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傳 摩登伽女出家證聖果2

122
佛陀行化圖──度化摩登伽女,施金輝繪。圖/佛光山提供

文/星雲大師
有一次阿難從祇園精舍出來,摩登伽女非常歡喜,他跟在阿難的後邊走,阿難想用法子離開他,但他一步一跟的隨在身後。阿難覺得他可恥,即刻就回到祇園精舍。適巧第二天是四月十五日,是佛陀規定雨安居開始的一天。從四月十五日到七月十五日的三個月中,佛陀和弟子們不會出外,摩登伽女焦急的,痴痴的等過七月十五日,當阿難出來托鉢時,他又跟隨在阿難的身後。阿難沒有辦法,回到祇園精舍時,在佛陀的座前跪下說道:
「佛陀!旃陀利的女子摩登伽女誘惑我,我到什麼地方,他都跟隨到什麼地方,請佛陀慈悲幫助我怎樣才能離開他?」
佛陀微笑著說道:「阿難!你為什麼被一個女子弄得這樣沒有辦法呢?這都是你過去只重多聞,不重戒行的關係,一旦聲色的境界逼來,就覺得無力抵擋。我可以幫助你,你不要掛念,但以後你不要再找這些麻煩,也不可有這樣的存心。」
佛陀說後,叫阿難去把摩登伽女找來,阿難奉命走出祇園精舍,見到摩登伽女還在門外徘徊,阿難向前問道:「你為什麼老是要跟隨在我的後面?」
摩登伽女一聽阿難的問話大喜,他撒嬌著說道:「你真是一個呆子,這個問題為什麼要用口說出來?你又不是不知道,當初你向我要水喝時,你說的話是多麼溫柔甜蜜,你對我的態度是多麼多情有禮。後來你光臨到我的家中,我已願意把我的一顆心完全奉獻給你,哪知道你又不別而逃。你我有的是青春美貌,我要你和我共同享受人生的樂趣,任是海枯石爛,我對你的愛情永遠不變。」
阿難像是不敢看摩登伽女的樣子,他害羞似地說道:「我的老師佛陀要見你,你跟我來,佛陀會為我作主!」
摩登伽女猶豫了一下,想到佛陀會作主,他終於鼓大勇氣竟忘記羞恥,跟阿難走到佛陀的座前。
「你是想和阿難結婚嗎?」佛陀直接地問。
「是的!」摩登伽女兩手放在胸前,低著頭回答。
「男女的婚姻,應該要父母的許可,你可把你的雙親請來相談嗎?」
「我的雙親已經許可,我的母親也曾見過阿難,佛陀如果不信的話,我即刻可以回去把我的母親請來!」
摩登伽女回到家中,把母親帶到祇園精舍,向佛陀行禮說道:「佛陀!我的母親拜見您!」
佛陀問摩登伽女的母親道:「你允許你的女兒和阿難結婚嗎?但阿難已是一個沙門比丘,你應該先讓你的女兒出家一次再和阿難結婚好嗎?」
摩登伽女的母親回答佛陀道:「可以照這樣做,我很歡喜。」
佛陀吩咐道:「那麼,你回去吧!把摩登伽女留在這裡。」
摩登伽女的母親走後,佛陀又對摩登伽女說:「你既願和阿難結婚,那你要先出家一次,你要精進修行,等到你的道心能和阿難相比的時候,我再為你們舉行結婚典禮。」
因此,摩登伽女為著一心要做阿難的妻子,他很高興剃髮染衣,很熱心地聽聞佛陀的教導,很精進的遵照佛陀的指示修行,在比丘尼的教團中和師姊妹們共同過著佛化的生活。
* * * * *
摩登伽女的心,一天一天的安靜下來,他這時候才知道過去執著愛情實在是可恥的行為。
佛陀常常宣說五欲是不淨之法,是眾苦之源。愚痴的飛蛾,自己投火燒死;無知的春蠶,自己作繭自縛。如果去除五欲之念,內心才能清淨,生活才能安寧。
摩登伽女漸漸的已體會到自己迷戀著阿難,完全是不善不淨的思想,他很後悔,有一天,他跪在佛陀座前流淚懺悔著說道:「偉大的佛陀!我現在已經完全從糊塗的夢中清醒過來,我不會再像往昔那樣愚痴胡來,我明白我此刻所修證的聖果,也許超過阿難比丘。我很感激佛陀,佛陀為度化我們這些愚痴的眾生,真是用盡種種的苦心與方便,請佛陀慈悲憐憫我,准許我的懺悔,我願永遠踏著佛陀的足跡,走向真理的領域,服膺佛陀的教化,做一個真理的使者!」
