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建彰 努力宣揚善知識

258
骨瘦如材的老人往往容易一病不起。圖/網路

文/梁雲芳
國內營養界少有的胜肽營養學專家彭建彰(朋友暱稱Rudy彭),近年經常穿梭各大教學醫院、診所、藥局之間,告訴醫師、營養師、藥師關於胜肽營養對體弱多病者的助益。
營養不良小病變不治
事實上,彭建彰的身影曾長期駐留醫院,日夜守護從小照顧他長大的阿嬤,然而結局卻是令他萬分悲傷,但也因為這股無奈的傷痛困頓,激發他改換人生跑道,鑽研更利於人體吸收的營養成分,最終找出答案造福無數病患及家屬。
當年,90歲阿嬤因小病住院治療時,彭建彰時任法國化妝品行銷專業經理人及精品品牌經營者,眼見阿嬤反覆感染、病情膠著,醫治束手無策,不安、不解及不滿的情緒下,他忍不住與醫師、營養師爭論:「已經補充好多高蛋白,為什麼阿嬤的治療仍不見起色?」眼看一向身體健康的阿嬤竟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彭建彰心情墜入谷底。
「其實我阿嬤只是一個縮影。」彭建彰研究過後才發現:台灣重症病人營養不良的比例高達六、七成。但令彭建彰不解的是:台灣醫學不是很進步嗎?為什麼病人無法吸收營養?話說回來,要吃什麼營養才能吸收呢?他相信很多家屬和他一樣,面對這類狀況,都有一連串的問號,可是醫師、營養師卻無法給出答案。
轉換跑道研習成專家
為了快速吸收專業知識,增加阿嬤的體力以對抗病魔,彭建彰不再穿梭各大璀璨耀眼的百貨專櫃之間,重新拿起書本及涵蓋營養、醫學、食品科學等範圍的期刊或論文。他心急的鑽研病患營養,每日烹煮各式補品,購買多種營養品餵食,期待阿嬤早日健康出院,然而事與願違!
2003年,阿嬤被懷疑因營養不良引起病毒感染,病情迅速惡化,最後離開人世。隔沒多久,彭建彰也結合國內外的研究,鑽研出好吸收的胜肽營養原理。「雖然阿嬤已享用不到這個結論,但這段轉折路,我走得無怨無悔。」彭建彰決定在國內宣揚,造福日後的患者及家屬。
彭建彰不否認,初見「胜肽」二字,他未能深入理解:這究竟是蝦米哇糕?真的對營養不良的病人有幫助嗎?但他當時就隱約感覺:「如果市面上有二胜肽這類營養品,阿嬤肯定會健康活著。」
觀念逐漸被國人接受
專研胜肽營養愈來愈深入,彭建彰發現:原來營養、食品科學文獻中早已有胜肽相關研究,而2、3個胺基酸結合而成的胜肽除了是是蛋白質吸收的主要型態,胜肽在人體中還有做為載體的作用,對吸收不良的病人有很大的幫助。他決定放掉時尚精品行銷的業務,成為專責胜肽營養宣揚者。
彭建彰指出,一般蛋白質的分子太大,人體不易吸收,「如果身體不能吸收,即使補充再好的營養都沒有用。」而胜肽就是相對好消化,易吸收的營養品。文獻上甚至寫著:「即使對於吸收胺基酸能力較差的人,也可以正常吸收二胜肽。」
當彭建彰第二度現身醫院時,他的身分不再是無助的病人家屬,不但已經獲得英國RNP國際營養學研究中心營養治療研究員專業資格,並成為大豆胜肽營養及天然類食物型維生素及礦物質的衛教講師,專注胜肽營養的宣揚,這是連管灌病人都可以消化、吸收的類天然營養,常受醫院、診所醫師、社區藥局邀請,解析胜肽營養與人體吸收機轉專業知識,身影充滿著喜樂、自信、希望。
宣揚觀念
道路不好走
這條宣揚胜肽營養的道路並不好走,雖然胜肽不是新產物,是小分子蛋白質,而且是腸道主要吸收生理機制,道理不難懂,但這種二、三十年前才提出的新觀念,要講得讓人聽得懂、肯認同,格外耗時、耗神。
彭建彰需依聆聽對象的不同修正內容,若為住院醫師、藥師、營養師,需先大量閱讀醫學、藥學、營養、食品科學相關文獻,再套用到各專科醫學的專業用詞闡述,因為有太多資料需要消化,一場演講簡報準備時間是他以前從事行銷簡報的五、六倍;若為社區藥局藥師就不同了,他們面對的是一般大眾,講得太專業,常會「聽嘸」,必須指導藥師用大家聽得懂的用語說明胜肽?胜肽營養的好處?
