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伽女出家證聖果 1

127
敦煌臨摹畫─供養人,何山繪。圖/佛光山提供

佛陀的比丘弟子中,長得最年輕最俊美的是阿難尊者,他有莊嚴得如滿月似的面容,有清淨得如蓮花似的眼珠,加之他非常聰明伶俐,佛陀所有應機的說法,聽到他的耳中,他就不會忘記。
他是很得佛陀的歡心和重視的人,常受佛陀的稱讚,也常帶給佛陀麻煩。
有一次,阿難從不觸民村莊托鉢乞食回來的途中,見到路旁的井邊,有一個奴隸階級的年輕姑娘,正在汲水。一看他的打扮,就知道他是被人認為賤族的女人。但阿難對他並沒有鄙視的心,他因為口渴,希望這位姑娘布施他一鉢清淨的井水。
這個姑娘名叫摩登伽女,他因為自己是下賤種族的身分,不敢把水呈獻給阿難,他嬌羞地說道:「阿難比丘!我早就認識你,我早就敬仰你,現在並非我可惜把水供養你,但因我是被人視為首陀羅的女子,供養你水對你王族的身分反而不好。」
阿難擺擺手勢,搖著頭說道:「沒有關係,你不要把我視為普通的人,我是沙門,我看誰都是平等。在我的心裡,是沒有貴賤的區別,請你給我一點水,我實在口渴得很!」
摩登伽女聽後非常歡喜,很恭敬的用雙手捧水給阿難,阿難一點也沒有輕視他的心,他對摩登伽女,很有禮貌地點頭答謝,摩登伽女因此銘感五內,他再看看風度翩翩的阿難,不由自主地生起愛慕的心。阿難喝好水歸去的時候,他目送著阿難的背影,一縷情絲,萬分愛戀,摩登伽女感到若有所失的神魂飄蕩起來。
從此以後,摩登伽女在家中像是失去人生的樂趣,終日不是憂鬱,就是沉思,眼看著花一樣的嬌容日見消瘦,他的母親放心不下,再三盤問他究竟有什麼心事。
摩登伽女想不告訴母親也不行,因此他就坦白的向母親說道:
「佛陀的弟子當中,有一位比丘叫做阿難,我前幾天見到他以後,現在怎樣也不能忘記。他已經占有我整個的心房,沒有他我感到生活無聊,人生也沒有意義,我懇求母親為我設法。」
母親聽後,皺著眉,很不以為然地說道:「關於你終身的婚姻大事,有兩種人,我的力量是沒有辦法,一是斷除愛欲的人,二是已經死去的人。聽說大聖佛陀是有崇高道德的聖者,他的弟子都已斷除愛欲,現在全印度的國王、學者、人民大都信仰佛陀,我對你有這樣的痴想,感到沒有辦法可想。」
摩登伽女低下頭,說道:「我看阿難不是斷欲的人,他對我像似很多情的樣子,沒有他,我是不願再生活下去。」
母親很愛他的女兒,他左思右想以後,告訴摩登伽女,要想阿難招親,除非學會娑毗迦羅先梵天咒迷惑阿難,使他矇蔽智慧以外,除此沒有再好的辦法。
魔咒有效無效,這是不知道的,不過,阿難不能忘情摩登伽女,也是事實。
又有一天,阿難托鉢經過摩登伽女的門前,摩登伽女很有禮貌的向阿難問訊,並柔和嬌媚的向阿難說道:「阿難比丘!我的家中散花燒香,灑掃得非常清淨,都是為著歡迎你的光臨。今天請你賞光,到我的家中坐坐,受我的供養。」
阿難猶豫不決,不知如何應答才好,摩登伽女的母親在旁也幫忙慫恿,表示要阿難到他家中去坐。阿難身不由自主地進去,摩登伽女大喜,但阿難的心中卻暗暗啜泣。
阿難知道自己被美色誘惑,他的心裡很矛盾,理智與情感發生強烈的衝突。摩登伽女嬌柔作態,淫躬撫摸,正當阿難將毀戒體的千鈞一髮之時,他像受到佛陀光明的攝受,智慧的心靈即刻生起,他終於勇敢地擺脫摩登伽女的糾纏,奪門逃回祇園精舍。
摩登伽女不是這樣就算,他更積極進行誘惑阿難的企圖。他穿起華麗的衣服,裝飾得珠光寶氣,在祇園精舍的左近等候阿難。女人愛情的一念,比什麼金屬的鐵質還要堅強。
(待續)

阿難尊者彩繪立像,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
阿難尊者彩繪立像,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
佛陀的比丘弟子中,長得最年輕最俊美的是阿難尊者,他有莊嚴得如滿月似的面容,有清淨得如蓮花似的眼珠,加之他非常聰明伶俐,佛陀所有應機的說法,聽到他的耳中,他就不會忘記。
佛陀的比丘弟子中,長得最年輕最俊美的是阿難尊者,他有莊嚴得如滿月似的面容,有清淨得如蓮花似的眼珠,加之他非常聰明伶俐,佛陀所有應機的說法,聽到他的耳中,他就不會忘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