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行走生活是一種情趣

40

文/化君
周末。走在灑滿陽光的馬路上,心情格外好。
忽而有人攔住我的去路,朋友瞄一眼我手裡的東西說,買的啥?我說菠菜和冬棗。她繼續問,多少錢的菠菜?多少錢的冬棗?我說,二十五塊錢的菠菜,一百二十塊的冬棗。她笑,本末倒置了呀!
臉倏地紅了。腦海裡湧出一堆與吃有關的貶義詞:饞、好吃懶做、遊手好閒、好逸惡勞,等等。這才猛然意識到,每次買菜,總會捎些零食,而零食的價格往往是菜蔬的幾倍、十幾倍,甚至幾十倍。便想,是不是把生活過錯了,如朋友所說,生活讓我給倒置了過來?
回到家,拿了那個透明的橢圓形巧克力盒,洗好了冬棗,盛滿。再拿來剛剛收到的《中華活頁文選》,坐在陽光裡,走馬看花地讀,一絲不苟地吃。
忽而一句話拽住目光——吃東西是一種情趣,一種藝術。這不是為我喜吃零食做出的最好注腳嗎?真想打電話告訴朋友,吃東西不單是為了填飽肚子,更是為了精神上的愉悅。以後買菜,我再也不為買回N倍價錢的零食而糾結和自責了。
我同時想起了其他方面的一些情趣和藝術。周末的時候,我喜歡寫「說說」(分享平台,類似LINE的動態消息),而且一絲不苟,字斟句酌。常常為了一個精準的表述或配圖,我會花費掉一個上午或更多的時光。這樣的時間,足足可以寫一篇像樣的散文或小說。以後,如果媽媽再說我不務正業,我就告訴她,寫字是一種情趣,一種藝術。
十年前就開始讀馬塞爾.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第一卷的〈貢布雷〉至今沒讀完。開篇好得很,彷彿一個瑰麗多姿的太虛幻境,總是迂迴纏綿著不願朝前走。厚厚的本子上,寫滿一大段一大段手抄筆記。以後,如果兒子再喊我「蝸牛奶奶」,我就告訴他,讀書是一種情趣,一種藝術。
雙十一那天,同學發來訊息和圖片,她看好一款毛衣,一千五百多,店家辦促銷,滿三千送三千,讓我選好了顏色告訴她。我說我不需要。第二天,瀏覽網頁時,無意發現一款毛衣很好看,價格一千六,當即下了單。以後,如果同學再罵我冤大頭,我就告訴她,網購是一種情趣,一種藝術。
一次公司旅遊。返程時,同事大包小包往車上放,太空被、菸、酒、點心……都是當地特產。我讓一同事幫我把包抬上車,他說,好沉,裝的啥?我說石頭。以後,如果同事再說我傻,我就告訴他,旅遊是一種情趣,一種藝術。
朋友的朋友在出版社當社長,朋友說如果我想出書,一個電話就成。我說我很想出書,但我想讓不認識的編輯來找我。以後,如果他再說我不開竅,我就告訴他,夢想是一種情趣,一種藝術。
以後,我不會再為了與同一朵花對峙了一個下午時光而自責,不會再因為陪伴家人失去一次加薪或升遷的機會而懊悔,不會再為半夜爬起來只為偷偷看一眼他的照片而羞赧。
生活是一種情趣,一種藝術,生動美麗著人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