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 釋迦牟尼佛傳 ⑵ – 49

151
柬埔寨吳哥窟古城遺蹟。圖/陳碧雲

文/星雲大師
沒有兇惡的計謀,見不著慈悲的心腸;沒有卑劣的行為,見不到崇高的人格。正因為有提婆達多,佛陀的威德,像巍峨聳立的高山,更使人敬仰!後來有人說提婆達多失蹤,其實他是犯了五逆重罪,招感的果報是即身墮入地獄,地獄之苦,綿綿無盡期……
頻婆娑羅王往生以後,阿闍世王以父王病死的理由向外發表,事實上祕密終會流傳出去,但每個人都怕阿闍世王,不敢公然的非難。
提婆達多知道頻婆娑羅王去世的消息,他想,今後天下是他最有權力了。不久,他即帶領他的弟子,公然到佛陀的地方,要和佛陀攤牌。
提婆達多來時,佛陀的弟子主張拒絕和他見面,但佛陀說讓提婆達多把心中的計謀施展完的時候,不平之氣總有消散的一天。
佛陀坐在法王座上,等著提婆達多,弟子們為佛陀的安全都很掛心,提婆達多和信他的人則意氣洋洋地走進來。
一方是集合以佛陀為中心的弟子,一方是提婆達多等眾人,雙方對面,這場合異乎往日僧團中所有的集會。在提婆達多的那一方充滿殺氣;在佛陀的弟子中,也有些是怒目而視。但是偉大的佛陀,和他的一些大弟子們,則都安靜如常。
「請問你,有什麼事嗎?」佛陀問提婆達多。
「當然有事才特別來的!」提婆達多回答。
「不知你有什麼事?請不要客氣講吧!」
「那麼我就不客氣地說了。」提婆達多說道:「佛陀!我看您現在年齡已日漸衰老,為了保重身體,最好現在請您退隱,以後弟子們需要領導,我可以來負責。」
提婆達多這麼一說,佛陀的弟子對他的企圖大驚,而且,他們全副的精神貫注在佛陀的身上,全身的神經都集中在耳朵上聽佛陀怎麼樣回答。
佛陀滿面慈和,很平常地答道:「關於這個問題我不想跟你說,我想退隱的時候我自己知道。舍利弗、目犍連、大迦葉等,他們才能繼承我的法統,領導我的弟子,你應該還要虛心學習才好。」
佛陀的弟子們一聽大喜,提婆達多的面容燃起瞋恚之火。他用腳踢著桌椅,怒氣沖沖地罵道:
「我是一片好意,為了您的身體打算,您反而這樣看輕我。好!我一定要向您報復!」
提婆達多去後,佛陀的弟子有些都恐怖驚慌起來,但佛陀像沒有發生什麼事一樣,默默地,靜靜地站起來,回到自己的房中,佛陀的心是平靜如常,但提婆達多的心卻七上八下的不得安寧。
* * * * *
提婆達多回去以後,他對於佛陀說他沒有領導的能力,愈想愈氣。他也知道他的修道不及佛陀的諸大弟子,但他以為他有阿闍世王的勢力,他竭盡全力計畫和佛陀作戰,他和他心腹的弟子俱迦利、迦留羅提舍、乾陀驃等終日商量報復的計謀。
提婆達多向忠於他的門徒說出他的決心和他的方法道:「既然用暴力不能加害佛陀,但我們可以奪取他的弟子,我就是為這個而遭遇任何不幸,甚至死亡,我也要和他奮鬥到底。我們要奪取佛陀的弟子,第一、大家先要知道佛陀教團中的弱點在哪裡?第二、我們應如何宣傳我們的教法比佛陀的還要純正。佛陀的教團中最大的弱點就是他有些弟子還吃魚肉,佛陀為他們詭辯,說身體弱的人或有病的人可以方便,但很多健康的弟子仍然也在吃魚吃肉,人家都在後面這樣批評,我想就以這個作為攻擊他的材料。」
俱迦利等一面稱讚,一面又現出為難的樣子問道:「以這個作為攻擊的材料固然是很好,不過你以後自己就不能再吃,關於這一點,你能做到嗎?」
提婆達多回答道:「我想以後就不吃魚肉,你們怎麼樣?最少我們也要以這個勝過佛陀的弟子。還有一點我們也是要攻擊佛陀,佛陀穿著的服裝,看起來實在太奢華,我過去就有這樣想法,我們現在可以穿著糞掃衣,這才能取得民眾對我們的尊敬,因為摩竭陀國和鴦伽國的國民,都相信苦行,我們以苦行為號召,每天吃一餐,就不怕佛陀不失敗在我們的手中,他有很多的弟子,都是為了沽名釣譽,一定會投降到我們這邊來。」
俱迦利等都一致佩服提婆達多的見解與方法,他們商量以後,就決定向外發出下面的五法宣言:
