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退休校長在緬甸 教華文體驗異國文化

20
緬文學校則規定中小學生,無論男女統統都要在臉上塗「德納卡」。

臉塗「德納卡」  腳穿人字拖  摸黑去學校

文/圖  蔡志鏗 北投退休校長

在緬甸華校師生真的是「摸黑」上學。學校五點半保安人員開校門,學生陸陸續續進校門,六點開始上課。容我大膽問個不禮貌的問題:「清晨六點,您在做什麼呢?我們的孩子又在做什麼呢?」。
日前參觀兩所華語學校,我對服務老師的欽佩心情,原因再簡單不過了,因為長年以來,這些人都「在夾縫中求生存」,處在不被認可的艱難環境下,必須運用各種理由和名目堅持辦學,只為了要讓身在異國的中華兒女有機會接受華語教育,所以無論當局再怎麼壓迫,資源再怎麼拮据,還是要鍥而不捨堅持下去,如果不是親眼目睹,很難猜想,但看到了,心裡頭唯有感佩和尊敬!

緬甸重視華語教育
我所服務的學校,共有四個校區,每個校區的孩子都是早上五點半上學,六點上課,八點下課,然後趕到緬文學校繼續上課,等緬文學校放學後,再回來上華語課,而且部分同學跟台灣的孩子一樣,還要上補習課,您說辛不辛苦?
別人是去頭掐尾保留精華,我們恰恰相反,有頭有尾,唯獨缺少中間那一大塊,您說奇特不奇特?
聽我這麼陳述,是否會覺得奇特好玩呢?天尚未亮,看到一個小不點的孩子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搖搖擺擺晃進學校裡來,您做何感想呢?除了憐惜不捨之外,我還有不少的感觸與反思,生長在不同的國度,就會有不一樣的際遇和命運,如果有選擇的機會,您想選哪一邊呢?
在臺灣,我也常常五點半出門,鮮少見過趕著上學的孩子,在緬甸華語學校的校門口,卻是車水馬龍的一番景象,這是生活在台灣的人所難以想像的吧?

天大地大  考生最大
近期緬甸的「國考」剛剛結束,學校陸陸續續有「緬十」的學生回來報名入學。所謂的「國考」,就是類似台灣的大專聯考,只要考試及格了,就可以進入緬甸大學就讀;所謂的「緬十」,就是緬甸十年級的學生。緬甸對於國考的重視絕對超乎您我的想像!
有一天晚上,大約十點多,學校旁的街道有輛宣傳車來回穿梭好幾次,透過廣播器不斷「放送」,雖然不知道廣播內容為何?但是從語氣和頻率判斷,我可以感受到是在宣傳一件相當重要的「大事」。
隔天一大早,經向學校老師探詢,得到一個令我驚訝不已的答案,原來前一天晚上那部宣傳車是在要求店家提早歇業,大概的意思是「適逢國考期間,凡是類似卡拉OK等會發出聲響的店家,或是會讓人流連忘返的行業統統要提早打烊,不得營業,否則開單罰款」。為了國考,要求店家提早結束營業,讓我嘖嘖稱奇,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新奇的尚不僅如此。某日,我到他校途中,在大馬路上遇到好幾處用長長的竹竿封路,車子必須不斷改道,經過幾番繞去繞去的折騰,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最後才抵達目的地。封路,在台灣並非罕見,最大的原因是民眾的抗議遊行,原本我以為緬甸也發生政治性的遊行抗議,所以才要封路繞道。
封路不是因為有人要遊行抗議,而是因為附近有國考考場,為了不讓吵雜的喇叭聲和擁擠的交通影響考生權益,所以乾脆採取釜底抽薪的徹底做法,將考場四周的道路全部予以封閉禁止車輛通行,這種作法,還真是令人難以想像呢!
在緬甸,天大地大不如考生大,為了確保考生不受外界干擾所影響,乾脆要求民眾關店提早打烊,並且封路禁止車輛通行,您說這兒的考生是不是最大呢?

傳統夾腳拖  緬甸國民鞋款
緬甸氣候比台灣炎熱很多很多,初抵達緬甸那天,氣溫華氏將近一百度,換算成攝氏高達37度,雖然熱得有點嚇人,卻還不是最炎熱的時候。
最近,身旁一直有許多人提醒我天氣會一天比一天炎熱,在緬甸,據說最熱的季節是五月份,氣溫可能高達40多度,接近50度。天啊!別說親身體驗,單單聽聞40多度,以及朋友談論時那種難耐不堪的表情,屆時一定會熱得受不了的!
為了對抗炎熱的氣候,緬甸人有項絕招,那就是在臉上塗「德納卡」,就是所謂的香木粉,通常絕大多數女士的臉上都會塗,但偶而也會看到男士也有塗抹,至於緬文學校則規定中小學生、無論男女統統都要在臉上塗「德納卡」,一直要到進入大學就讀才不再硬性規定,在臉上塗抹香木粉,可以產生清爽、抗熱的效果,所以通常只在夏季塗,到了冬季就停止塗抹。
原始的香木粉,使用香木在鐵製的檯子上加水搓磨後,再依照個人喜愛的濃稀程度塗抹在臉部,為了便利使用現在有廠商製成盒裝,台灣商人腦筋動得快,製作成「BB霜」,但因為商品化有化學添加物的問題,所以純手工還是有一定的愛護者。
緬甸的另一項奇觀是「夾腳拖」。在台灣被視為非正式的穿著,但在緬甸此地可是最流行的「國民鞋款」,不但滿街道的民眾穿著夾腳拖四處跑,連學校的老師和學生也都穿著夾腳拖來上班上課,據說連政府官員也都如此。剛開始,我還有點不好意思,但幾天過後,在入境隨俗的驅策下,我也一雙夾腳拖「凸」整個緬甸!

緬者遙遠  甸者郊外
余秋雨先生曾說:眼見不同,心生歡喜。從台灣來到緬甸,我一直保持著「學習」跟「體驗」的心情,所以我像個好奇寶寶,無論看到任何的人事物都是新奇有趣的,沒有分別心和絕對的對錯,只有尊重和包容,以及體驗、適應和學習,這或許稍稍吻合余秋雨先生的標準。幾天星期日,是我所至盼的日子,不但可以休息不上班,而且四位台灣來的校長可以聚會,互相溝通分享,稍稍可以緩解內心對故鄉的想念。據說中國人對緬甸的解讀是:「緬者遙遠,甸者郊外」,合起來就是遙遠郊外的意思。此時此刻,我就在屬遙遠郊外的緬甸。

緬甸最流行的「國民鞋款」傳統人字拖。
(前一)蔡志鏗校長在Kandawgyi-Garden遇到一群正在進行校外教學的緬甸師生,雖然言語無法溝通,但經過一番的比手畫腳,很快的就打成一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