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劇場】看不膩的《龍貓》

25

文/酸檸檬
那時我們並不習慣直接吃生菜,端上桌的一律是家常蒜炒青菜;偶爾在餐廳裡用餐,鐵板孜孜作響的聲音,大概就是孩童時代最奢侈的滿足。
家裡木板拼成的大床,占據房間三邊牆壁,床底便讓出深邃的空間,不用的桌子椅子小玩意兒,通通堆在伸手不見底的靠牆那一方。有陽光的時候,張眼望過去,黑影層疊在深邃處,有些甚麼微小的東西在閃動,灰塵點點波及視線,總繞著光線在飛揚。
《龍貓》裡May將小小五短的身材,眼神對焦在高架屋外地板與溼潤草地間的空間,一心想找出小龍貓的身影,就像召喚,轟隆一聲,把我帶回小時候的家、木板床下的幽暗空間。
也是還沒上學的時候,我天天起床,蹲在床邊望那光影隱隱約約。終於,恍然大悟,確認裡面住著外星人:米其林的身材、圓呼呼眼睛、頭上有兩支天線,它們說話我們聽不見,況且吃硬幣維生。要不然為什麼我的五角、一元滾進去後,任憑我的眼睛瞳孔放多大,卻從此再也無緣相見。
龍貓總是丟橡果子給May,外星人卻從來不丟回我的硬幣,所以May跟姐姐可以真的坐上龍貓公車,我的外星人卻只在床底跟我對話,或許他們連怎麼回家也忘了。
那是從來沒有告訴過大人的私密孩話,也是每個孩子在未進入文明世界裡最大的夢想冒險。孩子都保有一個大樹下的祕密基地,在同黨間隱約傳遞。但忽然間,宮崎駿把它變成動畫,夢想成真,我們都一起滾進樹神的洞穴,掉在大龍貓肚子上,坐上龍貓公車,拚命看見夢想事成。
樹在風裡搖,人就沒有煩惱,而童年時的高亢幻想,點一下就成真。
儘管情節裡的小孩,有著失去母親的疑慮,但大部分的時間裡,他們都是開放自由的。雖然住在屋子裡,但一跨步就是大片土壤,自然風、煤煤蟲、大風狂吹屋簷、燈火上停駐的蛾、蝴蝶繞著草帽飛、May在院子裡獨自摘花扮家家酒……這些小小的細節,就這麼喚回了童年時的氣味與光影,我總覺得,一伸手,我又回到那個下午睡不著覺、蹲在床下看暗影的小子了。
如果有回憶,那是因為我們長大了;如果我們貪戀那些光影,證明我們真的喪失了某種無所為的單純。重新回到自然懷抱,讓自己完整,那怕只是站到公園裡,靜靜看著一棵樹,就算沒有宮崎駿的畫筆,凝視的片刻裡,也有笑出聲音的可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