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07】 釋迦牟尼佛傳(2)-48

123
頻婆娑羅王遭逢家變,為逆子阿闍世幽禁。其夫人前去探視,二人合掌恭敬向耆闍崛山遙禮釋迦牟尼佛,求大目犍連授八戒。世尊除遣大目犍連尊者外,亦遣富樓那尊者,為王說《觀無量壽經》。圖為香港佛光緣美術館於2014年舉辦「錦上飛彩」緙絲藝術展所展出的「觀無量壽經」經變圖。圖/資料照片

文/星雲大師
有一天,佛陀和侍者阿難走在路上,忽然看到提婆達多和他的弟子迎面走來,佛陀很快的避開道路。阿難怏怏不樂地問佛陀道:「佛陀!您為什麼要避開提婆達多呢?他是佛陀的弟子,難道佛陀還怕他嗎?」
佛陀知道阿難心中的不平,就安慰他道:「阿難!我不是怕他,不過是不要和他相逢,何必要同愚人見面呢?我們都不要同他在一起,也不要同他辯論,他現在滿懷著邪念,如同打惡狗,惡狗更加狂暴,所以不要觸犯他,一切麻煩就會減少。」
阿難對佛陀的寬大很是不服,但想想也沒有別的辦法。
佛陀雖然不要記著提婆達多,但提婆達多決意不放過佛陀,他欲陷害佛陀,是不擇一切手段。他知道阿闍世太子雖然相信自己,但頻婆娑羅王依然信奉佛陀,他覺得頻婆娑羅王是一個危險的人物,將來一定會對他不利,他想要打倒佛陀,一定就先要打倒頻婆娑羅王。
因此,提婆達多就進行煽動阿闍世太子,他們陰謀計畫開創新的世界,妄想要將摩竭陀國建立成一個理想的國家。就這樣,頻婆娑羅王被他的太子和太子的心腹之臣拘禁在囚獄中,並禁止一切人前往探監送飯。阿闍世太子接了王位,提婆達多登上國師的寶座,國中的人民心中雖懷怨恨,但被新的威力壓迫,又不得不假裝著服從。
頻婆娑羅王被自己的太子關進獄中,又不准人送飲食給他,他雖然養了如此忤逆的兒子,但他很能看破,心中總安慰自己,這是過去的因緣。
頻婆娑羅王愈受到艱危困苦,愈想到佛陀對他說過的話:「天地、日月、須彌、大海,沒有不變易的時候,有成必有壞,有盛必有衰,有會必有離,有生必有死,有樂必有苦,有喜必有憂,世間上沒有永久不變的快樂,唯有苦才是綿綿沒有盡期。」
佛陀的這些話在頻婆娑羅王腦海中浮現出來,好像並不光是佛陀說的話,而是世間的真實之相。
* * * * *
頻婆娑羅王在獄中,不時用佛陀的真理安慰自己,佛陀曾說過:「身體是集合四大五蘊假因緣和合而成,這個虛幻的色身,就是眾生識性寄託的地方,人之死,等於還本歸源,假若沒有『我』和『我所有』的執著,即能進入涅槃,涅槃才是永遠平和的世界,沒有比這再快樂的。」
頻婆娑羅王雖是這麼想,但肉體上的痛苦、死亡的恐怖,還不能說完全沒有。他叫監守的人向阿闍世為他傳言說,王位他是不希望再要的,阿闍世歡喜的話可以讓給他,他希望阿闍世能准許他到佛陀的座下作一個沙門,恢復他的自由。
阿闍世知道自己的父親,他並不怕他的父王,但怕人民對他父王的擁戴與信賴。
提婆達多也在慫恿阿闍世太子說:「請你務必要留心注意,人民的心仍然還在你父王的身上,如果你讓你父王一旦自由,得到有力的支持,你一定還是會失敗在他的手中。我們要創造新的世界,理想的王國,一定要徹底把他們毀滅。你父王的生命你負責,不要讓他存在;佛陀的生命,則由我來設法加害。不過,加害佛陀,人力都已用盡了,現在我想向你借頭狂象,等佛陀出外弘法托鉢時,就把狂象放去,狂象是不通人情的畜生,絕不會被佛陀感動,佛陀終會亡身在狂象的蹄下。」
阿闍世太子沒有考慮就回答道:「你說的話很對,我也沒有想讓父親再活著的心,如同放矢出去,是不能再讓他回來。你察看佛陀的行動,如有需要,宮中的狂象,可以給你自由調用。」
提婆達多聽後大喜,他以為摩竭陀國的新王和新佛的理想不久就可實現。
有一天,佛陀帶領弟子在王舍城外托鉢乞食時,城中奔出巨大的狂象,諸比丘一見大驚,要求佛陀趕快避開,免遭狂象的兇暴。
佛陀不慌不忙地說道:「諸比丘!你們不要為我恐慌,成就佛陀大行的人,不可能還被外來的暴力陷害致死。」
佛陀說話時,狂象已走到身邊,多不可思議的佛陀,狂象一見佛陀,立刻跪下並馴服在佛陀之前,佛陀為其授說三皈,大象雙目滔滔地流下淚來。
外來的暴力雖不能加害業報已經清淨的佛陀,但頻婆娑羅王囚在獄中,其初就不能像佛陀那麼自在解脫。佛陀曾派富樓那尊者前去向王說法,佛陀說業力招感來的色身,總要感受苦報。修道最要緊的目的就是能消滅業報,獲得解脫。死亡不必恐怖,當生的時候就注定有死,所恐怖的是對於死有沒有把握。頻婆娑羅王聽到佛陀叫富樓那代為宣說的法示,心中得到無限的安慰。目犍連也以神通力來為王授說八戒。
