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小說家 丁柚井 絕境下的自由意志

40
《射向我心臟》 圖/麥田出版提供

文/記者郭士榛
南韓當代知名小說家丁柚井表示,我們每個人明明眼前都有最好的牌,卻都選了最爛的牌,如此難以理解的情況時常發生,因而她認為,事實與真相之間,總存在著「但是」,每個人都應要不顧一切「向生命說Yes」。
被譽為南韓小說「No.1」的當代知名小說家丁柚井,今年受邀來台參加台北國際書展,帶來《射向我心臟》、《七年之夜》兩本長篇小說,兩本書在閱讀時讓人無法離手,因為實在太精采。丁柚井擅長描寫人處在絕境下的心境,好看的原因,在於懸疑推理中深刻剖析人性,究竟在絕境中,人的「自由意志」是否能扭轉一切。
丁柚井出道至今不僅持續發表高品質的作品,至今共發表《射向我心臟》、《七年之夜》、《28》、《物種起源》四部作品,本本暢銷,小說全部售出電影版權,其中代表作《七年之夜》售出五十萬冊,改編的電影預計今年在南韓上映。
用文字創造畫面感
丁柚井的小說最大特色是每個角色內心刻畫鮮明,劇情繁複非常有電影感。丁柚井說,要吸引讀者目光,就必須讓小說中的世界不能和現實的世界距離太遠,因此她盡量用「五感」,特別是視覺的文字描寫,讓讀者對內容產生畫面感。
丁柚井說,她所有的小說都有一個核心主題,就是探索人的自由意志。對我來說,現代人的腦和十萬年前的人腦沒有太大差異,依循著進化論,也有獸性和野性。人性本來就是善惡都有,「但我更想知道惡的火種究竟會在什麼狀況下被點燃?」
《七年之夜》改編自發生在她光州家附近的社會事件,描寫一位父親不小心撞死小女孩,卻決定將之丟棄在水壩裡而引發一連串的悲劇,是一個站在懸崖邊緣,賭上自己生命,也要守護「什麼」的故事,丁柚井透露,小說是描述父子對抗命運的故事。
丁柚井表示,《七年之夜》,也是講關於「但是」的故事,她指出,我們每個人明明眼前都有最好的牌,卻都選了最爛的牌,如此難以理解的情況時常發生,因而她認為,事實與真相之間,總存在著「但是」,每個人都應要不顧一切「向生命說Yes」。
特殊經歷激發靈感
另一本《射向我心臟》則是描寫兩名年輕人意圖對抗多舛命運,不斷嘗試逃出精神病醫院的過程,靈感來自大學時曾在精神病院實習過的經歷。丁柚井表示,她喜歡挑戰,加上二十多歲時母親癌病過世,她被迫撐起家中生計,撫養弟弟長大,這樣的責任帶給她壓力,也讓她開始思考,當一個人遭受毀滅性的命運攻擊時,人的「自由意志」如何面對這樣的處境,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來迎戰,這也成為她創作過程中不斷思考的主題。
丁柚井表示,大三++時到精神病醫院實習,以一對一方式跟著一名病患一個月,原以為這名男患者和她年紀差不多,應該會很順利,沒想到這一個月完全零互動,害得她報告不知道怎麼寫。
後來回想,丁柚井很同情也很好奇精神病患的處境,於是決定第一本小說要以這個男病患為主角,為了完成《射向我心臟》,丁柚井又親自到精神病院與患者相處一個星期,歷經了三次終於成功出書,得到世界文學獎,正式在南韓文壇出道。
《射向我心臟》雖然是一篇悲傷的故事,但丁柚井反而是以幽默的筆法來書寫「我比較喜歡開玩笑。」她說,「如果要把主角的悲情細細地描寫出來,作者的冷靜是很重要的,幽默的方式可以達到這個目的。」能夠寫出故事風格具獨創性的小說,丁柚井認為,不可能靠一個人力量完成,應歸功於她曾在醫院加護病房與急診室擔任護士,以及年輕時家庭遭逢變故的經驗,才能讓她對寫作充滿欲望。小說的目的是希望社會能發展出一套有效率的管理方法,而不是任由精神病患者自生自滅。
自由意志對抗命運
丁柚井十五歲就立志成為小說家,當時她獨自在光州上學,正好發生光州民主運動,一同住宿的學長姐都加入抗爭,她因為年紀小,沒有實際參與運動,此時她正讀到了《飛越杜鵑窩》這本小說,促使她想當小說家,至於如何達成目標,她笑稱小時候有「推土機」封號,只要想做的,就一定會努力達成。
然而,丁柚井的寫作之路並不順遂,但崎嶇人生卻又成為她的創作養分。「由於母親反對我寫作,只好讀護專成為護士。等到母親肝癌過世,必須一肩挑起家中責任,只好一邊工作,一邊創作,四十一歲才寫出第一本小說。」
丁柚井謙虛著說,在南韓文壇,大多是以短篇小說為主,像她這樣敘述性風格強烈,又是寫長篇小說的作家非常少,但她很幸運,第一本小說《射向我心臟》正好符合了當時南韓媒體與讀者期待長篇小說的心理,才能一砲而紅。
針對「自由意志」的寫作,丁柚井進一步解釋:自由意志是自己想要去做某件事情的一種欲望而已,不表示你這麼去做,一定會成功或失敗。但是自由意志卻是在面對命運暴力,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對抗命運的處理方式。人的一生都是固定的,面對宿命時,重要的是要本著自由意志去做什麼事情,雖不保證成功,但非常關鍵,也非常重要。

《七年之夜》  圖/麥田出版提供
《七年之夜》 圖/麥田出版提供
今年丁柚井受邀來台參加台北國際書展。圖/麥田出版提供
今年丁柚井受邀來台參加台北國際書展。圖/麥田出版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