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 中 人 生 誠實面對自己《走出寂靜》

290

文/余致毅
我到德國柏林時,特意尋找記憶中的那一片湖泊,於是乘車到郊區的湖邊。這座寬廣無邊的湖泊被濃密的樹林包圍,我沿著指標行走,看見一些德國民眾正在晒日光浴,也有一些民眾泡進冰涼的湖水中游泳,我則一個人靜靜的走在湖邊的步道上,呼吸這片濃郁的寂靜。
記得第一次看的德語片是德國女導演卡羅琳.林克的處女作《走出寂靜》(Jenseits der Stille),描述一個聾啞家庭倫理親情的故事,雖是沉重的題材,卻細膩地刻劃出人性情感的拉鋸,帶著一種寧靜的美。
故事中的女孩拉拉,從小被失聰的父母撫養長大。懂事的拉拉成為失聰的父母與這個世界的溝通橋梁,用手語為他們翻譯電視劇,也用手語告訴他們大自然的聲響。然而長大後的拉拉,決定搬到柏林和姑姑卡麗莎生活,並準備考音樂學院。因為學習黑管以及與姑姑親近,讓拉拉和父親間的矛盾日增,即使母親因為騎腳踏車發生車禍後,拉拉與父親的關係仍舊沒有改善。
拉拉的父親馬丁關在自己的寂靜世界裡,讓周圍的親人無法了解也無法進入。真正的寂靜也許不是來自於失聰的緣故,當一個人把自己的心關起來,不再與外界溝通時,就陷入真正的寂靜世界裡了。相較於聲音的無形,思想與情感也同樣無形無影。下雪是什麼聲音,愛又是什麼旋律呢?
拉拉如何面對兩個矛盾的世界,有聲的音樂與無聲的父親,同樣拉扯著她。親情帶來的矛盾,往往讓深陷其中的我們困擾不已,拉拉與父親、馬丁與卡麗莎,各自都有需要解開的結。
我沿著卡麗莎時常裸泳的湖泊散步,走在屬於自己的寧靜當中。不論是馬丁或是拉拉、卡麗莎,或者如你我,都需要鼓足勇氣並誠實面對自己、面對與他人的關係,才能跨出自己的寂靜世界,連結到其他的世界,不論是有聲或是無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