頻婆娑羅王在獄中能得到富樓那和目犍連以神通來為他說法及授戒,感到非常意外的歡喜,他對於生命的自由,精神的解脫,充分有了信心。
頻婆娑羅王雖然數日不進飲食,仍然是和顏悅色,無有怨言。
頻婆娑羅王被囚的消息,終於傳聞到國太夫人韋提希的耳中,韋提希即刻來到阿闍世太子處,問他說道:
「你怎麼做出這樣殘忍不孝的事來呢?你的父親和我,為了養育你,費的苦心,真是一言難盡,你的父親愛你的心,可以說無時不在希望你長大起來,你現在反而恩將仇報,想不到你是這麼可怕的人,你的良心呢?」
阿闍世太子沒有把母親的話聽在耳中,他充滿殺氣地回答道:
「請你不要嚕囌多說,我現在是國王,你雖然是我的母親,但你也得聽我的命令。老實告訴你,父親的政治作風叫我不能滿意。我早就有殺害他的心,事到如今,已經一切不能挽回,你再多說,我也會以對待父親的手段對你。」
韋提希國母一聽大驚,淚流滿面地說道:
「讓我見你父親一面也不行嗎?」
阿闍世王兇惡的回答道:「見一面可以,但不准帶東西給他吃!」
「你是想把父親餓死嗎?」
「難道你是希望我一刀把他殺死?」
「呵!可怕!怎麼養了你這樣的兒子!」
「養我的人到今天才知道!」阿闍世王的話像是嘲笑他的母親。
* * * * *
韋提希夫人哭著退了下來,想到要救那被囚禁受餓的王夫,他即刻香湯沐浴,洗淨身體,在身體上塗了麴蜜,進入獄中,以此奉王。
頻婆娑羅王沒有感到飢餓,韋提希夫人哭著,王反而安慰夫人道:「你不要難過,我想這一切都是因緣。我現在想起佛陀的言教,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佛陀所說的真理,才是黑暗迷途中的燈光,我此刻像開悟一樣,坐禪之中,努力要達到無念無想的境界。沒有我執,也沒有貪愛瞋恨。我什麼都不怕,過去積的罪,現在正給我一個懺悔的機會。我靜靜的思惟,想到昔日全非,即使被人殺死也不要緊。我個人的事,你不要掛念。一個人能夠在安靜快樂中死去,實在是再幸福沒有的了。
我們真是幸福,過去好像是生活在夢中一樣,我現在已經明白這種道理,並沒有想到提婆達多危害佛陀,阿闍世殺害我是不幸的事,但我反而覺得很幸運,這是助道的增上緣,至少這是給我一個懺除行業的機會。
想到被毒蛇嚙死的優波先那比丘,他最後的說話,佛陀之教理實在說就是那樣。我死後怎樣得救現在還不知道,但佛陀不會辜負我們的虔誠和我們的信仰,他會指示我們的歸宿,我們一定有個安穩的去處。」
韋提希夫人聽到頻婆娑羅王這些見道的話,非常安心,但他仍然是流淚不止地說道:「提婆達多真是一個最可怖的人,他和阿闍世狼狽為奸,我們現在只有想這是前世的業報所注定的因緣,你能看得開我就歡喜。我現在也是更加懷念佛陀,想到佛陀過去常常派遣阿難尊者和目犍連尊者來慰問我們,希望現在能再見到佛陀對我們作最後一次的說法。」
韋提希說此話後,佛陀領著目犍連和阿難即刻站在他們的面前。
這時王和夫人驚喜的舉身投地,號泣向佛陀說道:「慈悲的佛陀!我們宿世何罪,生下如此惡子?佛陀以何因緣,怎麼會與提婆達多共為眷屬?我們現在知道,這一個世界是五濁惡世,地獄、餓鬼、畜生充滿其中,不善的常會相聚在一起,唯願佛陀為我等說清淨極樂世界,我等願生彼國,不聞惡聲,不見惡人,諸上善人,俱會一處。」
佛陀慈顏微笑,身放光明,為頻婆娑羅王及韋提希夫人說出得救的方法道:「我知道你們最後的願望,我很歡喜來此告訴你們得救之道,告知你們也告知未來一切眾生一個最後歸宿的去處。在此娑婆世界的西方,有十萬億佛土的遙遠,有一世界名曰極樂,救主阿彌陀佛,現時正在說法,在阿彌陀佛的國土中,無諸苦惱,受諸快樂。若有眾生欲生彼佛國土,則要一心念佛,修學淨業。要成就淨業,當修學三福:第一、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第二、受持三皈,具足眾戒,不犯威儀,身心清淨;第三、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假若有眾生修此三福,再加一心稱念彼佛名號,即得往生彼佛清淨國土。
「大王!夫人!你們照我所說的去做,具備信願行的條件,你們的未來會比現在更加幸福快樂。我此刻要回到耆闍崛山去,提婆達多的噩夢還沒有醒哩!」
佛陀說後,即領阿難和目犍連默默地點頭向王及夫人告辭,頻婆娑羅王此刻更是安定,遵照佛敕而行,不久他就靜靜地往生了。
(待續)

降伏狂象圖,印度清奈博物館藏。圖/佛光山提供
降伏狂象圖,印度清奈博物館藏。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