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竹湳好采頭藝術祭

20
社區燈籠夜景。圖/苗粟傳統聚落文化協會提供

文/郭士榛
「拔蘿蔔、拔蘿蔔。嘿喲嘿喲,拔不動。」這是伴隨很多人一起成長的經典兒歌。元宵節前,在苗粟蘆竹湳社區拔蘿蔔,親手做成手提蘿蔔燈,在元宵節當晚參加「蘆竹湳好采頭藝術祭」提燈繞境活動,很受民眾歡迎。
憶兒時蘿蔔提燈慶元宵
拔蘿蔔、洗蘿蔔、挖蘿蔔的工作,對於苗粟傳統聚落文化協會工作人員孫岩來說是很嫻熟的工作,只見她用個小湯匙在洗淨的蘿葡中間,幾分鐘就輕鬆的挖出一個方口,「方口的大小,除了看蘿蔔的大小決定外,同時也考量是否可抵住風力,口太大燭火容易熄滅。」孫岩邊說邊在方口背面用湯匙輕輕雕出太陽的圖形,並在蘿蔔頭串上繩子,蘿蔔提燈就大功告成,此時,孫岩將蠟燭放進蘿蔔燈的方口內,點燃後,那個太陽圖案,在火光閃爍中活像個東昇的旭日,令人驚艷。「蘿蔔燈的圖案多采多姿,完全看個人創意。」
「蘆竹湳好采頭藝術祭」今年已邁入第五年,苗粟傳統聚落文化協會副總幹事許書凡說:「瓷林」創辦人林光清,當時人在大陸,想到幼時家鄉的元宵節,雖然沒有太多資源,但大家就地取材,將蘿蔔挖空、雕刻後,點上蠟燭成為匠心獨具的燈籠,提著蘿蔔燈籠穿梭在社區之中,讓這年節好不熱鬧。
「不能回到兒時,但要回到舊時地」這是林光清常說的一句話,憑著對社區過往節慶氛圍的嚮往,林光清回到蘆竹湳,找到兒時遊伴,協會的陳世政總幹事以及古厝風情館的許金輝館長,在二○一四年一同發起「蘆竹湳元宵好采頭祭」,為的就是要讓社區重現過往節慶的熱鬧景象,也讓蘆竹湳這個「家」能重新在居民心中被點亮。
許書凡表示,林光清平日很喜歡接觸表演藝術,因而發想「蘆竹湳元宵好采頭祭」應和國內知名表演藝術團隊合作,二○一七年邀請明華園歌仔戲團參與演出,受到民眾歡迎。
今年二○一八年更擴大舉辦,不但邀請朱宗慶打擊樂團,和苗粟區的國小樂器社團演出外,也加入了裝置藝術。林光清特別利用自己的陶瓷技藝,量身製作了一百個瓷蘿蔔燈,將社區妝點成具好采頭祝福意象的「燈節」。
在三月二日元宵節當天,除了保留了社區提蘿蔔燈、乞龜、抬蘿蔔燈遶境的傳統,今年也邀請朱宗慶打擊樂團和後龍國小扯鈴隊同台演出外,還有名滿兩岸的戲曲導演李小平,以藝術概念讓社區化身為一個大型舞台。
當天發放二千顆蘿蔔燈,每一個來參與的人都提著蘿蔔燈穿梭於百年歷史的古厝群,在大街小巷中,也一同觀賞在社區藝文廣場或巷弄間上演的表演節目,或者駐足在不同角落欣賞社區內的裝置藝術,讓民眾走進回憶童年並與藝術相遇。
藝術創作展現在地文化
在發起人林光清的支持下,今年更在社區內舉辦別開生面的裝置藝術展。邀請游文富、ASOBI、眼蟲計畫、林書楷、倪瑞宏、陳世政等六組藝術家,針對蘆竹湳量身打造屬於在地的十五件裝置藝術。讓回鄉遊子與遊客感受到蘆竹湳聚落在地豐沛的藝術感與生活底氣。
台灣藝術家游文富以竹編菜頭結合社區牌樓柱上的〈臨門好采頭〉,在社區進出門柱時有五福臨門、十全十美的好采頭吉祥印象。進入村落,在街道巷弄中可見到以台灣犬造型與好采頭蘿蔔燈結合的〈犬報好采頭〉,由藝術團隊ASOBI的吳國瑋、馮崧易,帶給人們好運旺旺來的吉祥可愛意象。
擅長地圖誌描繪的林書楷,在石敢當廣場旁繪製著貫穿記憶時空的壁畫地圖〈陽台城市文明——蘆竹湳的新世界〉,詮釋閩南人為主的社區文化圖像。倪瑞宏製作的圓型走馬燈,高低錯落裝設回原址現場,透過光影照射與環境的對話關係對遊客訴說此地曾發生的真實過往。
蘆竹湳本地的藝術家陳世政也為今年創作了一件〈源〉。更多藝術家們進到社區觀察進駐之後,都創作許多隱藏版作品彩蛋在巷弄之中,就等待返鄉過年的遊子和走春踏青的旅人們走一遭蘆竹湳來細心發掘。
「眼蟲計畫」焦聖偉和呂沐芢則負責坐落於藝文廣場主舞台後方藝術祭最壯觀的巨型壁畫〈新春設色好采頭〉,將蘆竹湳社區當地的風土民情與神祇信仰都融入壁畫之中。眼蟲計畫一直以即興創作做為主要的創作方式,許書凡指引著來訪者觀賞裝置藝術,並表示,這次的蘆竹湳社區聚落具有很特殊的景觀與文化背景,壁畫繪製融入在地文化,包括老屋磚瓦、菜頭燈、宮廟文化,早期生活與環境生態等內容,營造出熱鬧繽紛的畫面。

社區燈籠夜景。圖/苗粟傳統聚落文化協會提供
社區燈籠夜景。圖/苗粟傳統聚落文化協會提供
蘿蔔燈上劇著梅、蘭、竹、菊的圖。圖/苗粟傳統聚落文化協會提供
蘿蔔燈上劇著梅、蘭、竹、菊的圖。圖/苗粟傳統聚落文化協會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