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牟尼佛傳 最初的迫害

109
山西大同雲岡石窟第20窟釋迦牟尼坐像。圖/資料照片

文/星雲大師
佛陀四姓平等主張,生佛一如的理想,像萬道金光,照得外魔膽戰心驚,加重他們陷害佛陀的決心。舍衛城的婆羅門諸外道,眼見佛陀的僧團勢力有如日月之光的增大,心中嫉妒的火燄熾烈地燃燒著,用金錢財帛買動一個名叫戰遮的少女,企圖用女人來陷害佛陀。
沒有黑暗顯不出光明,沒有罪惡不知道善美,大覺佛陀的僧團中,遭遇種種的迫害,那像是注定的天經地義之事。然而每次中傷與迫害,反而助長佛陀的威望,佛法的宣揚。
世間,永遠是正法與邪魔鬥爭的世間,正法越是興隆,魔王的迫害就越會加重。這是不可置疑的,佛陀是信他的人的救星,是外道魔鬼的對頭,不能戰勝外道魔鬼,就不能成為佛陀。
佛陀的弟子中有名叫婆悉吒的人,他本是婆羅門的種姓,一向被人認為是特殊階級,有一天,佛陀就問他們道:
「你從前是婆羅門的種姓,現在對我的正法有著堅固的信心,跟隨我出家學道以來,婆羅門種姓的人,有譴責你嗎?」
婆悉吒當即答道:
「是的,佛陀!他們譴責得非常厲害!他們說婆羅門是第一尊貴的人種,是從梵天的口中生出來,別的人種都是下劣的,他們怪我們捨去清淨的人種,加入佛陀的教團之中。」
佛陀像早就知道這些事,他心平氣和的解釋道:
「婆悉吒!目前社會上所分的種族階級,有剎帝利、婆羅門、吠舍、首陀羅等等的不同,在職業上說,有政治、宗教、商業、勞工的分類工作,這本無可厚非,但是要以此形成階級,解說人種的優劣,卻是絕對錯誤。無論哪一種,都是有善也有惡的。比方剎帝利種姓的當中,殺生、偷盜、邪淫、詐偽、兇惡、貪欲、嫉妒、瞋恚、邪見,行這些惡業的人很多,婆羅門、吠舍、首陀羅之中,行這惡業的不少。不善的行為,有不善的果報,雖說是婆羅門種,也不能避免這因果的定律。假若說,婆羅門中沒有行此惡業的人,說他是第一人種倒也可以,但是,事實並非如此。作善的因,有善的果,這不限於婆羅門,什麼種族都是一樣。
你們看,現在的婆羅門,和古代的已不一樣,他們娶妻生子,和常人沒有什麼不同,他們說是梵種,是梵天口中生出來的,這叫做妄語。
婆悉吒!你們要知道,無論哪一種姓中,剃除鬚髮,穿著法服,精進修道,都可以成就聖果,成就聖果的叫阿羅漢,阿羅漢才是清白的、第一的!」
* * * * *
佛陀四姓平等主張,生佛一如的理想,像萬道金光,照得外魔膽戰心驚,這更加重他們要陷害佛陀的決心。由婆羅門而來皈依出家的婆悉吒等,聽聞佛陀的法音,歡喜信受,當然鼓著更大的勇氣,邁向正道真理的前程。
在佛陀這樣說法以後的不久,舍衛城的婆羅門諸外道,眼見佛陀的僧團勢力有如日月之光的增大,他們心中嫉妒的火燄熾烈地燃燒著,他們計畫著一定要中傷佛陀而後才稱心如意。計畫的結果,他們用金錢財帛買動一個名叫戰遮的少女,叫他跟隨舍衛城的信眾到祇園精舍聽聞佛陀說法。有一次聽法回城中以後,戰遮女又穿著美麗的服裝,手執鮮花,向祇園精舍而去,他偷偷地住宿在外道的修道院中,第二天早晨,舍衛城的民眾往祇園精舍禮拜佛陀,正當他們到達祇園精舍的時候,戰遮女就從祇園精舍的方向對面走來,大家向他問候早安,他回答說,他昨天是住宿在祇園精舍的香殿之中。
戰遮女這麼回答後的七八個月,腹部用帶子在內衣中繫著一個小木盆,有一天正當佛陀在法座上說法的時候,戰遮女打扮妊婦的妖態,也加入在聽眾之中,正當佛陀說法時,他突然從大眾中站立起來對佛陀責問道:
「你說法的辯才倒是無礙,但現在我要問你,你既和我發生夫婦的關係,為什麼到現在還不替我建造產室?你捨棄我不顧,真是一個沒有情義的人!」
戰遮女這麼說後,聽眾之中就是信仰很深的人,也都大驚失色,佛陀卻威嚴不動地閉目坐在法座之上,就在這時候,戰遮女繫在身上的木盆忽然撲通一聲往地下一落,惡毒的計謀揭穿以後,他這才羞慚的抱頭鼠竄的往祇園精舍的外面逃奔,佛陀仍然像沒有事似地繼續說法。
