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拉巴哥群島的生態密碼

48
在艾斯潘諾拉島上離海獅媽媽太近,海獅寶寶吃醋所以前來把我趕走。 圖/Winny、取自網路

文/Winny
計畫以一年時光環遊世界的作者,終於在大學畢業兩年多後,出發前往世界每個角落,其中一段,她特別追尋生物學家達爾文的腳步,來到距離厄瓜多一千一百公里海上的加拉巴哥群島……
第一次認識「加拉巴哥群島」是在高中的生物課。「達爾文在一八三五年到加拉巴哥群島考察時,發現每個島嶼上的陸龜與雀鳥乍看之下都很相似,但卻有些許不同,而且跟南美大陸上的物種類似,於是開始懷疑島上生物可能來自共同祖先。」
老師給我們看不同雀鳥的草圖,牠們嘴型微小的變化都是來自於適應各個島嶼不同環境而演化。在這之前,西方社會相信是上帝創造了每一種生物。達爾文的理論一出來,馬上被基督教會視為異端邪說,直到一九五○年代後,基因被發現,才證實了特徵是透過繁殖而遺傳給後代。
達爾文推衍出進化論
位於赤道上的加拉巴哥群島,位於距離中美洲厄瓜多本土約一千一百公里的海上。由於島上獨特的生物環境,使生物學家達爾文推衍出「進化論」。加拉巴哥群島一共有七座大島、二十三座小島,以及五十多個岩礁,其中只有四座島供人居住,卻因其獨特封閉的天然環境,於二○一五年被譽為「世界上最棒的小島」。
加拉巴哥群島是個火山群島,距今一百年內總共有十三次火山爆發,每次爆發都有可能產生新島嶼,各島都是由火山堆和火山熔岩組成,但每座島嶼的氣候以及生態環境都不一樣。二○一五年,我計畫從澳洲出發去環遊世界,對於要去哪些島嶼,曾事先上網查詢感興趣的生物居住在哪些島上。
加拉巴哥群中,有些島嶼的稀有鳥類特別多,有些海域則適合浮潛。加拉巴哥象龜、加拉巴哥海鬣蜥,以及加拉巴哥企鵝(唯一一種熱帶企鵝)等奇特的動物都在不同群島上。
海獅懶躺公車站牌邊
要暢玩這群島有兩種方式,一個是待在可居住的島上,每天參加不同的一日團去其他島嶼。另一種則是住在小型渡輪上,每天前往不同小島,可在短時間內玩較多景點,不過價位相當昂貴,四天三夜至少要一千美金。我們兩種都有體驗過,各有利弊。
聖克魯茲島是群島上最主要的島嶼,許多船都從阿約拉港出發。雖然是人類居住的島嶼,但走在海港附近即可看到成群結隊的海獅霸占公車亭,出現一個「人類站著等公車,動物躺在椅子上」的奇特畫面。
位於海岸邊的魚市場,虎視眈眈的海獅與送子鳥圍繞著魚販,只要小販一不小心掉了一片內臟,全部的生物都會衝上去搶!牠們不時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好不熱鬧。
「孤獨喬治」的百年孤寂
加拉巴哥象龜是現存陸地上體積最大的陸龜之一,平均長一公尺半,近兩百多公斤,站在牠旁邊瞬間覺得自己很小隻。這些不會游泳的陸龜,原本來自南美大陸,某天因大雨沖刷而掉入海裡。還好體內脂肪夠牠們浮在海上,就這樣漂流一千多公里來到加拉巴哥群島。
由於島上環境不一,濕潤高地島上的象龜為了輕易吃到地上植物,演化成短脖子;漂到氣候乾燥的低地島的象龜,則進化成能吃到葉子的長脖龜。不過這些陸龜的共同點就是有多脂的肉,牠們不會反擊且體型大,不需要餵食可以活很久,諸多特性讓牠們成了當時歐洲航海員長途航行的最佳糧食,加上移居島上的人所帶來的環境破壞,因此許多種類的陸龜已經絕種。
專門保育加拉巴哥群島生態環境的達爾文研究站,它們徽章上的圖案是名為「孤獨喬治」的百歲加拉巴哥象龜。牠在一九七一年被發現,是當時唯一存活的平塔島亞種象龜。
生物學家們花了四十多年,想盡辦法讓牠繁衍後代,但都沒有成功。二○一二年「孤獨喬治」過世,這個物種也隨之滅絕。孤獨喬治的故事,讓我反思地球上每天又有多少我們沒發現的生物正在消失呢?
藍色腳丫子的大鰹鳥
當我知道來加拉巴哥群島居然不是藍腳鰹鳥繁殖季節時,我心都涼了。從上船的第一天,我就一直跟導遊說:「你一定要幫我找到藍腳鰹鳥!」這種鳥類雖然棲息在亞熱帶的太平洋島嶼上,但卻最容易在加拉巴哥群島看到。有什麼比藍腳丫的鳥兒可愛?而且鰹鳥的英文名字「boobies」也很有趣,是代表胸部的意思。
艾斯潘諾拉島距離人口最多的聖克魯茲島須十小時的船程,島上無人居住,但有大量的海鳥、海獅,以及海鬣蜥棲息在這,其中以鰹鳥居多。除了藍腳鰹鳥,竟還有紅腳鰹鳥與腳是灰色的橙嘴藍臉鰹鳥。由於島上資源不夠,在老天的安排下,三種鰹鳥每年會在不同的月分輪流繁殖。
而三月底正是長得最普通的橙嘴藍臉鰹鳥繁殖季節,藍腳鰹鳥必須等到六月分才會來。如果真的很想一次看到三種不同的鰹鳥,可前往聖克魯茲島附近的PuntaPitt 小島。
親眼得見此行不遺憾
這些橙嘴藍臉鰹鳥繁殖的地方跟南極企鵝相似,上百隻鳥的唧唧喳喳聲,震得耳朵都快聾了!而且許多鰹鳥寶寶明明已經長得很大一隻了,但還是在巢中等媽媽來餵食。只要母親一降落,就可看到寶寶們努力張大嘴巴,要媽媽趕快把食物放進去。有些幼鳥的羽毛都還沒脫落,全身毛茸茸的還是挺可愛。
正當我們要搭乘小艇時,導遊突然大喊:「快看!藍腳鰹鳥!」只見一隻落單的藍腳鰹鳥站在石頭上,那個藍色跟我想像的一樣鮮豔,真的太令人感動了。在加拉巴哥群島的每分每秒都像國家地理雜誌節目,我看到許多這輩子不會在其他地方見到的生物,而島上居民的生活方式,是我最嚮往的人類與動物相處模式。
關於作者
Winny,中文名吳昀,七歲隨中醫師父母移民到紐西蘭,於奧克蘭大學驗光系畢業後,前往澳大利亞阿得雷得市工作,打算工作一年後便辭職去環遊世界。過程中結識擔任藥師的男朋友,決定訂婚後相伴同行,再經過一年節衣縮食的準備後,於二○一五年出發,整整一年環遊三十五個國家地區,最後四十天回到台灣的祖父母家,決定將部落格「一起跟昀去旅行」文字整理出書,書名為《地心引力抓不住的冒險家》(上圖),山岳文化出版。

名副其實的「縮頭烏龜」。  圖/Winny、取自網路
名副其實的「縮頭烏龜」。 圖/Winny、取自網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