
然而可惜的是,理念,經過了政客對利益的算計之後,常常都會變質。
比方說,二○○四年,民進黨推出了《族群多元國家一體決議文》,主張「國民的壓迫並非外省新住民原罪」、「族群歧視言行應予譴責」、「各族群都是台灣主人」,聽起來很有道理,但等到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才發現民進黨的「謙卑」,似乎只是「王莽謙恭下士時」,是還沒有拿到權力時的謙卑。
對於太陽花們的「占領國會」,民進黨當時也是完全支持,認為是符合民主,是正義的行為。掌權之後,對於反年改團體,不要說支持認同,連寬容都不存在。我們知道民進黨態度的差異點,太陽花,是來癱瘓對手政黨施政的,是來協助民進黨贏得執政的,那麼太陽花占領立法院,當然就變得「神聖不可侵犯」。
相反地,一旦在政治雷達上,把軍公教判定為「非我族類」,那麼砍他們的退休薪俸,就不需要客氣。更何況,已經退休的軍公教們,沒有PTT帳號,學不會匿名造謠,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但是過去將士用生命保衛國家,現在卻寧願用生命對抗政府,這種人心的變化,才是蔡政府的政權,要面對的最根本裂解。
今日國軍,明日退將,蔡政府對退役官兵的所做所為,現役將士,也都看在眼裡,他們不會有兔死狐悲之感嗎?不會有脣亡齒寒之痛嗎?
年金改革是必須的,但就如同很多人強調的,再怎麼樣的「必要之惡」,也不能忘記這是政府毀棄對軍公教的承諾。有人說,軍人退休已經過得比勞工好了,這樣講的人,當初怎麼不入伍報國呢?你過去覺得不划算,現在抱怨他們拿太多,這合理嗎?
年金改革,必須以一種「負荊請罪」的態度。像若干民進黨立委凶狠地說「鬧得愈兇、砍得愈多」,都是火上加油,只會掀起更大的仇怨。
另一個例子是,新政府上台之後,台灣的裂解持續擴大,日前又有激進獨派分子,去慈湖潑漆,連棺柩都不放過,這不也是民進黨長期以來,刺激族群仇恨來追求政治利益的副作用?
又再如沸沸揚揚的卡管風波,明明是合法遴選出的台大校長,民進黨不惜踐踩憲法的學術自由,也要阻攔。讓人不禁疑惑,到底民進黨想要得到多少權力才罷休?行政權、立法權、監察權都給民進黨了,水利會也官派了,三級首長也政治任命了,工程採購也分廠商背景了,為什麼民進黨還不滿足,還要把手伸進台大校園,還要用高壓的姿態去鎮壓軍公教?
對立的源頭在政治人物的過度算計與貪戀權力,找回過去台灣的平安、喜樂,只有一途,用選票淘汰這樣的政治人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