外道的惡謀被揭穿以後,他們還是執迷不悟,不知回頭,又第二次的企圖用女人來陷害佛陀,外道當中有一個少女名叫孫陀利的,受了外道首領的囑託,早晚很勤的在祇園精舍進出,數日以後,外道之徒以金銀雇了兇暴的惡人數名,在一個夜中,當孫陀利行走在祇園精舍路上的時候,這一個可憐的女郎就被他們乘其不備時把他暗殺,死屍就當夜埋葬在祇園精舍附近的垃圾堆中。
外道第二日向政府報告,請求搜尋,搜索的結果,在祇園的附近發現孫陀利的死屍,外道就到處揚言說,孫陀利和祇園中的人有不淨的行為,孫陀利不幸的被害,一定是為了桃色的糾紛。對佛陀及僧團有信仰的人,知道這是外道的陰謀,但如何才能洗淨這不白的冤枉,大家都非常憂心,他們把此事報告佛陀。佛陀聽後,就命令一個比丘到街上去告訴民眾說:「殺人是兇惡的行為,殺人是不可原恕的罪,既殺死人,又再誣賴他人,這是犯了殺人與妄語的二罪,造如此重大的惡業,遲早都會有不幸的惡報。」
* * * * *
佛陀的僧團中,雖然不幸遇到這些迫害,但大智的佛陀,是有完美的聖格,是有清淨的自性,了解、信仰、皈依的人,自然懂得佛陀。舍衛城的波斯匿王,是信奉佛法的人,佛陀沒有表示,他是不敢懷疑僧團的不淨。他命令大臣,限期破案,務使真相大白於天下。佛陀說:「善惡因果,如影隨形。」不久,那些行兇的惡徒,接受外道的賞金以後,在酒店裡猜拳酗酒,因為分派賞金不平,發生口角之爭,因此全數被捕,一個也沒有逃脫,他們招供是外道所使,他們並非是主謀。波斯匿王下令逮捕外道門徒,以教唆殺人罪嚴刑宣判。事實詔告天下,因此舍衛城的外道,益發受民眾普遍的排斥。他們看佛陀的聖格有如須彌,更加崇高;佛陀的名望,有如日月,更加光亮。大家反而爭先恐後的來皈依到佛陀的座下,擁護佛陀。
沒有黑暗顯不出光明,沒有罪惡不知善美,佛陀聖法的流傳,有一部分就是人間的黑暗與罪惡幫著推動的。
佛法的教難,僧團的迫害,並不到此就止,可以說,世間上一天有正法的流傳,一天就有迫害緊跟著而來。
佛陀有一次教化到拘利城的時候,拘利城的城主善覺王是耶輸陀羅的父親,因為他知道佛陀曾捨棄他的愛女而去出家學道,就懷忿在心。當佛陀托鉢的途中,他帶著蠻橫的態度,阻攔著大路,公然的妨害佛陀的托鉢。並且他更粗暴的對佛陀道:
「你怎麼有臉到我的城中來托鉢?我要下令城民不要供養你。你不要國家,不要父王,不要妻子,像瘋狂似的要入山修道。我城中的糧食雖多,可是我不能給一個不要國家,不要父王,不要妻子的人來受用,我要你立刻離開我所有的地方!」
佛陀聽後沒有生氣,慈和的解釋道:
「請你不要怪我,照你的話聽起來,你對我是不應該有誤會的。我出家學道,並不是不要國家,不要父王,不要妻子,而是我把世界當為我的國家,把一切眾生都看成是我的父母兄弟、妻子兒女,這是沒有辜負我的所願,我成就一切功行和福慧具足的佛陀,宇宙和我一體,我的慈悲遍於一切。你是拘利城的城主,你應該愛護全城的城民,而我是人間的佛陀,我應該要愛護一切眾生。
你有兒女情長的私愛,我很同情你的用心,可是,你在真理的佛陀之前,這種用心早就應該捨棄。請你仔細想想,你就可以知道城市既不是你的,糧食也非你一人所有,你所有的是善惡行業。城民、糧食,有離開你的一天,善惡的行業卻時時跟隨著你。」
佛陀的法語,善覺王聽後仍不覺悟,他對佛陀的無禮,佛陀雖慈悲而沒有懷恨在心,但每個人造作的業力,是不能逃出自作自受的因果定律,善覺王不到七日,就不幸得暴病死亡。(待續)

佛陀四姓平等主張,生佛一如的理想,像萬道金光,照得外魔膽戰心驚,加重他們陷害佛陀的決心。舍衛城的婆羅門諸外道,眼見佛陀的僧團勢力有如日月之光的增大,心中嫉妒的火燄熾烈地燃燒著,用金錢財帛買動一個名叫戰遮的少女,企圖用女人來陷害佛陀。
佛陀四姓平等主張,生佛一如的理想,像萬道金光,照得外魔膽戰心驚,加重他們陷害佛陀的決心。舍衛城的婆羅門諸外道,眼見佛陀的僧團勢力有如日月之光的增大,心中嫉妒的火燄熾烈地燃燒著,用金錢財帛買動一個名叫戰遮的少女,企圖用女人來陷害佛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