「連腳踏車鏈條都用來做比喻」,彭建彰將豆魚肉奶蛋含有的蛋白質比成腳踏車鏈條,是讓聽者有一個清楚畫面,體力衰弱的病人怎麼有力氣消化這麼一大串的蛋白質,但是胜肽很像腳踏車鏈條的一個小結鏈,因為分子小,病人不用耗費太多力氣直接吸收營養,素食者也可以食用植物性的大豆胜肽,補充蛋白質營養。
宣揚十二年期間,最大的挫敗感是,大部分的醫師、藥師只推崇藥物治療,不太認同營養治療效果,而營養師又趨於保守,僅從均衡營養角度調配營養處方,忽略以病人為中心,必須一對一彈性調整營養配方,「明明病人的蛋白質劑量不足,需要快速、大量補充好吸收的胜肽營養,醫師、營養師就是不同意補充。」彭建彰十分無奈。
有一則揮之不去的案例。某醫院的加護病房營養師認同胜肽營養,同意一位病人補充,以降低營養不良造成的病情惡化,健康恢復良好,後轉到普通病房,原以為可以繼續補充,結果接手的營養師不同意補充,「最後檢驗報告顯示病人營養缺乏。」彭建彰語氣充滿無力感。
挫敗也是另一種修煉,他未被擊倒,反而愈挫愈勇,終於得到回饋,愈來愈多的醫師、藥師常會在演講會後給予肯定,「這是第一次聽到的腸道吸收機轉觀念,獲益良多」、「有些營養不良的個案應該有需要,請提供給更多胜肽相關資料」,一次次的肯定,代表胜肽營養距離大家愈來愈近。日前他更被推舉為亞太醫學科學聯盟HRV(心率變異性)推廣委員會副主席新身分,希望透過整合醫學的協助增進更多人的健康。
大家健康是最大安慰
「胜肽營養的觀念很簡單,就是讓身體虛弱的人,在最少的負擔下得到最大的營養」,彭建彰每次看到來自網路、親筆撰寫或打字列印的食用者心得分享,格外感到安慰,宣揚胜肽營養的初衷不就是如此嗎?
「媽媽心臟衰竭住院,因營養不良,必須自費購買高貴白蛋白藥物施打,補充足量胜肽營養以後,醫師告知不用再打白蛋白,健康恢復正常」;「執事媽媽肺癌末期,治療出院後,持續食用胜肽營養,體力增強不少,傍晚會跟執事到高中校園走路,一小時可以走十五圈」……
彭建彰也有一個令他印象深刻的真實案例。認識數十年的摯友,最初不認同胜肽營養在吸收上的絕妙好處,有一天突然接到他爸爸住進加護病房的電話,趕到醫院的第一時間建議,「可能有白蛋白不足的營養不良問題,最好補充大豆胜肽」,摯友仍不同意。一個星期後,接獲摯友來電:「爸爸拔不了管,補充大豆胜肽營養可以嗎?」彭建彰萬萬沒有料到關鍵時刻,摯友會提出這樣要求。胜肽營養的好吸收真的發揮效用,老人家有體力了,順利拔管成功,摯友激動到紅了眼框。
彭建彰表示:「胜肽營養值得時間考驗,我做的只是努力不懈怠宣揚,剩下的就是等待發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