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病貴人(三) 東明相 重拾畫筆 帶傷口往前走

20
東明相在畫展上留影。 圖/華科事業群慈善基金會

文/記者陳玲芳
「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也不會做。」電影《練習曲》中扣人心弦的台詞,也是片中男主角、聽損藝人東明相真實人生的座右銘。他因這部電影,從素人搖身一變為明星,但也因聽損局限了日後戲路,使他的身心再度受創、跌入谷底。此時,他回想自己一路走來,受到多位貴人相助,終能突破聽覺障礙、創造生命奇蹟,於是再度鼓起勇氣、回頭拿起畫筆,重拾繪畫創作,為人生開闢新局。
大學美術系畢業,求職卻四處碰壁,「十個工作,有九個被拒絕。」東明相為此當過攝影助理、印刷廠排版工、畫廊繪圖師等「比較不用開口說話」的工作。但也由於學生時代接觸過膠彩、壓克力、水彩等媒材,十年前以電影《練習曲》走紅的聽損藝人東明相,如今得以用油畫創作,同時將圖像延伸至紙膠帶、雨傘、T恤等文創商品。+
三月三日這天,是東明相的生日,長期為華科事業群慈善基金會擔任代言人的他,出席該會聽障獎學金及「愛的耳Idea創意點子募集競賽」頒獎。他認為,這是上天交給他的使命;能為聽損朋友服務,與他們共同成長,是他這輩子感到光榮的事。
透過配戴合適的助聽器,加上自身努力聽能訓練,並配合正確溝通方式,東明相已能與聽常人口語對答如流。他表示,成年後找工作屢次碰壁,電影《練習曲》讓他躍升為偶像藝人,卻因先天問題戲路受限,而決定重拾美術專業,以畫作表達「帶傷口往前走」,鼓勵先天有缺陷者,不要把殘障變成人生標籤,但也不必去隱藏,而是帶著它前進。
他是「馬丁」也是「老娘」
去年底,東明相在藍天飯店開畫展,他用「座標」圖詮釋自己的畫作:「聽損者」大多以手語交談,慣於封閉,是特殊的群體;由於聽力受損,無法正常交流,久而久之有心理障礙。「馬丁」是東明相將內心的自己轉化為畫作角色,「馬丁」身上傷疤是生命的印記,是東明相不斷向上提升的動力。「全世界」藉由東明相,聽損者願意走向全世界;聽損者對外溝通進行彼此了解,不再有欺凌誤解。
馬丁及老娘兩個角色,對東明相來說,內心深處是馬丁,而藝術呈現在老娘。東明相為「聽損與聽人(即聽覺正常的人)」之間的橋梁。「老娘」是一位標榜「我就是我」的女性,勇敢呈現自我,面對不完美、追求更完美;「東明相」為聽損演員、畫家,可與聽人交談而不倚靠手語,透過作品傳達「勇於面對自我」的精神與樂觀的態度。
東明相不諱言,「無聲時,會有一點恐慌、一點孤獨。」因此創作時,他一定帶著助聽器,保持與外界的聲音接觸,有助作品風格「從陰鬱到明朗」。懂手語的東明相,常常當聽損朋友與聽常人之間的橋梁,希望彼此之間不會有誤解。他站在聽損朋友的立場觀察,認為台灣的環境、政策與人情,對聽損者很友善;但也建議,與其單方面給聽損者幫助、補助,更應該協助聽損者獨立,自立自強。
推手媽媽成就堅強兒
小學就讀啟聰學校,當時的老師曾在美國觀摩國外的教育環境,以西方的成功例子,鼓勵家長將東明相送去念普通班。母親原本擔心他適應不良,但老師認為「國外能做到,台灣也行」。於是,他在家人陪伴下,一路走過適應期,也挺過中學階段的霸凌,東明相確實融入了聽常學子的生活圈。如今回想,這位老師算是他生命中僅次於母親的一大貴人。