第一、穿著衲衣 第二、每日一食
第三、不食葷腥 第四、不受招待
第五、安住草菴。
這五事發表出去以後,提婆達多和他的門徒們很有自信,以為既有阿闍世王做靠山,苦行又能迎合人心,勝利的把握,絕無問題。他們想到佛陀的弟子中一定也有很多和他們同感,提婆達多就等著勝利的時機來臨。
* * * * *
有一天,他以為這個時機來了,他看到佛陀在王舍城乞食以後返回精舍,集合大眾在講堂休息。提婆達多就帶俱迦利等走到講堂來,站在佛陀的座前講話,想藉此讓佛陀的弟子大眾都能聽到,他就用很大的聲音說道:「佛陀!我最近常常在禪定中思惟,做沙門的人:第一、應該穿著糞掃衣,不宜穿得太奢華;第二、每日一食,不應該不依乞食法而行乞;第三、要行托鉢,不應該給人家請去供養;第四、夏天住在露地,冬日住在草菴,不應該住在堂皇的精舍之中;第五、要守不殺生戒,不可以再吃魚肉。如果能奉守我所說的五法,就能夠少欲知足,自然具有精進、持戒、清淨的道德。我想唯有這樣才能更容易獲證涅槃,我想依此五法來給大家遵守,您的意思怎麼樣?」
佛陀沒有感到意外,自自然然++地回答道:「你假若想到這樣好,你可以自己去奉行遵守,我不但不禁止你,而且我更要褒獎你。但是你可不能強制大家來行,身體柔弱的人也有,人家的好意也不能不接受。諸比丘和合的僧團,你想用如此的計謀來破壞,特別小事大提,非常行法說是常行法,這就是你的居心嗎?」
提婆達多很不服氣,他提出很多的抗議,佛陀是看透他的心,就閉起眼來一句話也不回他。
俱迦利急忙的插口責問佛陀道:「佛陀!您要了解提婆尊者說的話是實在的道理。您應該把弟子們交給他來領導,不要妒嫉他,不要這麼和他為難。」
佛陀睜開眼來看看,輕聲慢語地道:「愚痴的人!我哪裡有什麼嫉妒的心!你們肆無忌憚的毀謗佛陀和僧團,一點都不怕果報到的時候,佛陀非常憐憫你們。
過去的諸佛允許穿著糞掃衣,我也允許;同時,在家信眾的供養,衣衫穿著得莊嚴,也不是什麼罪惡的事。
過去的諸佛,行乞食法,我也是行乞食法;同時我也允許在家信眾的請求供養,因為這樣可以讓他們多種些福田。
過去的諸佛,行過日中一食,這我也准許;但身體弱的人,每日二餐、三餐,我也認為可以,食以調身,只要不過分貪取食欲,這並不能說為非法。
過去的諸佛,允許修行者居住露地,這我也許可;不過居住精舍講堂,便於過集體的僧團生活,這也是極其自然的事。
關於食肉的問題,我曾經說過,見到殺,聽到殺,特為殺的三種不淨肉是不可以吃,但我也准許在不得已的環境之下,是可以吃三淨肉。
這些不是什麼嚴重的問題,你不要想得那麼嚴重,你們想沒有這樣不容易進入涅槃,其實這反而妨害你們。」佛陀說後,站起來獨自的進入室中坐禪。
提婆達多非常得意,向大家高聲說道:
「能夠守五法的人站起來!」
提婆達多的門徒都站起來,佛陀的弟子則一個也沒有動。
提婆達多對大家斥責道:「你們都沒有勇氣守此五法嗎?你們怎麼有資格配做沙門?阿難!你是我的弟弟,你也不能守此五法嗎?」
阿難冷冷的對提婆達多說道:「今天真是你的幸運,舍利弗尊者和目犍連尊者如果在座的話,一定不會容許你放肆。你是這麼兇惡,想到你未來不幸的果報,我真為你憂愁!」
提婆達多大怒,但也沒有其他辦法,只得不好意思的把他的弟子帶走。
沒有兇惡的計謀,見不著慈悲的心腸;沒有卑劣的行為,見不到崇高的人格。正因為有提婆達多,佛陀的威德,像朗朗高照的太陽,像巍峨聳立的高山,更使人敬仰!崇拜!皈依!提婆達多的勢力不會長久,鍍的金一定要剝落的,剝落的時候就無法收拾,提婆達多後來有人說他失蹤,其實他是犯了五逆重罪,招感的果報是即身墮入地獄,地獄之苦,綿綿無盡期,提婆達多的命運是夠悲慘的!
(待續)

柬埔寨吳哥窟古城遺蹟。圖/陳碧雲
柬埔寨吳哥窟古城遺蹟。圖/陳碧雲
柬埔寨吳哥窟古城遺蹟。圖/陳碧雲
柬埔寨吳哥窟古城遺蹟。圖/陳碧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