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珮如 舞蹈人生產後更亮麗

49
失傳逾80年的傳奇舞碼《狂喜再現》。

文/郭士榛
被紐約舞評家譽為「瑪莎葛蘭姆化身」的台灣女兒簡珮如,近期返台,訪問時身邊總有個可愛又乖巧女孩陪著,原來是簡珮如7歲的女兒,「帶她回來是因為想和台灣親人團聚,而家人也樂於幫忙照顧。」
簡珮如說,她是舞者,更是一個母親,身為職業舞者,如何在工作和家庭之間取得平衡,一直很難拿捏。但當她領悟身為母親的重要性後,毅然決然卸下全職首席舞者的職位,改以客座首席的身分,展開新的舞蹈生涯。
懷孕不利女性舞者
「有一次連續6周在歐亞俄巡演,突然領悟,我有了孩子、家庭,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必須要有掌控自己行程、工作方式的能力,所以向舞團提出不再擔任全職。」簡珮如說,過去得失心比較重,會很在意自己的表演,現在較能享受表演,不像從前那樣喜歡講究速度感和炫技。
她也指出,生孩子對女舞者不利,很傷腰椎,會使腰、背不再那麼柔軟,是舞蹈生涯的重大挑戰,因此許多女舞者都選擇不生小孩。簡珮如說,懷女兒那年,才剛滿26歲,但她不願放棄生小孩,也不願放棄舞蹈。因此生完孩子第4周就開始練舞,還讓女兒喝了9個月的母乳。
簡珮如表示,為了保持體能和筋骨,懷孕期間她仍勤練瑜伽,也在很小心的情況下持續跳舞,更由於產後身體重心往下沉,老師建議她練芭蕾,舒展她的筋骨,才能使她生完孩子後,不但無損原本的光芒,甚至更展現亮麗的舞蹈人生。她可說是靠著理性與執著,才成為繼許芳宜之後、第二位出身台灣的瑪莎葛蘭姆舞團首席。
為家鄉而舞備感動
2017年,簡珮如受邀在世大運開幕典禮擔任獨舞重任,至今想來仍令她興奮莫名,她很開心將自己在國際舞台上鍛鍊的精采舞藝,為家鄉親友演出,她表示,當然要呈現最好的舞蹈。
桃園蘆竹人的簡珮如,從小在桃園的簡子愛舞蹈社習舞,從國小舞蹈班跳到大學,是北藝大7年一貫制舞蹈系的畢業生,2007年赴美進入紐約大學舞蹈教育碩士班。簡珮如回憶,當時父母很心疼她,希望她修到學位就回台灣教舞,但簡珮如一心想跳舞,隔年不但進了當代最好的舞團,也一路從桃園蘆竹,舞進了歐美各大城市的表演殿堂。
簡珮如回想起2011年,參加瑪莎葛蘭姆舞團舞者甄選的過程,她以兩段分別展現狂野和年輕活力的角色片段,成為舞團的實習生,隔年晉升為正式舞者。今年,簡珮如以瑪莎葛蘭姆舞團首席舞者的身分,率領舞團回台演出,她興奮地說:「2006年舞團來台,當時我還是大學生,抱著尊崇的心去看演出,沒想到如今是我帶著舞團返台展演,感覺很特別。」
此行重現經典舞碼
相隔12年,瑪莎葛蘭姆舞團再度來台,同時簡珮如也將和二團藝術總監維京妮.米辛,一起重現1933年瑪莎葛蘭姆首演後就再無人演出的舞碼《狂喜》。
「這支是很實驗性的舞,完全沒有影像,只有10張照片。」簡珮如說,她從照片上的動作,再從網路尋找相關書籍、評論、筆記,利用每天排練後多餘的時間、連續工作4周,最後重建出5分鐘的獨舞《狂喜再現》,賦予這支舞蹈新生命,簡珮如也因此獲得有舞蹈屆奧斯卡獎之稱的「紐約貝西獎」卓越舞者殊榮。
《狂喜再現》有別於瑪莎葛蘭姆後來戲劇張力很強的舞蹈特色,刻意捨棄一些裝飾性的動作,回到身體最基礎,是更為自我探索的一支舞碼。另外,這次簡珮如也獨挑大梁演出重量級舞作《編年史》、《春之祭》,其中《春之祭》,由於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的音樂太戲劇性,讓她在情緒上也很緊繃,「跳到要尖叫」。
簡珮如表示,舞蹈是精神與身體高度結合的藝術,也是舞者自我追尋的過程,只有不斷追尋及展現力量與美好,才可以在舞台上讓觀眾看得見。

簡珮如完整展現「瑪莎葛蘭姆」代表作《春之祭》。
簡珮如完整展現「瑪莎葛蘭姆」代表作《春之祭》。
瑪莎葛蘭姆鉅作,圖為舞碼《編年史》。
瑪莎葛蘭姆鉅作,圖為舞碼《編年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