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的煩惱

139

文/平禾
清晨4點,好夢正酣之際鬧鐘偏偏叮叮噹噹響個不停,游鯨掙扎著伸手關掉鬧鐘再迅速縮回,「嗯~」繼續戀著溫暖的被窩。
「該起床了,不要賴床,會遲到的。」游太太推推游鯨。
游鯨掙扎著滑出被窩,梳洗完畢,圓圓的身軀穿上厚外套秒變一頭熊。沒辦法呀!春天的清晨依然涼風冷冽,日夜溫差大,春夏冬三季衣服都得穿上身。他將昨晚進貨幾包十穀米放上機車貨架綁妥,騎車到市場。游家在市場經營一家雜糧行,雖然不必像魚販必須凌晨2點到港口挑魚貨水產;不必如水果攤販清晨三點到果菜市場買鮮果,但是要配合市場開市營業時間,以及小吃攤、餐廳一早購物挑貨備料的時間,清晨5點一定要開店。
天色墨黑,他來到市場停車場停妥機車,解開貨架上的彈性尼龍繩,眼睛餘光瞥見旁邊機車下方有一絲金屬光澤,他仔細一看是一支手機。他環顧四周,沒人,蹲下,撿起手機。是一支玫瑰金色新手機。他開啟手機滑開螢幕,功能正常,心想:「要不要交給警察?」數秒後他按下關機鍵,放進口袋,抱著幾包十穀米走進市場,沿途與熟識的店家、小攤老闆道早安打招呼,開啟鐵捲門開始一天的生計。

中午,游太太提便當到雜糧店給游鯨,換她看店。下午2點,游鯨的兒子游龍來輪班,他的身材完全遺傳自游鯨的渾圓魁梧,負責下午從貨車將卸下的雜糧抬進店裡,不論是50公斤一包的砂糖、鹽或3公斤散裝米,小包裝綠豆、紅豆、黑豆他都能不費力氣的扛上肩,抬上店裡的貨架。游鯨看著勇壯的兒子抬貨物工作的樣子,都會露出欣慰的眼神。
游鯨看到時針指向3點,該他下班的時間。他仍在店裡整理米包,收攏被顧客抽動過的乾金針真空包。
「還不下班,捨不得走嗎?」游太太嘮唸:「每天在店裡東摸西摸,自己太晚回家,早上又爬不起來。」
「好啦,要回家了,不要唸。」游鯨拿起外套往外走,發現有點兒沉重,一掏口袋有家裡鑰匙、機車鑰匙、手機,又一支手機,他敲敲額頭往回走,將手機遞給兒子:「小龍,你看。」
「哇!是新的蘋果機耶!」游龍大叫,引得游太太湊過來看。
「你買的?」游太太問。
「撿到的,早上在停車場撿的,很貴嗎?」游鯨問:「不知道有沒有摔壞?」
「這是剛剛上市的新機,3萬多,很貴。」游龍開機後滑動螢幕,點開幾個APP檢查,「是好的,功能正常。」
「趕快交給警察。」游太太說:「掉手機的人的一定很著急。」
「不要交給警察,我要,我想買,想很久了。」游龍將手機放進口袋,拒不交出手機。
「掉手機的人打電話來找,怎麼辦?」游鯨問。
「換我的卡就好了。」游龍抽出SIM卡換上他的手機的SIM卡,「這樣他就打不進來。」

晚上,游家三口正在客廳看8點檔韓劇,游龍握著新手機半躺沙邊看電視邊看聊天室網頁,眼睛在兩個大小螢幕之間移動。
「叮咚!叮咚!」門鈴乍響,游太太去應門,大門甫開半條縫,馬上被用力推開,瞬間擠進4個穿背心的男子。
「你好,我是偵查隊小隊長邱大智,這是我的證件。」邱大智和3名偵查員都穿繡有「偵查隊」字樣的背心。
「有什麼事嗎?」游鯨問:「警察大人,我們只是開雜糧小店的……」
一名偵查員看看手上的儀器指指游龍,一名偵查員一躍向前奪下游龍手中的手機。
「4天前有一名小姐深夜回家,途中被兩名騎機車男子搶奪皮包,她不放手想搶回皮包,結果被拖行全身傷痕累累,重傷住院。從手機定位系統,發現這支手機是他在使用。」邱大智指著游龍:「我們懷疑你們涉嫌搶奪手機和皮包裡的現金,現在依法逮捕你們?」
游鯨、游龍面面相覷。游鯨喊冤:「沒有呀!我們沒有搶人家的東西,手機是我撿到給我兒子用。」
「帶走,將他們隔離。」邱大智向偵查員下令,再對游鯨父子說:「我們回警察局再說,現在開始你們不能和對方講話,如果講話就是串證。」
游鯨父子被警察押走,游太太跟著一路啜泣走進警察局。