東明相說,媽媽不希望他只接受特殊教育,也不許他只用手語溝通,逼他學唇語、學說話,一度讓他感到很痛苦,但這也鍛鍊了他的能力。長大後,東明相發現,多數聽障同學只會比手語,而他卻能靠著助聽器和說話,打開視野、走入人群,因而對老師的遠見與媽媽的智慧,感激不已。
「如果沒有媽媽,我可能早就活不下去。」從小在高雄長大,媽媽經常用摩托車載他四處求醫與求學。聽損的童年,難免遭遇同儕捉弄,但東明相的媽媽,並不因此把他保護得緊緊的,相反地,「她總是把我推得遠遠的,要我在外面的世界,學會勇敢堅強。」
東明相回憶童年,小學生不懂事,失聰的同學成了大家惡作劇的目標,東明相最難過的一次,是同學偷走他的助聽器,讓他又急又怕不敢回家。所幸有好心同學,偷偷告訴他助聽器被埋在操場的一角,東明相說,他始終難忘自己一邊徒手挖土、一邊蹲在地上痛哭,最後灰頭土臉回家的場景。孰料,媽媽聽他哭訴,卻無動於衷,要他趕緊去洗澡、吃飯、早點上床睡覺,隔天一早照常載他上學。「後來我聽阿姨說,那天晚上,媽媽自己跑出去哭了好久。」
「不逃離」的人生正解
大學畢業後,找工作履次碰壁,也常讓東明相感到挫折,直到電影《練習曲》讓他躍升為偶像藝人。某日他到短片拍攝現場打工,遇到職場生涯的導演貴人陳懷恩問他要不要來拍片,「我不相信,以為他在開玩笑!」當他知道導演是認真的,東明相起初因為「害怕」而拒絕,他坦言因為怕自己聽力不好,也怕自己沒拍過電影,會把事情搞砸。
當年,除了聽障模特兒學姊王曉書給了他很大的鼓勵,導演陳懷恩與楊麗音夫婦也願意給他機會,讓他在《練習曲》電影擔綱男主角,不料初試啼聲,他就以此影片爆紅,掀起全台單車熱。可惜後來受限戲路,演藝之路並沒有因此大開,他甚至曾長達兩年都沒有收入,這讓從小挺他的大哥「看不下去」,一度找他回高雄老家當水電工,賺取生活費。
即便有先天問題,但「天無絕人之路」,他於是選擇回頭,重拾美術專業,成為一名畫家。「老娘」系列畫作中,千姿萬態的婀娜女性形象,表徵零歲至九十九歲女性都是「老娘」,有獨一無二的特色,勇敢活出自己,不管別人如何評斷美醜,都要呈現自信;「馬丁」系列則是表達「帶傷口往前走」,鼓勵先天有缺陷者,不要把殘障變成人生標籤,但也不必去隱藏,而是帶著它前進。
東明相已習慣聽常人的溝通模式,屬於聽損者的母語「手語」,他大多看得懂,也因為手語,得以建立一般人與聽損朋友之間的橋梁。他建議學子,先天性聽損是上天的考試,應藉此磨練人生,要不斷學習聽常人的溝通模式,「只要願意改變,一定會看到改變,否則就會永遠一成不變。」
「與其想辦法逃離,不如設法把負面轉成正面思考。」東明相的畫作《馬丁一號》,道出的正是他的人生正解。他勉勵聽損者,聽力不好不是真正的障礙,有障礙的通常是「心」,「把心打開,讓其他人走進來,別人才能適時提供幫助。」東明相認為,對缺損有抱怨是正常的,但一定要願意改變,蛻變了,就不會再抱怨人生有太多不公平。

東明相的「馬丁」系列作品。 圖/華科事業群慈善基金會
東明相的「馬丁」系列作品。 圖/華科事業群慈善基金會
東明相出席聽障獎學金及「愛的耳Idea創意點子募集競賽」頒獎典禮時,適逢生日,接受與會人士的慶賀。 圖/華科事業群慈善基金會
東明相出席聽障獎學金及「愛的耳Idea創意點子募集競賽」頒獎典禮時,適逢生日,接受與會人士的慶賀。 圖/華科事業群慈善基金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