佛陀微笑著很滿意地回答道:「摩登伽女!很好!我早就知道你會有今天的成就,你的根機很利,今後你不用讓我再煩心了,我為你高興。」
摩登伽女轉禍為福的佳話,在僧團中留下了千古美談!
但是,當時的社會並不這樣想,他們以為尊貴的大聖佛陀,准許一個下賤的首陀羅族的姑娘加入聖人集合的教團,這是怎樣也說不過去的事。一般普通的信眾,都感到十分不快,尤其異教徒或背叛佛陀的人,都以此做攻擊佛陀的話柄。教團的內部,也有時發出不滿的怨言,阿難聽到這些風聲閒言,心中非常難過,但佛陀心平氣和的沒有兩樣。
佛陀的心中,沒有重男輕女的觀念,沒有種族階級的懸殊,佛陀初成道時就發出四姓平等的宣言。佛陀有正思正行,佛陀是不怕人誤解的大覺者,世間上的人見解思想有錯誤的時候,但佛陀的正覺卻是沒有錯的時候,真理畢竟永遠是如此。
有一天,佛陀集合僧團中不滿首陀羅族出家的人說教道:「你們都是我的弟子,我是海洋,你們是百川。如果百川流入海洋,那些百川就沒有昔日的名稱,昔日的系統,唯有以海洋呼之。像你們大家,以前有貴族、婆羅門、吠舍、首陀羅的階級分別,但一旦出家,順我的教,依我作弟子,進入一無所住的生活,以前的名字,以前的階級,完全去除,一律稱呼沙門或比丘。我平時叫你們把愛要施給一切有生命的眾生,你們現在連和自己同一立場身分的人類,都有這彼此貴賤的分別,那你們救度一切眾生的宏願,如何去實踐呢?」
諸比丘聽佛陀的訓示,都深懷慚愧,低頭不語。
* * * * *
僧團中是這樣,再說到社會上的非難,比僧團中更嚴重。非難的風聲,傳入波斯匿王的耳中,王也驚怕起來。為著教團的名譽,王的內心非常不安,他即日帶領大臣到祇園精舍來,想對佛陀貢獻一些忠言。但當他頂禮佛陀後,佛陀即對他說道:「大王!你來得正好,我也想有幾句話告訴你。世間上的批評,有時候不一定依著道理,他們只是依著相習的我見出發。政治應該要接受民眾的批評,真理卻不是人人所能懂得。
首陀羅的女子出家,正如當初我允許優波離做比丘一樣。我是作三界的導師,每一個眾生,他只要具備善根,與佛陀有緣,佛陀一定攝受他,不遺棄他。
學佛的人,要淨化自己的身心,要強化自己的道念,用汙穢的心,不成熟的見解,來批評論斷事情,大王!你說,應該依著什麼去作才好?
我知道大王今日是為社會上對我允許首陀羅族的女子出家的風評而來,我現在告訴大王,批評的人讓他們去批評好了,遲早他們會有明白的一日。」
波斯匿王本來想勸諫佛陀的,但佛陀倒先開示波斯匿王。波斯匿王聽佛陀的開示後,更加恭敬佩服佛陀,他帶著清淨的心回到王宮。
摩登伽女出家後的不久,即證得四聖果中最高的阿羅漢果,很多的比丘見到他都很慚愧!他的美德聖行傳揚出來,社會上的人也很感動,大家對他都生起恭敬供養之心,但社會上這時候卻很少有人記得先知先覺者佛陀當初的用心了!
(待續)

有一次阿難從祇園精舍出來,摩登伽女非常歡喜,他跟在阿難的後邊走,阿難想用法子離開他,但他一步一跟的隨在身後。阿難覺得他可恥,即刻就回到祇園精舍。
有一次阿難從祇園精舍出來,摩登伽女非常歡喜,他跟在阿難的後邊走,阿難想用法子離開他,但他一步一跟的隨在身後。阿難覺得他可恥,即刻就回到祇園精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