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我最深的一句話

46

高雄市普門中學/蔡宥婕   指導老師  王俊傑

 朔風臘臘,百花凋萎,萬物枯槁。是誰在那樹梢上綻放?是誰在枯枝上散放出芬芳?是誰在那落光葉子的枝節上恣意盛開?梅花,沒錯就是它!一句影響我最深的好話就是來自於它。
「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通往成功的路途上,誰的不顛簸?誰的不蹀躞?倘若不經歷一番血淚相摻的「豐功偉業」,所得到的果實是「苦盡猶不甘」;倘若不通過一場驚魂動魄的「冒險探索」,所得到的果實是「苦盡猶不快」。今年的里約奧運,世界球后戴資穎竟在十六強止步讓台灣球迷大失所望,但卻在短短三個月內的香港羽球超級系列賽以黑馬之姿奪下后冠。在在證明,前人的成功何嘗不是由失敗一層一層堆砌而成的?誰能否認?
「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此句如何受用於我呢?我在那漫長迴廊追溯著,一個場景湊近了我的雙眸,那逐漸清晰的畫面深深烙印在我的心頭。身著黃色運動服的我,應該是仍就讀小學,確切的時間我早已不記得,只記得「一聲槍響」撼動了我的耳膜,我奮力地向前奔馳,享受著那疾風掠過耳際的舒爽,享受著那汗水淋漓的痛快,享受著那髮梢迎風飛揚的愉悅。不過這都是曾經,在我還未了解此句話之前。
「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小學的我,對於此句艱澀的古文根本不了解,我只知道每天必須比班上同學早到學校練習;我只知道同學一直不諒解我每天不必打掃,我只知道我付出我的血汗,換得的還是一塊又一塊的傷疤。就連那金光閃閃的獎牌,我摸都摸不著邊。我曾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夠努力;我亦懷疑自己是不是本該歸於平凡;我更懷疑自己是不是早已輸光對田徑的熱愛。直到我明白此句話!
「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不再自我否認對田徑的熱忱,我喜歡熱血沸騰的心跳,我喜歡槍聲落下的激昂,我喜歡無止盡汗灑操場的悸動。我也不再認為我的付出是白費的,因一面面高掛牆上的獎牌,證明了一切。我愛它,此生不枉此遭。
北風呼嘯在耳畔,我,跌跌撞撞滿身傷痕,強風再度吹起撕裂仍未乾涸的痂,那血液暈開了梅花的花苞,將花瓣燃上生命的火焰。我相信傷疤會再度癒合,我仍可以繼續接受『刺骨』的挑戰,因為「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分享: