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 柏林圍牆的省思

23
圖/李啟華

文/李啟華
平倉冬奧透出兩韓和談的曙光,也令我想起曾在柏林參觀柏林圍牆的舊事。
柏林是一個歷盡滄桑的城市,也是一個受壓抑、受限制,卻又是最單一文化價值的城市,曾經受共產黨、納粹統治,也曾被鐵幕重重圍住不得自由進出。
二十多年前,鐵幕開啟了,柏林圍牆倒塌了,它從壓抑中迸發出來、突破禁忌,一瞬間解放了,重新呼吸到自由的空氣,也成為德國最國際化的城市。
列強分治東西德
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戰敗,被英、美、法、蘇四個戰勝同盟國所占領。蘇俄所占領的一大塊東半部土地稱為民主東德;英、美、法由德國南部向北部,共同組成聯邦西德。而位於東德境內的舊首都柏林,則畫分成東柏林、西柏林,並以柏林圍牆為界,禁止東柏林人前往西柏林。其中,東德以「東柏林」為首都,聯邦西德雖占有西柏林,但首都暫時移往伯恩,直到兩德統一才結束。
東、西德分裂之後,起初兩地人民仍可以來來往往。但,逐漸的,東德人因共黨「史達林式」的高壓統治,祕密警察給予人們精神壓力、不重人權,而且工作困難、生活疾苦,終於在史達林死後,人們開始大量逃亡西德。
圈不住自由想望
為了阻止逃亡潮,東德政府在一九六一年八月十二日,立法通過建造柏林圍牆以為阻隔。八月十三日夜間,先用鐵絲網圍起了路障,兩邊人民不得往來,有些勇敢的東德人用鐵鉗剪開鐵絲網企圖逃亡,但成功的案例很少,多半被守軍打死。
東德當局隨後用混凝土築起高四公尺的圍牆,上面還布滿帶刺的鐵絲網。這道鐵幕似的圍牆全長一千一百五十多公尺,每隔一段距離就設置瞭望台,而且,士兵、軍人、探照燈二十四小時全天候戰備巡邏,東德人民真是插翅也難飛過這堵高牆,家人、親朋被迫分離。
然而,還是有「不自由、毋寧死」的勇士,企圖逃亡,結果是鮮血四濺、白白犧牲寶貴的生命。這道長城似的高牆,也成了柏林的地標,和象徵羞恥及人性之惡的地標。
倒塌後的紀念牆
一九八九年,東德發生了一系列政治變動,在數周的抗議活動之後,東德政府宣布:允許公民申請訪問西德。一九九○年六月,當局正式決定拆除柏林圍牆,欣喜若狂的民眾敲下圍牆上的小磚塊作紀念。柏林圍牆終究倒塌了。
然而柏林圍牆最終並沒完全拆除,留下幾百公尺的磚牆,加以整理、抹平牆面,請百餘名藝術家來彩繪,這面色彩繽紛的牆畫,可說是世界上最巨幅、最具歷史意義的精采藝術。
凡是到德國旅遊的觀光客、幾乎都會到柏林參訪,而柏林圍牆是必到的景點。我們沿著圍牆走,那一段未被拆除的圍牆全是色彩鮮豔、筆觸生動活潑的漫畫,內外牆(相距十公尺)的兩面都是畫。據說,這些畫作是由一百多位畫家用他們的智慧、巧思把心中的喜、怒、哀、樂,以及錯綜複雜的情緒用畫筆揮灑出來,包括極盡諷刺、誇張的漫畫,以及促狹的文字……有的描述一個故事,或一件史實,甚至一則笑話。
牆上的諷刺彩繪
其中,最耐人尋味的一幅大畫,是兩個大男人,嘴對嘴在親吻,表情誇張,好像要把對方的舌頭咬斷似的,究竟這兩個傢伙是何許人也?
原本,左邊的是蘇俄前總理的總書記布里茲涅夫,戴眼鏡的是東德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何內克,也是兩個建造柏林圍牆的軍頭。圍牆倒塌二十周年紀念日時,蘇俄藝術家盧柏以一種對舊權威的解放、一種寬恕、一種諒解,透過這樣近乎戲謔的重組,冀能放下仇恨,讓新生命有再萌芽的可能,也許唯有用這樣獨特的寬恕方式,真正的和平才能持久。
再站上世界舞台
兩德統一後,柏林圍牆成為世人對戰爭、獨裁、仇恨最難忘的警示。每天,來柏林圍牆參觀的遊客數以萬計,除了欣賞、拍照,還有遊客在牆垛缺口,掛上紀念鎖,也有德國人手持鮮花和白色十字架放在牆腳下,為那些因逃亡不成而不幸喪生的同胞獻上哀悼之意。
東柏林、西柏林分裂了四十五年,造成兩地市區景觀有著明顯的差異。柏林圍牆倒塌了,東、西柏林隨著國家的統一而重建,經過不到三十年的時光,不但柏林已是一個嶄新的、現代化的城市,德國更驕傲的躍上國際舞台,再度成為世界舉足輕重的國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