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 悠遊奧地利瓦豪文化

77
瑪利亞圓柱廣場。圖/吳致嘉

文/吳致嘉
歐洲多瑙河發源自德國黑森林,向東流淌中、東歐十個國家,成就許多城市的文明。奧地利作曲家小約翰.史特勞斯創作的《藍色多瑙河》,輕快的旋律象徵著城市生命與活力,藉以振奮戰敗後的維也納民心,重拾光明和希望,這首圓舞曲成為奧國的第二國歌。
歌詞「巍峨的古堡一邊俯瞰,一邊在峭壁上笑著問候你,一邊在峻嶺上笑著問候你,遙遠的山景,都映照在你舞動的波濤上……」清晰地描繪出多瑙河畔唯美的景致。奧地利境內瓦豪(Wachau)河谷地帶,西起梅爾克,東至克雷姆斯,約莫三十公里的水岸風光,被視為多瑙河流域最迷人浪漫的景觀。
古拙塔樓及修道院藏身丘陵小坡之上,頹圮碉堡訴說「獅心英王」理查一世的過往遭遇,緊鄰河岸的低地平原盡是葡萄果園,從古到今釀酒產業興盛不衰,河濱小鎮儼然成了葡萄美酒的故鄉。
那年蜜月旅行正值冬末春初,水波不興的澄澈河面,尚未開放觀光船行駛,我與妻子改以鐵道方式,自維也納西郊的聖波爾坦,乘坐支線列車至克雷姆斯,再以當地巴士續進鄰近小鎮杜倫施坦。
古蹟和新屋相互揉合
克雷姆斯是座中古世紀的老城,橫貫市中心的歐伯蘭大街喧嚷鼎沸,佇立青石板街道兩旁的古樓老屋,多是舊時代的遺物,大街盡頭仍留有建於一四八○年的西城門及碉樓城牆。西城門主要以白色方形結構為基座,人車可從中通行,基座之上的鐘塔佐以紅瓦黃牆,塔端飾有青銅尖頂收尾;城門左右亦有形如圓錐的碉樓各一,南側則是一整面的殘牆遺跡,今日的城牆已成新穎商場的外牆立面,如此巧妙地將古蹟與新建築相揉合,有種耳目一新的復刻氣象。
漫走大街上可窺見各異奇趣的商家招牌,不像台灣普遍常見的制式招牌燈箱,取而代之的是造型不一、圖文共構、字體有變化且色彩斑斕的顯目招牌。在物價昂貴的歐洲旅行,除了力行櫥窗購物的閒情外,抬頭欣賞這些精巧的商家招牌也是樂趣。
大街北側有座由修道院改建的博物館,展示著克雷姆斯城市發展史,還陳設許多當地自羅馬時代迄今的葡萄酒釀造史。瓦豪流域出產的白酒帶有清淡果香味,酒精含量較低,巷弄間與廣場旁羅列許多各式酒館。此外,當地人將Piaristenkirche教堂與維也納的標誌─史蒂芬教堂相比擬為姊妹教堂,前者屬哥德式晚期風格建築,亦值得旅人前去探訪。
休耕葡萄園清幽可人
自克雷姆斯火車站西側搭乘WL1線巴士,沿多瑙河左岸的3號公路而行直抵杜倫施坦,巴士不駛進市區,因為整個杜倫施坦小鎮,僅一條Hauptstraße街,以及不到百棟房子聚集而成。
巴士就停靠在葡萄田邊,村民夾道歡迎我們,時值廣袤無邊的葡萄園休耕,樹藤與支架整齊畫一的占滿河床平原,雖不見蒼翠欲滴的纍纍果實,卻有著田園般的悠然之情。村鎮入口處的高牆城垛,蜿蜒旋繞至山嶺古堡,駐足遠望克恩林加堡廢墟,遙想當年理查一世被囚禁於內時,可否還有心情徜徉在這清麗的水岸勝景之中?
過去於中世紀黑暗時代,獻身信仰的基督教徒,發誓約堅守清貧與奉獻,建立修道院過著隱修士的生活,勞動是他們的職責之一,許多修道院視所處地區的資源發展出特有的事業,瓦豪葡萄酒就此而生。
藍白相間的科亞赫倫修道院是杜倫施坦最耀眼的地標,教堂最初建於一三七二年,後發展為修道院的規模,目前所見是一七一○年重建後的模樣,深具巴洛克風情樣式。修道院中庭造有一綠叢花圃,紅瓦之下的灰黃牆面飾有聖徒浮雕,清幽氛圍相當舒暢!
觀覽不同風格修道院
告別克雷姆斯、杜倫施坦,我們沿瓦豪支線返回聖波爾坦的途中,除遇見當地婦女緊追討錢一事,讓人感到不悅外,從火車上遠眺窗外原野風光別有一番享受,視野所見仍是整枝後的廣闊葡萄田,目光躍上可及高掛山丘上的格特維克修道院,掩映在冬季灰綠的林木之中。
火車行駛至此,已來到多瑙河右岸,未能有餘裕的時間造訪修道院稍有缺憾,晚間回到小旅館查詢相關網上資訊,才知曉整座修道院建築群占地極大,其中央的格特維克教堂建於一○八三年,初始屬羅馬式風格,目前的巴洛克式風格是十八世紀整修改建的。
往返瓦豪以聖波爾坦作為鐵道轉乘站著實便利,聖波爾坦亦是西向薩爾斯堡,及東至維也納列車必經的大站,該城歷史可追溯於西元一一五九年城市法的頒行,匯集了許多巴洛克式華麗建築、新藝術運動建築,以及新穎的現代建築。
步出車站,匆匆閒晃市區街道,可見各種趣味橫生的塗鴉與飽滿色彩綴滿商家外牆上,像是鄰近大教堂的瑪利亞圓柱廣場,便是我眼中的一方小天地,旅人可恣意沉浸在那彩色的世界中,身旁又有銅塑雙人像相伴。另外,市政廳廣場也是不容錯過的熱門景點。

▼杜倫施坦的小鎮入口。圖/吳致嘉
▼杜倫施坦的小鎮入口。圖/吳致嘉
瑪利亞圓柱廣場宛如彩色的世界。圖/吳致嘉
瑪利亞圓柱廣場宛如彩色的世界。圖/吳致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