「我父親游鯨撿到手機拿給我用。」游龍向偵查員喊冤:「本來想交給警察,因為SIM卡壞掉,我才換我的SIM卡測試手機功能是否正常,正想找一天拿去派出所,結果你們就來了……」他說:「那個女生被搶的時候,市場已經打烊,我早就關店門回家睡覺,不信可以問我媽媽。」
「原來手機的SIM卡怎麼會壞掉?」
「我不知道,開機後遲遲無法連線上網,我想應該是壞了。」
偵查員接著訊問游鯨。
「我一大清早出門做生意,在市場邊撿到手機,那時候天都還沒亮。我先放在口袋,打算有空的時候再拿去警察局,後來一忙就忘了。」游鯨告訴偵查員,「回家脫外套才發現手機放在口袋,拿手機給兒子看,他在檢查手機時抽出SIM卡,結果被家裡的狗咬壞,他才換用他的SIM卡。」
「為什麼要換SIM卡,這對父子說法好扯!又沒有案發時不在場證明。」偵查隊長看完筆錄和監視器面等證據後指示:「將游鯨父子移送法辦。」
值班的檢察官簡單訊問游鯨父子,裁定各10萬元交保候傳。游太太連夜捧著20萬元現金辦理交保,見父子走出法警室,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哭得像淚人兒。
「都是你,撿到手機不拿給警察卻拿給兒子,害兒子變成搶劫犯。」游太太罵完丈夫,轉頭罵兒子:「還有你,太貪心,我問你要不要交給警察,你就不要。」
「唉!」游鯨躺在床上懊悔沒將手機交給警察,惹出麻煩,清晨四點鬧鐘響,他關掉鬧鐘,「我都還沒睡,怎麼做生意?」
「都要被關了,還做什麼生意?」游太太沒好氣地說,「今天休息,下午去拜拜抽籤,問神明該怎麼辦?」
游太太四處拜佛求神抽籤,拿著籤詩請問解籤人。
「請問打官司的運途?」
「依籤詩的意思,要找花錢消災,找高人指點。」解籤的人說:「最後會有『訟得理』的結果,會贏的意思。」
游鯨夫婦拿著籤詩揣摩半天,結論是「神明指示,要花錢請律師辯護,才能訟得理打贏官司」。

游鯨父子到偵查庭接受檢察官偵訊。這次有律師陪同,且經過多次模擬偵訊沙盤推演,心裡踏實多了,不再皮皮挫。
「被控搶劫,我不認罪,我承認撿到手機。」游鯨說:「警察說我深夜11點半騎機車去搶劫,當時我在家睡覺。我每天清晨4點起床出門做生意,前一天都是9點上床睡覺,不可能半夜還沒睡,請求傳喚我太太作證,或傳喚市場隔鄰攤販,證明我按時開店做生意,精神很好。」
「被控搶劫,我不認罪。」游龍說:「警察說我深夜11點半和我爸爸騎機車去搶劫,當時我在家睡覺,請求傳喚我媽媽作證。」
「游太太是游鯨之妻、游龍之母,證詞難免維護家人,無法採信;市場攤販各自收攤回家,如何證明嫌疑人在家幾點上床睡覺,請求無理,駁回。」檢察官考慮很久說:「先送測謊。」
「請求勘驗警方提的證據之一。」律師提出請求:「道路監視器所拍到的搶劫過程畫面。」
「待測謊結果出來,下一次開庭時再勘驗。」檢察官說。

兩個月後,再開偵查庭。游鯨明顯變得蒼老;游龍瘦了一圈。
「兩人測謊的結果,游龍通過;游鯨太緊張,測謊生理反應數據無法判斷說真話或說謊。」檢察官將測謊結果拿給律師看。
「測謊結果對游龍有利。」律師說:「代表游龍在案發時間是在家睡覺的說法為真,則警方說父子兩人深夜共乘機車搶劫夜歸女子的指控有破綻。我們請求勘驗搶劫過程畫面。」
檢察官命書記官播放警方蒐集的3支道路監視錄影畫面。第一段畫面是女子深夜徒步夜歸,肩上皮包的金屬環扣反射路燈光線閃閃發亮,一輛未開車燈的機車從女子後方接近,後座男子伸手搶女子的皮包,女子驟然驚嚇不放手被拉倒拖行一段路才鬆手,踉蹌地站起來,欲追無力跌坐路邊。第二段和第三段影片分別是搶匪經過案發地附近路口的畫面。
「這裡暫停!」律師重看影片時指著畫面喊停,「被告父子身材高胖,畫面中的搶匪雖然穿著深色衣服、戴安全帽,但從外觀看起來身材削瘦,明顯與被告父子不同。」
「還有,這不是我爸爸的機車。」游龍指著第二段機車背影畫面,「我們的機車有貨架,這輛沒有。」
「我的機車就在地檢署外面。」游鯨也跟著振奮起來,大聲說:「檢察官去看看便知道。」檢察官果真去看游鯨的機車,吩咐法警拍照錄影。

一個月後,律師興奮地打電話給游鯨:「收到地檢署寄來的調查結果,你和游龍被控涉及搶奪罪部分不起訴;你被控侵占遺失物部分則被起訴。」
「起訴、不起訴,是什麼意思?」
「檢察官去監理所調資料,知道你只一輛機車,又派警察去市場問你隔壁的攤販你的機車有沒有貨架,裝貨架的時間有多久,證明你說的是真的。」律師解釋,「最重要的是搶匪的體型和你們父子真的差很多,檢察官認為,警察沒有證據證明你們是搶匪,所以搶奪無罪,不起訴。」
「起訴的是什麼?」
「你承認撿到手機沒有交給警察,犯侵占遺失物罪,起訴。還好這是輕罪,加上你沒有前科,也向失主道歉,將來法院會輕判,頂多罰金或緩刑。」
「我終於可以放心了!」游鯨掛上電話,如釋重負,頹然坐下,回想這3、4個月的身心煎熬。
游太太點香站在陽台朝天空拜拜:「感謝佛祖、菩薩、神明保庇,還我們清白,平安無事。」她謝完神明,回頭罵游鯨:「做人就是不能心存貪念,7萬元律師費你自己出。」
小啟:閱讀本版後,有任何心得想法或建議,歡迎來信。請寄newsmaster@merit-times.com.t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