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正國用書法反轉人生

129
顏正國個人首次書法展覽《墨展の角頭》。圖/齊石傳播提供

文/郭士榛
電影《角頭2》才上映票房就開紅盤,創出台灣今年首部破「億」票房的好成績,第一次執掌長片導演的顏正國抱持感恩心,坦言:「受邀擔任導演時,內心很激動,我有信心可以達成任務,也鼓勵自己要好好把握機會。」他謝謝電影界長輩的信任、平輩朋友情義相挺,尤其感謝進戲院看《角頭2》的觀眾。
提起顏正國的名字,可說是報章雜誌上的「常客」,而且新聞散見各版。他曾是大家心目中的「天才童星」,因電影《好小子》紅爆全台,可惜讀國中時受不了同學的霸凌,下意識興起反社會心態,糾眾滋事,成為社會案件中的「壞小子」。
顏正國不諱言年輕時頻繁進出少年觀護所,「當時我心中一片空白,沒有任何思考力。」直到民國90年因涉嫌擄人勒贖,遭檢方求處死刑,最後地院判他有期徒刑15年,僥倖逃過死劫,也開啟他頓悟更生之門。
「由於刑期很長,我心想:要不要在裡面學個一技之長,將來出獄後才有謀生能力。」顏正國感覺,能讓心靜下來的方法就是寫書法,也可趁機讀書學寫字。
「過去因為拍戲無法專心讀書,認得的字真的不太多,連自己名字也寫不好。」顏正國鼓起勇氣報名獄所的「書法班」,但書法老師周良敦對於收不收這名學生卻不置可否,只要他勤寫自己名字。經過長久的練字靜心,最後經過正常考試管道,顏正國才順利取得進入師門的資格。而跟著周老師學習,也讓顏正國了解:「書法很難,但是做人更難,學書法之外更要好好的學做人!」
面對面訪談,會發現顏正國的長相,和小時候並沒多大差別,但多年勤於揮毫書寫,顏正國談吐脫胎換骨,幾乎出口皆是成語,可感受到他的好學。顏正國說,服刑期間父親心肌梗塞驟逝,他形容「像是突然間槌醒我的一隻大槌子。那時我很想念父親,父親是職業軍人,做人處事敢做敢當,經常會說他們年輕時打拚的故事,也會勸我好好做人,可惜當時都沒聽進內心。」
當這些往事還歷歷如昨日,父親卻走了,讓顏正國想起他們父子相處時間並不久,同時也想起母親辛苦為他照顧孩子,自己卻沒有為母親帶 來榮耀,「苦練書法期間,老師要我一遍遍抄佛經,讓我了悟到人生無常,只有心存感恩,把握當下,才是認真生活。」顏正國真心想走回正途。
6年前,顏正國假釋出獄,每天只要有空就坐在書桌前練書法,而一手好字也讓作品受到肯定、有人購藏,於是練書法、教書法成為他生活主要的收入。
對於成長中的兒女,顏正國有說不出的虧欠。大兒子小時候曾經問阿嬤:「爸爸為什麼都不回家?」等兒子讀小學三、四年級時,阿嬤帶他去探監,顏正國隔著玻璃窗親口告訴兒子:「爸爸年輕時做了很壞的事,才被政府關進這裡反省。」
出獄返家後,顏正國每天努力練書法,以背影身教給孩子們看,盼望兒女長大後能自立更生,也理解:「人生沒好壞,只有做的事對或不對。」
執導第一部長片就拍出好成績,顏正國一半開心,一半也遺憾《角頭2》被定為限制級,「我拍這部戲的目的是希望讓15歲的年輕人觀賞,可由電影中汲取經驗,記取教訓,不要輕易去混幫派、聚眾滋事,甚至吸毒。」有家長看過電影後表示,「覺得電影很有教育意義」,顏正國聽在耳裡,覺得過去曾經付出的成長代價終於發揮了正面的意義。

顏正國首次執導劇情長片。圖/齊石傳播提供
顏正國首次執導劇情長片。圖/齊石傳播提供
顏正國特別為《角頭2》書寫了「角頭之義凜然於心」。圖/齊石傳播提供
顏正國特別為《角頭2》書寫了「角頭之義凜然於心」。圖/齊石傳播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